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黑川伊保子;譯/陳亦苓 當想指責老婆的失誤時,也是有方法、有技巧的。 例如:在冰箱裡發現過期的食物時(明明男性腦連放在冰箱最前排的東西都找不到,但卻很擅長從冰箱深處挖出過期食品),絕不能直白地說出:「這過期了,真浪費!」之類的話,別像古時的大官微服出巡那樣立刻亮出官印。 完整文章
文/黑川伊保子;譯/陳亦苓 女人的大腦一旦產生同理心便能夠抒解壓力,因此,同理心正是給對方大腦的最佳禮物。 換言之,女人的交談就是把「日常生活中的微小體驗」做為禮物送給對方,而接收的一方則回送同理心,以「片刻的療癒」做為回禮,也可說就是一種同理心的禮物大會。 完整文章
文/葉揚 歷史上有七七盧溝橋事變。我要把婚姻生活中的這一天,定為八四搖擺鈴事件。 八月四號,事發地點在客廳,我正在沙發上舒服地小睡,某個不明的時間點,坐在一旁的彼得先生突發奇想,在我耳朵邊五十公分處,開始奮力甩動搖擺鈴。 搖擺鈴是一種跟啞鈴相關的新發明,可以直立地上下搖擺,鍛鍊強化核心肌群。彼得把它當作新玩具,重點是,不知道為何,每次我一睡著,彼得就開始玩玩具。 完整文章
文/大嶋信頼;譯/呂盈璇 碎嘴模式③ 怒氣沖沖的老婆 某位太太對先生抱怨:「為什麼你就是不能好好聽我說話?」先生順口說出了:「我工作已經很累了,妳也拜託體諒我一下好嗎!」。 明知道這話一出口必定會讓兩人間的關係如轟然巨響般產生巨大鴻溝,但「道理都懂卻就是控制不了」的夫婦想必也不在少數。 完整文章
文/Claire Yuan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看過吉莉安.弗林的處女作《利器》,坦白說,我並不認為那是一部好小說,所以考慮了好久才決定閱讀這部《控制》。 我老婆喜歡玩遊戲,遊戲大多費人思量。不但如此,她還喜歡把生活融入遊戲之中。每年結婚紀念日,她總是精心設計一套尋寶遊戲。每則線索引向下一個埋藏線索之處。直到我抵達終點,收到禮物──page.29 完整文章
文/黃之盈 一個討好的人其實在內心裡,都隱藏著極深的憤怒。 「老公,這週末我們去嘉義玩,好嗎?」 「好啊,你安排。」 「那麼我們週五晚上就出發,可以多玩一個晚上?」 「好啊,我沒意見。」 「你真的沒意見嗎?我看你的表情好像有一點怪。」 在說「沒關係」背後,卻是極大的渴求。 其實,他不想出去玩,但他不想讓太太失望。 他十分依賴太太。只要太太不在,他就覺得孤單,但太太在,他也覺得不滿。 完整文章
文/克莉絲汀.哈梅爾 約莫十二年前,派崔克最後一次踏進家門,是在那晚的十一點零四分。 我記得床邊數位鬧鐘螢幕上閃耀著的紅色數字,以及他的鑰匙轉動門鎖的聲響。我記得他臉上膽怯的表情,他隱約成形的鬍渣,以及他站在門口,身上皺巴巴的襯衫。我還記得他是怎麼叫喚我的名字,凱特,那一聲呼喚彷彿同時表達了歉意和招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