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念真 父親沒帶我去看醫生,而是帶我去麵攤,叫了兩碗什錦麵。 我看著他,心裡想:有錢嗎?父親好像看懂我的意思,低聲說: 「要死,也要先吃一頓飽。」 大概是遺傳了媽媽的基因吧,過了五十五歲之後,我也開始慢慢失去嗅覺,一如她當年。 沒嗅覺,不說旁人不知道,唯獨自己清楚,身體接受「感覺」的某一根天線已經硬生生地被折斷。 完整文章
文╱安琪拉.艾克曼、貝嘉.帕莉西 在你的人生中,曾經聞到過什麼味道,讓你立刻想起過往的某個瞬間嗎?我相信一定有,因為腦中的記憶神經受體,與辨識嗅覺的受體位置極為接近。這意味著嗅覺是各種感覺中,最容易讓讀者把自己的過往與情感相關記憶連結的感官。而且嗅覺也可以在意圖讓讀者深入故事內容之際,帶來最重要的「共享體驗」。 完整文章
文/尤騰輝 在台大開授「社會音樂學」的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在這堂課的授課大綱上寫:「你必須讓耳朵持續不斷地再打開一點,從而讓身體乃至心智都愈加開放。在這趟旅程中,我們一起感受並思索跨時空、跨類型的音樂,如何與複雜的人類社會,緊密交織、相互推進。」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