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邱淳孝 憂鬱症號稱是二十一世紀的心理健康殺手。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大約百分之八點九的人有憂鬱症,所以約莫是兩百萬人,其中,有百分之十五的重鬱症患者,最後以自殺結束生命。 罹患憂鬱症的人,會感覺憂鬱像是黑洞,吸乾所有的能量。你會不想吃、睡不著、不想動、失去原本你所擁有的熱情與興趣,或者是反過來,像是心裡有一個填也填不滿的黑洞,你一直吃、一直睡,但好像永遠都沒辦法被填滿的感覺。 完整文章
文/張娟芬 讀《認錯》,好像坐一個情緒的翹翹板。 一邊是強暴倖存者珍妮佛,平順的人生忽然被打亂,好似大浪撲上來又退走,細心雕鑿的沙堡,只剩模糊殘骸。 翹翹板另一邊,是冤獄倖存者羅納德,從小不學好,在強暴案發生後,被帶進了嫌疑犯的指認行列。珍妮佛篤定的一指,羅納德便被認定為強暴犯,即使喊冤也沒人相信,如此十一年。 完整文章
文/雙寶娘(譚惋瑩) 在希臘神話中,有一個從受害者變成加害者的代表人物:美杜莎。傳說美杜莎原是個美麗的少女,因為情人的背叛,她化身為蛇頭女,所有見過她的人都會瞬間化為石頭,永世不能超生。 每根刺的背後都躲著傷痕。試著去關心孩子當下的每種情緒,也許能意外讓孩子從報復的欲望中解脫開來,心靈獲得撫慰。 孩子為什麼從受害者變成加害者? 完整文章
打開電視,除了重複的新聞畫面不斷放送之外,也有可能親眼目睹,記者在你面前拿著溫度計,往雪地一插,接著告訴你,合歡山降雪深度已達二十公分(不是該拿個尺嗎?),又或者是颱風天雨量可達九百毫米(mm)時,也能看到記者,拿著一桶九百毫升(ml)的水往地上一潑,告訴你「九百毫米就是這麼多」(自然科老師時常請假?)。 完整文章
文/瑪麗法蘭絲.伊里戈揚 法裔美籍文學批評家、人類學家雷內.吉哈爾(René Girard)說,原始社會的集體敵對性製造出無差異的暴力狀況,是經由仿效而散播開來,而且唯有在犧牲的儀式中才能找到出路,透過將某個人或某一群人指責為應對暴力行為負責,並將其驅逐(甚至是殺害)而完成。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見鬼了!什麼樣的情況下你會說「見鬼了」?為什麼我們會說「見鬼了」?伊格言分析給你聽! 西元1986年9月,美國作家菲利普‧羅斯(Philip Roth,《美國牧歌》、《人性污點》作者)到訪義大利杜林,對普利摩‧李維(Primo Levi)進行了一場Long 完整文章
文/黃祺浩 「台灣除了江國慶、蘇建和的冤案,還有其他冤案嗎?」,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律師在台上問著大家。這問題不禁讓人思考,難道台灣有很多冤案嗎?而羅士翔的問題,又似在詢問我們:「難道台灣沒有其他冤案嗎?」 由 Dakuo 讀書會在 2015 年 3 月舉行的「人權與冤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