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南亨到;譯/劉宛昀 穿不穿胸罩,是個人的自由;不穿也不會因為違反《胸罩穿著法》(我隨便起的名字,現實中並沒有這條法律)而遭逮捕。你不會因為「無罩外出」而被警察取締,並被斥責道:「你今天怎麼沒穿胸罩呢?罰款八萬韓元(相當於兩千一百六十元台幣)。」 完整文章
文/岸政彦;譯/李璦祺 長久以來,我都搞不懂「慶祝生日」的意義是什麼,直到最近我才終於理解。我一直不明白,為何光是「在那個日子出生」,就得要接受或給予「生日快樂」的祝賀?我想,也許是因為只有在那一天,我們才無須成就任何事,就能得到祝賀。生日是每個人都能在一年之中,輪到一次的日子。明明什麼也沒做,只是迎接那一天的到來而已,就能得到來自他人的祝賀。這就是所謂的生日。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以《活了一百萬次的貓》享譽國際的繪本名家佐野洋子,與同樣詩名卓著,在日本有「國民詩人」之稱的谷川俊太郎,有過一次短暫的婚姻,維持了六年。《兩個夏天》於1995年出版後,即因隔年兩人仳離而斷版,是讀者一書難求的夢幻逸品,這本書終於在2018年由小學館重新企劃出版,造成了轟動。 本書由木馬文化首度引進台灣,副總編輯偉傑的領讀摘要如下: 完整文章
文/泰瑞・加斯帕德 Terry Gaspard 譯/劉碩雅 一段親密關係若要對等,夫妻就必須互相依賴,感受到彼此的鼓勵、陪伴是被需要的。若過去你曾被傷透了心,依賴另一半的想法可能讓你怯步。對你來說,打開心房可能就像把缺點全部攤在陽光下一樣難受。 不過,這卻是建立互信、親密關係的關鍵配方。 布芮妮.布朗(Brene Brown)在《勇於大膽(Daring 完整文章
文/黑川伊保子;譯/陳亦苓 當想指責老婆的失誤時,也是有方法、有技巧的。 例如:在冰箱裡發現過期的食物時(明明男性腦連放在冰箱最前排的東西都找不到,但卻很擅長從冰箱深處挖出過期食品),絕不能直白地說出:「這過期了,真浪費!」之類的話,別像古時的大官微服出巡那樣立刻亮出官印。 完整文章
文/黑川伊保子;譯/陳亦苓 女人的大腦一旦產生同理心便能夠抒解壓力,因此,同理心正是給對方大腦的最佳禮物。 換言之,女人的交談就是把「日常生活中的微小體驗」做為禮物送給對方,而接收的一方則回送同理心,以「片刻的療癒」做為回禮,也可說就是一種同理心的禮物大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