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對讀者而言,小說由角色、情節與場景三者構成,故事就是角色在場景中因衝突而發生的情節。有時俺會在課堂或講座時提到,小說的篇幅越短,這三者當中,情節的比重就越大──這並非通則,提到這事的場合,談的大多是類型小說,尤其是創作者原來就打算寫個情節較複雜、或者在結局製造驚奇的故事。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賽門.史塔倫哈格(Simon Stålenhag)出生於1984年,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近郊的鄉下長大,從小就喜歡畫些自家附近的地景風貌,後來也開始著迷於科幻世界的概念設計。越畫越多、越畫越熟,也越畫越好之後,除了接受作畫委託──例如幫瑞典自然歷史博物館(Swedish Museum of Natural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1939年底,耶誕節之前,綽號「大忙人」、開漫畫公司的艾弗瑞特.阿諾(Everett M. “Busy” Arnold)找漫畫家威爾.埃斯納(Will Eisner)吃午飯;阿諾告訴埃斯納,報紙想在週日版刊載漫畫,屬意由埃斯納承接這個工作。 埃斯納有點猶豫,因為埃斯納幾年前與好友傑瑞.伊格(Jerry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很晚才看電影《異星入境》(Arrival)。看完之後把先前讀過的原著小說〈你一生的預言〉(Stories of Your Life)翻出來,重讀了一遍。 〈你一生的預言〉是姜峰楠(Ted Chiang)的科幻短篇小說,繁體中譯本收錄在同名短篇小說集(Stories of Your Life and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對於一個出生在二十世紀的人來說,二十一世紀最奇妙的事情之一可能是漫畫改編電影的大量出現,美國自然是大宗,日本也不少;其實如果九零年代在戲院看過電腦特效可以做出多神奇的畫面(記得《侏羅紀公園》嗎),大概不難想像漫畫裡的誇張華麗能夠在真人電影中精采重現,但真正神奇的,其實不是特效(雖然很多人可能覺得是)。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同意後轉載 有回做了個介紹美國漫畫一些超級英雄的講座,講到一半時,俺忽然發現聽眾們的表情有點微妙。 難道俺講了什麼不該講的東西?──現場聽眾當中有一位未成年的小男生,但俺已經注意不講限制級內容了呀(其實本來就沒什麼限制級的內容啊⋯⋯)──帶著疑惑整場講完,與負責活動的聯絡人聊了一下,無意間明白了原因。 完整文章
編譯/犁客 2016年11月,美國書市出現了一本看起來怪裡怪氣的繪本,封面上有個蒸氣火車頭,駕駛笑著揮手,後頭拖行的車廂裡滿是開心的孩子。就連火車頭也笑得很開心──只是那個表情有點令人不寒而慄。 這本繪本叫《噗噗查理》(Charlie the Choo-Choo)──這也是書中蒸氣火車頭的名字。 笑得讓人發毛的噗噗查理不是英國兒童電影節目《湯瑪士小火車》(Thomas and 完整文章
編譯/犁客 「我很幸運,可以因為我的工作而結識許多有趣的人、到訪許多有趣的地方;」比爾.蓋茲說,「但饒是如此,我仍認為要探索令人感興趣的新話題,書本是最佳途徑。」 蓋茲不但認為閱讀是滿足自己好奇心的最好方式,對閱讀的種類也不自我設限。分享2017年的閱讀經驗時,他舉出了講述伊斯蘭國如何在伊拉克奪權的人文書籍《黑旗:伊斯蘭國的崛起》(Black Flags: The Rise of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或許有人認為科幻與奇幻是兩種天差地遠的類型,一個可能有太空船、機器人和雷射槍,另一個可能有魔法師、獨角獸和噴火龍,但事實上這是不很正確的刻板印象。科幻和奇幻類型的重點都在故事裡加入現實沒有的設定,不同的是這些設定有的用科學方式解釋(其中仍會有許多和現實科學不完全相符的部分),有的則用魔法或奇幻方式描述。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