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蘇珊.法露迪;譯╱李康莉 一天下午,我在奧瑞岡州波特蘭家中的書房裡工作,將一項之前的寫作計畫,一本關於「男性氣質」的書的成堆筆記放入檔案盒裡。當時我面前的牆上掛著一幅最近剛添購的鑲框黑白照片,照片裡的人物是一位名叫麥爾坎.哈特維爾(Malcolm Hartwell)的前美國軍人。這張照片是一項展覽的一部分,展覽的主題為作「一個男人的意義」(What Is It to Be a 完整文章
文╱蔡嘉佳 記錄 0172015/11/25 新藥物能維持白日的日常,讓日子安穩在某條緊繃的繩索上,但同時也得用身體承載作用的痛苦。服用藥物兩週,也跟頭痛糾纏了整整兩週的日夜,即便吃悠樂丁註二十或安柏寧這類安眠藥物,睡眠也難以匯聚成型,總得在破曉後才得以讓意識懸掛在夢境。當睡眠幾要成型時,還有幻覺幻聽得征服,稍不注意便會被嚇醒,身心俱疲。這些日子能抓著睡眠的機會,便盡量讓自己休息。 完整文章
「許多媒體的內容是網路上不知道已經來回討論了幾圈、要被扔進垃圾堆的東西。」伊格言說。他和張耀升、陳栢青三個人在幾回嘗試之後,決定結合各自特色,製作一份線上刊物。「我想讓這份與閱讀相關的刊物變得時髦、好玩一點。」張耀升這麼決定刊物定位,而陳栢青認為,「站在外邊,我們可以更清楚地看到裡邊;」這份嶄新的線上刊物,就叫《外邊世界》。 張耀升:「閱讀是我們和世界的連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