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水島廣子;譯/呂丹芸 「只要培養自信就好了」這句話中的「自信」,在大家的印象中像是種安然不動的東西,一旦獲得之後,便不會受到枝微末節的小事動搖。 此外,自信也帶有「是自己所創造出來的」的印象。感覺好像只要有了自信,與他人相處時就能從容大方。 這樣看來,所謂的「自信」看起來似乎像是某種「東西」。就像做了肌力訓練,便可以承受負荷重物一樣的感覺。 然而實際上,自信並不是這樣的東西。 完整文章
文/崔維斯.蘭里;譯/姚怡平 丹妮莉絲如何成為世上最有權力的女人?是什麼因素,讓她有別於維斯特洛與狹海另一岸的領袖?為什麼這麼多人,誓言效忠她與她的理想?只要瞭解心理學在適應力與創傷後成長上的概念,多半就能回答前述問題,這兩種概念可保護個人的安全,避免創傷造成負面影響。 忍受火焰:適應力 完整文章
文/瑪格麗特.博瓦特;譯/張美惠 惡夢是特別讓人難受的夢,常會重複出現,你會在夢中迷路或被追逐、威嚇、懲罰、攻擊、折磨、重傷、擊潰、困住、搶奪、羞辱或以其他方式面臨被傷害的威脅。通常你會突然醒來,感到很無助──充滿憂懼、恐怖、羞愧、罪惡、憤怒、厭惡或逃脫時大大鬆一口氣──這些感覺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揮之不去。夢中的一切似乎是百分之百真實的。 完整文章
文/娜汀.哈里斯 Nadine Burke Harris 艾凡盯著天花板的框飾,努力想冷靜下來。他感覺意識開始飄走,離此時此刻越來越遙遠。這不是什麼好事。 回神時,他發現自己躺在擔架上,被人抬著下樓。下了樓梯後,救護人員停下腳步調整姿勢。在那一瞬間,艾凡瞥見其中一名救護人員的眼神,不禁心底發寒。那是理解與憐憫的眼神,意思是:可憐的傢伙。這種症狀我看過,不會有好結果的。 完整文章
文/黃惠萱 ◎母親的「妳」,成為女兒的「我」 「我可以不要再談我媽了嗎?為什麼我花錢來治療,卻一直在談她?」 聽到個案這麼說時,我總是輕輕點頭,表示支持,並在心裡苦笑,想著:「不談母親很簡單,困難的是談自己時,卻發現每一處都有母親留下的痕跡。」 完整文章
文/青木原 活過來   - 所以書寫 整理這本詩集的過程中,想起當初怎麼寫起來。 生於欠缺,有意識起便開始學習處理難堪,小時候明白到即使如何殘缺,要在人群中生存,必須神采飛揚的過活。於是年月以來每天演練幾近沒有瑕疵的樂觀,重複說服自己,只要努力,意識可以取代一切情感。只要拒絕過往,便可以忘記一切不安與創傷,我是這樣相信並勸慰自己活下去。 完整文章
文/珍‧麥高尼格 遊戲會牢牢占據人的注意力,這一點可說是惡名昭彰。玩家沉迷其中,渾然不覺時間,也完全無視周遭人事物。遊戲玩家的父母或伴侶時常抱怨,要把他們從遊戲中拉出來,簡直不可能。反過來想,這種引人入迷的特性,是否正解開注意力的秘密,讓我們更能掌控自己的注意力? 《冰雪世界》:比嗎啡更強大的止痛藥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