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大樂 夏天天氣熱,一口氣飲下冰涼的酒,真是透心涼,很多人怕啤酒熱量高,喝多會出現啤酒肚,而選擇看似較健康的調味酒;不過,驚人的事實是:「調味酒的熱量反而比啤酒更高」。 日頭赤豔豔,許多上班族習慣在晚餐飯後,來一杯冰涼的酒消除暑氣,但很多人認為喝啤酒會喝出啤酒肚,加上不喜歡啤酒的味道,尤其是怕胖的女性朋友,會改喝其他水果調味酒來助興。不過,專家說,喝調味酒反而更容易胖,真是如此嗎?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王爾德這麼形容苦艾酒:「喝下一杯,世界變成你夢想中的樣子。第二杯下肚,事物盡失全貌。最後,你將能看清萬物的真相,而這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 人們總想像作家的髮膚之下流的不是血,而是幽深濃稠的墨,然而更多時候,諸墨客真正的信仰不是墨水,而是酒精。藝術家依賴酒精將痛苦與乏味拔除,進而藉由酒創造的微醺於盡失全貌的萬物之中探究現實之上的真實、道理之中的真理,與正常之下的非常。 完整文章
未來的智慧手機可能會人機合體,依許多人無時無刻都離不開手機的狀況來說,這搞不好才是最符合人性的需求,沒有之一。 有長輩批評年輕人現在都不跟周遭的人互動,成天只盯著手機螢幕看,愈來愈沒人性,說完掏起手機,傳了不要成天盯著手機的長輩圖⋯⋯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喝了再寫,醒了再改。」(Write drunk, edit sober.)──你也許聽過這句據說出自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的老生常談。 雖然有不少論證認為,海明威其實根本就沒說過這句話,比方美國作家果因斯(Jeff Goins)就舉海明威的孫女瑪瑞兒(Mariel Hemingway)在一次訪談中的證詞說:「那不是他寫作的方法。他從來不在喝醉時寫作。」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作家寫作時都有哪些習慣呢?有人早起寫作,有人徹夜未眠;有人空腹寫作,有人需要酒精催化。這些方式你可能略有耳聞,甚至想過,也許能夠偷幾招經典作家的方式來用用。 美國作家柯瑞(Mason Currey)從 2007 年開始從各種資料中收集各個作家的寫作習性,記錄在部落格「每日慣例」(Daily Routine)中。漸漸地他的讀者群擴大開來,到了 2013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