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懂一份愛可以走多遠。」——專訪《成為怪物以前》作者蕭瑋萱

文/愛麗絲 「小時候媽媽其實滿擔心我的,大概覺得女兒腦袋怎麼這麼多怪問題啊?」蕭瑋萱從四、五歲起便夢想成為刑警,總愛問父母相關問題,更反覆在內心排演,日常生活若發生案件,自己該如何是好。在五層樓高的小學讀書時,蕭瑋萱日日假想若有人從建築高處墜落,她該怎麼採取救援行動,她更熱愛在上課時間以如廁名義外出…

只要暫時停止嗅覺就能瘦!?這麼簡單?

文/芭柏.史塔基;譯/莊靖 氣味與身材 芝加哥嗅覺與味覺治療研究中心的負責人亞倫.赫什(Alan Hirsch)醫師是研究成果豐富的學者和發明人。他雖性情古怪,但卻滿懷熱情,發表了數本嗅覺和個性相關的書,書名大膽如《吃食品,定性格》(What Flavor Is Your Personality?)…

吳念真:沒了嗅覺之後,祂補償我的是「記憶」

吳念真 父親沒帶我去看醫生,而是帶我去麵攤,叫了兩碗什錦麵。 我看著他,心裡想:有錢嗎?父親好像看懂我的意思,低聲說: 「要死,也要先吃一頓飽。」 大概是遺傳了媽媽的基因吧,過了五十五歲之後,我也開始慢慢失去嗅覺,一如她當年。 沒嗅覺,不說旁人不知道,唯獨自己清楚,身體接受「感覺」的某一根天線已經硬…

這群人舔石頭、犧牲婚姻,為的是每天經手價值數百萬美元的液體黃金

文/比昂卡.波斯克;譯/駱香潔 第一個離開的是香水,這在我意料之中。接著是含香精的洗潔劑,然後是烘衣紙。不能吃生洋蔥或辣椒醬,我覺得沒什麼。不多加點鹽調味一開始很難習慣,後來稍可忍受,但最後簡直淒慘:每次在外面吃飯,食物吃起來都像泡過濃鹽水。不能用漱口水也沒那麼糟,改用檸檬酸溶液跟摻了水的威士忌就好…

它的存在感很低,卻是一個好故事不可或缺的要角

文╱安琪拉.艾克曼、貝嘉.帕莉西 在你的人生中,曾經聞到過什麼味道,讓你立刻想起過往的某個瞬間嗎?我相信一定有,因為腦中的記憶神經受體,與辨識嗅覺的受體位置極為接近。這意味著嗅覺是各種感覺中,最容易讓讀者把自己的過往與情感相關記憶連結的感官。而且嗅覺也可以在意圖讓讀者深入故事內容之際,帶來最重要的「…

【評書青鳥】聆聽,讓所有不友善,有了理解的可能

文/尤騰輝 在台大開授「社會音樂學」的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在這堂課的授課大綱上寫:「你必須讓耳朵持續不斷地再打開一點,從而讓身體乃至心智都愈加開放。在這趟旅程中,我們一起感受並思索跨時空、跨類型的音樂,如何與複雜的人類社會,緊密交織、相互推進。」 李明璁以聆聽作為一種邀請,作為一個體認世界的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