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瑪莉安.泰本;譯/杜蘊慈 富人餐桌上常見的是完整的全魚,生蠔與扇貝則是貧民的食物,並且在水邊撿拾貝類代表著貧窮。中世紀與文藝復興時期的許多飲食指導,仰賴的是膳食學與某些食品的象徵意義。人們普遍認為,與貧民、農村居民及勞動階級比起來,城市居民、知識分子、富人的消化系統細緻得多。比如某些種類的穀物對於上層階級來說難以消化,但是正好適合下層階級。 完整文章
文/朴容基;譯/陳聖薇 幾年前某部韓劇中,全智賢(전지현이)的那句「下雪就該吃炸啤」的台詞,曾經讓中國人瘋狂深陷於「炸啤」的熱潮;然而就算沒有看過這部韓劇,冷颼颼的下班路上,若是聞到不知何處飄來的炸雞香味,任何人都會深陷那香噴噴的誘惑之中。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上個世紀的七零年代,台灣南部還有人推著小車沿街賣豆花,一元銅板可以吃一碗。碗不大,不過對一個想解饞的孩子來講足夠了。 上個世紀的八零年代,中學附近的小巷裡可以找到路邊賣麵的小攤,十元可以買一碗乾麵,和現在五十元的乾麵相比,料大概差不多,但十元那碗的麵肯定比較多。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小貓瞿欣怡開宗明義即說,這本書表面寫的是食物,事實上寫的是鄉愁。是故鄉北平兒。 梁老大量地寫北平的食物和餐廳,吃喝的模樣與軼事使北平的一切鮮活起來,另也兼及回顧了動亂流離後移居的台灣和美國。 我不禁有些感慨,全球化大概終將使得各地口味越趨一致化,這樣冶於一爐的食物滋味,會不會也讓我們的鄉愁雷同,甚至消逝? 完整文章
文/倪重華、故事StoryStudio 一九八○年廢除「筵席稅」的政策,讓整個臺灣餐飲事業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所謂「筵席稅」,最早出現在一九四六年的《臺灣省各縣市研習及娛樂徵稅規則》裡,表明根據宴會中的餐食、酒水與菸品等物品價格為基準,徵收費用為消費原價的百分之二十,同時,也明定一次飲食未滿三十元者,並不在徵收的對象內。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一開鍋蓋我就被湧出來的蒸氣燙到了,想說阿伯你在整我嗎?」楊双子小時候正式學習的第一道料理,就是許多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煎魚。身為隔代教養中最年長的女孩,阿嬤生病後,伯父與姑姑開始教當時才國一的她下廚,「他們都說很簡單,但我真的覺得都不簡單啊!」楊双子笑著說起當時還學了蔭瓜仔雞,「姑姑說就是把雞肉川燙、加蔭瓜仔下去一起煮」,揉蔥油餅,「我問我爸加多少水,他說你自己目測看看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