人,似乎總是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我們只有一副身體,比我們的手機還珍貴。手機還沒壞,你就想換新的吧?但為了盯著這個小螢幕,你是否冒著肩頸痠痛和視力折損的風險呢?身體裡許多器官,壞了可是很難修理的,更甭提生病過程的折騰。 如果我們使用一個新電子用品前,需要好好讀一讀使用說明書或至少先看看快速入門,那請問,對我們無比珍貴的身體,每個人是否也該一生中,找本說明書好好讀一讀呢? 完整文章
文/傅元罄 人,是什麼?關於這個問題,不同人、不同學科會給出非常多的描述與答案。如果要把這些答案都收集起來,可能必須建造一間地球也乘載不下的圖書館。但是,這好像不只是一個抽象的、與日常生活無關的問題;而是一個對每個人都很重要的問題。因為我們對「人是什麼/我是什麼」有什麼樣的回答,也幾乎決定了我們怎麼過日常生活,怎麼樣考慮別人在自己生命中的地位。 完整文章
文/任明信 祂緩慢地替你開門時間漫長需要巨大耐心 但耐心是有用的耐心會換來一方遼闊 生命本質是遊戲你要盡興可以認真但不能當真願你有一天看穿 清醒地獨酌不在意天份和機率 這個身體有它想做的事情而你已經離那些很遠 去過靜慢的生活像樹一樣照顧自己擁抱塵埃珍惜根莖在任何地方都能夠長成 要習慣雨而不是傘 當一個心地純粹的人不被任意事物收買讓智慧匹配你的年紀 完整文章
文/葉佳怡 「性」在二十一世紀初的台灣還算禁忌嗎?一方面我們進口了商業大片《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三部曲,讓光裸身體的帥總裁為觀眾揮鞭歡愛;但二○一七年在台灣出版的日文自傳小說《老公的陰莖插不進來》,卻光連書名都被部分網友批為「出版業向下沉淪」。於是我們知道,若禁忌真的存在,問題應該在於:為什麼有些性被當作「正確的」、「美的」,而有些性(甚至是無性)是「不道德的」? 完整文章
文/李忠憲;譯/宋佩芬 大腦對「負面信號」要比「正面信號」更加敏感。 這是生存演化機制造成的,會忽略危險、威脅等負面信號的人類在進化過程中已遭到淘汰,現在的我們是能敏捷應對危險並成功留下後代的人類後裔。所以,就算是微小的危險信號,我們大腦都會響起警報。因此我們對於別人的批評、攻擊都相當敏感,進化到不再只是保護自己,而是擺出尖銳的羽翼、試圖報復回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