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揚沸沸的話題,聚焦於新竹某高中校慶的變裝遊行──某班全體同學扮裝成了納粹黨衛軍,而導師扮成狂人希特勒坐進(瓦楞紙製作的)虎式戰車裡,司儀還朗誦「快向元首敬禮」之類的旁白,引發國內外矚目。這事衍生的道歉辭職刪補助款,以及教育現場的無知無感或盲目等論題,評論已經層疊浩繁,我比較疑惑在於同學爾後的回應,提到他們試圖以諷刺的方式,表現出對此段歷史的譴責。 完整文章
文/陳栢青 倒臥的人形。床墊上濕黏黏污漬,一整個晚上答答滴滴,沿著聲音畫出虛線往下鋪沒完沒了滴落。或者該煽情的加上窗外閃爍不停的紅燈。以及銘黃分隔線外窺探的眼神。那時你會想到什麼? 謀殺現場。 這下好了,所有的人都知道包皮王住院了。問題只是,跟誰?發生什麼?為什麼?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