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一開鍋蓋我就被湧出來的蒸氣燙到了,想說阿伯你在整我嗎?」楊双子小時候正式學習的第一道料理,就是許多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煎魚。身為隔代教養中最年長的女孩,阿嬤生病後,伯父與姑姑開始教當時才國一的她下廚,「他們都說很簡單,但我真的覺得都不簡單啊!」楊双子笑著說起當時還學了蔭瓜仔雞,「姑姑說就是把雞肉川燙、加蔭瓜仔下去一起煮」,揉蔥油餅,「我問我爸加多少水,他說你自己目測看看嘛!」 完整文章
文/琵克希.特納;譯/張郁笛 為什麼人們會對飲食迷信和偽科學買帳?這個問題的答案十分複雜,本書也會花上許多章節說明,但最明顯的原因是,人們通常會輕易相信迷信及團體。我們可以說,宗教能夠集結人們形成龐大的團體,讓他們基於共同興趣,一起有效率地完成工作;這是其他方法都不可能做到的。如果你想將人群集結在一起,就需要樹立共同的目標和敵人。 當飲食成為一門宗教 完整文章
文/宋永心;譯/陳曉菁 補身湯這個名字是現代才出現的產物。朝鮮時代所使用的名稱是狗肉湯(개장국),因為是使用狗肉熬成的湯,故而得名。用漢字來表示的話,第一個字「개」指的是「狗」,所以寫為「狗醬(개장)」。這裡提到的狗醬湯和辣牛肉湯(肉狗醬)是指同一種食物,這話又是什麼意思呢? 完整文章
文/羅素玫 Alik Nikar(台灣大學人類學系助理教授) 飲食的課題在人類學研究裡經常出現,然而卻充滿不被重視的矛盾。早期人類學的飲食書寫作者多為女性人類學者或是人類學家的太太,在學科書寫的政治上帶有一種非正統的污名。直到著名的人類學家明茨(Sidney W. Mintz)撰寫了經典的飲食著作《甜味與權力》(Sweetness and 完整文章
文/丹尼爾.克羅斯比;譯/陳重亨 之前我們說過,你的身體有兩個主要作用:求生和繁殖。而要做到這兩件事,就要維持生理平衡。我們身體的恆定溫度是華氏九十八.六度(即攝氏三十七度)。如果體溫過低,身體會自動把血液從四肢輸送回軀幹。要是體溫太高,就會排汗以進行冷卻。 完整文章
文/安德里亞斯.伊恩費爾特;譯/羅亞琪 「很抱歉,這是事實。膽固醇真的會害死人。別再喝全脂牛乳,別再吃奶油,別再吃肥肉……」 在一九八四年的三月二十六日,美國人準備要被嚇破膽了。他們即將懼怕脂肪。《時代》雜誌某篇文章的不祥標題和開頭那幾句話,讓這件事包准會發生。雜誌封面也是,秀出一個可憐的早餐餐盤。荷包蛋眼睛和培根嘴巴勾勒出可憐的神情。標題說明了一切:膽固醇──現在來說說壞消息…… 完整文章
文/齊藤勇;譯/卓惠娟 不論是生意上的商談或男女約會,想和對方變得更親密、希望在心平氣和的情況下談話,常利用吃飯的場合。 或許反過來說,第一次和心儀的對象約會,必然會邀請對方,「要不要一起吃個飯」。因為一起用餐是加深人際關係的基本步驟。 一邊吃飯一邊聊天,容易對對方產生好感,也是一個廣為人知的心理作用。這是美國心理學家葛瑞格利.拉茲蘭(Gregory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