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索非亞 一九七九年的夏天我足月順產,在醫院檢查時並沒有任何生理上的異狀,後來聽我爸說起來還挺有喜感的,因為醫生太晚來產房,只花了五分鐘就來到這花花世界,醫生一轉頭才發現來不及叫爸爸出產房,大喊:「你在這裡做什麼?」爸爸很無辜地說:「我也不知道啊?沒有人叫我出去啊!」 完整文章
文/張耀升 入伍的那一年他沒有剃頭。他10歲出家,八年來一直都是比新兵還短的光頭。長達八年的僧侶生涯,每天早上三點五十分打版起床,四點二十分做早課,日日過午不食,比丘的戒律一條條像一個個關節串成他日常生活的脊椎。 修行的目的是為了利益眾生,但修行必須清靜,於是得遠離人群。佛經說生死輪迴之苦,說五濁惡世,但寺廟的沈穩與安靜是保護膜,他的理解僅是想像,以為邪惡也是純白色。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見鬼了!什麼樣的情況下你會說「見鬼了」?為什麼我們會說「見鬼了」?伊格言分析給你聽! 西元1986年9月,美國作家菲利普‧羅斯(Philip Roth,《美國牧歌》、《人性污點》作者)到訪義大利杜林,對普利摩‧李維(Primo Levi)進行了一場Long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