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對於一個出生在二十世紀的人來說,二十一世紀最奇妙的事情之一可能是漫畫改編電影的大量出現,美國自然是大宗,日本也不少;其實如果九零年代在戲院看過電腦特效可以做出多神奇的畫面(記得《侏羅紀公園》嗎),大概不難想像漫畫裡的誇張華麗能夠在真人電影中精采重現,但真正神奇的,其實不是特效(雖然很多人可能覺得是)。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同意後轉載 有回做了個介紹美國漫畫一些超級英雄的講座,講到一半時,俺忽然發現聽眾們的表情有點微妙。 難道俺講了什麼不該講的東西?──現場聽眾當中有一位未成年的小男生,但俺已經注意不講限制級內容了呀(其實本來就沒什麼限制級的內容啊⋯⋯)──帶著疑惑整場講完,與負責活動的聯絡人聊了一下,無意間明白了原因。 完整文章
編譯/犁客 2016年11月,美國書市出現了一本看起來怪裡怪氣的繪本,封面上有個蒸氣火車頭,駕駛笑著揮手,後頭拖行的車廂裡滿是開心的孩子。就連火車頭也笑得很開心──只是那個表情有點令人不寒而慄。 這本繪本叫《噗噗查理》(Charlie the Choo-Choo)──這也是書中蒸氣火車頭的名字。 笑得讓人發毛的噗噗查理不是英國兒童電影節目《湯瑪士小火車》(Thomas and 完整文章
編譯/犁客 「我很幸運,可以因為我的工作而結識許多有趣的人、到訪許多有趣的地方;」比爾.蓋茲說,「但饒是如此,我仍認為要探索令人感興趣的新話題,書本是最佳途徑。」 蓋茲不但認為閱讀是滿足自己好奇心的最好方式,對閱讀的種類也不自我設限。分享2017年的閱讀經驗時,他舉出了講述伊斯蘭國如何在伊拉克奪權的人文書籍《黑旗:伊斯蘭國的崛起》(Black Flags: The Rise of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或許有人認為科幻與奇幻是兩種天差地遠的類型,一個可能有太空船、機器人和雷射槍,另一個可能有魔法師、獨角獸和噴火龍,但事實上這是不很正確的刻板印象。科幻和奇幻類型的重點都在故事裡加入現實沒有的設定,不同的是這些設定有的用科學方式解釋(其中仍會有許多和現實科學不完全相符的部分),有的則用魔法或奇幻方式描述。 完整文章
文/龍貓大王 本文原載於【臉書網誌】,經作者同意轉載 他定義了小丑、他定義了蝙蝠俠、他定義了成人導向的圖像小說(非僅指情色)、他定義了魔法不過是高級的騙術、他定義了政治不過是高級的春夢、他定義了在漫畫裡如何使用「reference」、他定義了架空世界與現實歷史如何揉合、他定義了好萊塢可以如何摧殘一位大師……. 他說他不再做漫畫了。 完整文章
以《忽然一陣敲門聲》、《再讓我說個故事好不好》等短篇集讓臺灣讀者眼睛一亮的艾加‧凱磊,對於作品被改編(他的經驗豐富)、靈感的掌握、作者與故事之間的關係,以及身為以色列作家但對於宗教並沒有僵化敬意的原因,都在 2016 年初訪臺的受訪紀錄當中,風趣輕鬆且認真地一一談起。 我的作品就像雞尾酒,歡迎加入你的想像力!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小時候最重要的,」唐澄暐說,「就是看書和錄影帶了。」 寫出《超復刻!怪獸點名簿》、《陸上怪獸警報》,替《一本書讀懂哥吉拉:解開跨越半世紀的怪獸之謎》寫導讀的唐澄暐,當然是個怪獸迷,在《陸上怪獸警報》的後記當中,他也提到上個世紀八、九零年代經有線頻道及錄影帶出租店觀賞日本怪獸特攝電影對他的影響。但事實上,唐澄暐對於各種超自然故事的興趣,也來自他年幼時的閱讀經驗。 完整文章
文/沈嘉悅;編輯/陳大中本系列由【閱讀‧最前線】與【SOS】聯合製作刊出 這裡或許是每年書展「創作」濃度最高的場所,幾乎獨立於書展的其它攤位。每年「讀字」都舉辦場次驚人的活動,「輪班」結帳工作的參展單位也藉機向讀者宣傳、介紹自己的理念。他們自然又平靜的站在作品面前,像是把自己最親密而重要的朋友介紹給大家認識。這個瞬間或許會擦出亮眼的靈光,成為撼動彼此想像的珍貴火苗。 完整文章
想鼓起勇氣、進入某個未知的類型小說領域探險,卻又擔心此行重重險阻、難以前進?別擔心,【閱讀‧最前線】邀請了各個領域的達人,為您設計最合適的入門裝備,這些裝備經過他們精挑細選,有的還是當年協助他們進入這些領域時的神器──是的,達人們也曾是菜鳥,趁現在啟程,你也會成為未來的達人! 【科幻小說】選書達人:難攻博士 《怒月》(The Moon Is a Harsh Mistress)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