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鯨向海(詩人.精神科專科醫師) 近幾年來,醫教改革的浪潮從西方湧至,醫學人文教育在醫學系的課程中越來越受重視,甚至連住院醫師或主治醫師都有相關的進修課程,頻繁的簽到紀錄與學分算計之中,有時我不禁也懷疑起來,自己是否算是夠有人文素養的醫生呢? 完整文章
文/李維菁 在週刊上班的可兒告訴我一段往事,隔壁組的女同事做個專題,必須採訪醫師意見,可是週刊形象不好,沒什麼醫生願意受訪。那女同事託了關係,終於訪問到一位大醫院裡頗為有名的年輕醫生,對方見到面又發現來的是位漂亮女記者,很認真地解說,終於讓她好好地交出專題,那女生感激萬分。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喜歡看電影,」鍾灼輝說,「尤其喜歡看真人實事改編的電影。」 如果將鍾灼輝的生平改編成電影,很可能會被觀眾認為編劇加入太多誇張設定──鍾灼輝當過香港警署的高級督察,是認知心理學博士、犯罪心理學家,會品酒、品茶,會開船、開飛機,會滑雪、是潛水教練,在射擊比賽中拿過金牌,還是心靈類書籍的暢銷作家。 完整文章
文/傅志遠 「你太過分了,居然搶我的刀!」一大早兩個住院醫師就在值班室裡吵了起來。 「我又不是故意的。」被罵的那人兩手一攤,似乎充滿無奈。 事情的導火線是前夜連續來了四臺緊急手術,但護理師卻沒有通知負責手術室值班的住院醫師,反而是另一位沒值班的住院醫師把四臺刀都給開完。值班的人以為整夜都沒事,一覺到天亮才驚覺自己錯過了四臺刀,這對正在累積手術經驗的住院醫師來說,當然不是好事。 完整文章
文/野島剛 這十多年來,渡邊淳一始終和村上春樹共同被譽為日本「國民作家」。暫且不論渡邊的小說品質如何,但他的一舉一動往往成為媒體追逐的焦點,眾所矚目。單就這層面的意義來看,渡邊淳一絕對稱得上是一億三千萬日本人隨時關注的「公眾人物」。 完整文章
文/泛科學網站總編 鄭國威 不管你對台北市長柯文哲的看法如何,大概都願意承認他還真是個金句生產機(儘管失言次數也不少),例如「當醫生時很少聽到謊話,當市長時很少聽到真話」這則金句,單就媒體上的曝光,我算起來,從 2016 年起他至少公開講過四次。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埃默里大學素有「南方哈佛」之稱,該校醫學院有一堂特別的文學課,希望醫學院學生以文學涵養仁醫之心。今年春天,這門課更帶領學生到密西西比州,展開四天的福克納文學朝聖之旅。 這門開在醫學院的文學課,有個奇妙的淵源。這門課的倡議人、當年開課的內科醫師巴丁教授(W. Clyde Partin 完整文章
文/亞歷山大.喬連安、克里斯多福.安得烈、馬修.李卡德 克里斯多福:怎麼配合自己的渴望過日子?我們可以說是一回事,做又是另外一回事嗎?就好像對別人發出要求,而不是對自己?那些公開宣揚某些價值的人,在私底下或行為中,仍然是依循自己所宣稱的嗎? 一致性的問題向來觸動我,也常和亞歷山大提到這個問題。每回我們發現言行不一致的人,總會覺得很侷促不安。 高度忠於自己的人 完整文章
文/每日一冷 有看過電影或戲劇中黑道槍戰的喋血情節嗎?要是有人受傷掛彩一定會和同夥說不要送醫院,會被警察發現,而轉往熟識的私人密醫。而現實生活中,台灣街頭火拼的新聞時有耳聞,不過要是道上兄弟受了傷,不想鬧上警局,又該如何處理,真的找得到密醫來即刻救援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