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也青春】特質、性格、疾病,與命運——吳妮民談曹雪芹的《紅樓夢》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多年前讀過一本日文書籍,名曰《文豪都有憂鬱症》,是一位心理醫生解析了日本多位文豪作品中的主題與內涵,跟他們自身的身心疾病之間的關係。 那是我第一次大規模地讀到以醫學角度看文學作品的經驗,從此,我也十分謹慎地學著辨識其中的關連。 這開啟了某個奇特視點去理解…

《麻醉風暴》播出後,網友開始問「有沒有演員就是醫生本人的卦」

口述/曾瀚賢、湯昇榮;撰文/廖昀靖、Rose 二○一五年,《麻醉風暴》在公共電視播映,一集短短五十分鐘、共六集,描寫醫療體系藏汙納垢、人性崩壞、各角色的矛盾與痛楚,逐步喚醒觀眾內心無法與社會體制抗衡的微小正義。 你們醫院從上到下都有問題,就好像是集體麻醉一樣,你知道嗎?你們醫院生病了⋯⋯ 《麻醉風暴…

【讀者舉手】就像實用的談話性節目──《被討厭的勇氣》

文/彗星 《被討厭的勇氣》是一本關於心理方面的書,但我看過的心理書籍大部分都以別人的真實案例、或者是作者本身所接觸到的經過統整,舉出各種情況或狀態,進而分析這樣的表情、言語、動作可能是因為什麼原因、情緒導致的,但這本書是藉由一位同時是醫生、心理學家、兒童教育家,也是個體心理學的創始人──阿德勒,和一…

【果子離群索書】身體髮膚與細碎人生,算來都是《小毛病》

吳妮民的散文著作《私房藥》《小毛病》,讀來扣人心弦。她從醫師的角度,以文字逼視衰頽老病的殘酷與無奈,不論寫的是靜態如頹然臥病,或者動態如病患血崩膿噴,或千鈞一髮的急救措施,均寫得令人怵目驚心。即使只是平實寫下日常見聞,如暗夜救護車鳴響的警笛,老年人空洞眼神下的漫漫寂寞,也能讓人感同身受而勾起驚心感應…

醫生:立夏那天,現世報會來得特別快

文/宋尚緯 二月十三日 醫看著我的下巴:「你吃了什麼,下巴怎麼會爛成這樣。」 我:「蒜苗。」 醫:「那應該沒事啊?」 我:「佐烏魚子。」 醫:「……」 我:「我現在開始會長鬍子了,以前不太長的。」 醫:「嗯,很好啊,男性荷爾蒙開始正常了,身體恢復運轉。」 我:「可是有點麻煩,以前都不長就不用剃。」 …

大腦功能被關掉一半,看得懂手勢卻不能「說」的失語症

文/劉宗瑀 大貿先生中風後得了失語症,為了配合檢查,住進神經外科病房。 失語有分很多種,可能是錯亂的文不對題亂講一通,也有連最基本的發語都困難,這些都決定在腦部語言皮質區,又細分為很多小區塊,各有不同的功能組合成語言動作。 大貿先生得的是表達性失語症。 他能看得懂旁人的手勢,能知道飲料放嘴邊要喝、衣…

遠比骨科耗體力、比外科更磨耐力的,就是婦產科

文/劉宗瑀 遠比骨科耗體力、比外科更磨耐力,又要開膛剖肚,還要被值班折磨全年無休的,就是婦產科。 小朱是我大學同校又受訓同院的婦產科女神之一。 我走外科,劃開肚皮那瞬間會冒出各種夠噁心的東西,舉凡腸阻塞、阿公一個月前吞嚥的蒟蒻(據說不咬、保持纖維完整,會比較促進消化)、胃潰瘍的先生三天前吃的麻辣鴨血…

總是有某些人值班的夜晚,那個護理站就特別雞犬不寧

文/阿布 距離畢業的時間愈近,面目相仿的日子就過得愈快。值班將兩晝一夜連結成過度漫長的一天,等到離開醫院時,已經是第二天的黃昏了;日子的腳步,似乎又往前跳了一大格。我完全不記得內科是在怎麼樣糊裡糊塗、稀里呼嚕的情況下結束的,一晃眼就到了最後一次值班了。除此之外,整個大內科就像是學生時代拚完整整兩週期…

不只避開禁忌食物,值班醫師各有「保平安偏方」

文/吳明瑞 值班,一直是身為醫師難以揮去的夢魘。以前在高雄榮民總醫院擔任住院醫師時,每個月值班約十天,我必須先聲明一下,當時沒有勞基法保障,沒有法定工作時數的限制。我們住院醫師前一天晚上值完班之後,隔天是繼續上班的,要請假休息就得找其他住院醫師代班,不過每一個住院醫師都很忙,都有自己的事要做,人力吃…

【一週E書】手塚家的孩子

文/犁客 手塚家的孩子1928年出生那天,也是明治天皇生日──雖然中間隔了七十幾年,但因這個巧合,手塚家的孩子,被取名為「治」。 手塚家的孩子小學快畢業時,第二次世界大戰開打;他親眼見過戰爭的殘酷,不過還算是平平安安地度過了那段時間,而且在學的成績還不錯,二戰結束那年,他考進大阪大學附設醫學部。 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