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岸政彦;譯/李璦祺 長久以來,我都搞不懂「慶祝生日」的意義是什麼,直到最近我才終於理解。我一直不明白,為何光是「在那個日子出生」,就得要接受或給予「生日快樂」的祝賀?我想,也許是因為只有在那一天,我們才無須成就任何事,就能得到祝賀。生日是每個人都能在一年之中,輪到一次的日子。明明什麼也沒做,只是迎接那一天的到來而已,就能得到來自他人的祝賀。這就是所謂的生日。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以《活了一百萬次的貓》享譽國際的繪本名家佐野洋子,與同樣詩名卓著,在日本有「國民詩人」之稱的谷川俊太郎,有過一次短暫的婚姻,維持了六年。《兩個夏天》於1995年出版後,即因隔年兩人仳離而斷版,是讀者一書難求的夢幻逸品,這本書終於在2018年由小學館重新企劃出版,造成了轟動。 本書由木馬文化首度引進台灣,副總編輯偉傑的領讀摘要如下: 完整文章
文/泰瑞・加斯帕德 Terry Gaspard 譯/劉碩雅 一段親密關係若要對等,夫妻就必須互相依賴,感受到彼此的鼓勵、陪伴是被需要的。若過去你曾被傷透了心,依賴另一半的想法可能讓你怯步。對你來說,打開心房可能就像把缺點全部攤在陽光下一樣難受。 不過,這卻是建立互信、親密關係的關鍵配方。 布芮妮.布朗(Brene Brown)在《勇於大膽(Daring 完整文章
文/黑川伊保子;譯/陳亦苓 當想指責老婆的失誤時,也是有方法、有技巧的。 例如:在冰箱裡發現過期的食物時(明明男性腦連放在冰箱最前排的東西都找不到,但卻很擅長從冰箱深處挖出過期食品),絕不能直白地說出:「這過期了,真浪費!」之類的話,別像古時的大官微服出巡那樣立刻亮出官印。 完整文章
文/黑川伊保子;譯/陳亦苓 女人的大腦一旦產生同理心便能夠抒解壓力,因此,同理心正是給對方大腦的最佳禮物。 換言之,女人的交談就是把「日常生活中的微小體驗」做為禮物送給對方,而接收的一方則回送同理心,以「片刻的療癒」做為回禮,也可說就是一種同理心的禮物大會。 完整文章
文/葉揚 歷史上有七七盧溝橋事變。我要把婚姻生活中的這一天,定為八四搖擺鈴事件。 八月四號,事發地點在客廳,我正在沙發上舒服地小睡,某個不明的時間點,坐在一旁的彼得先生突發奇想,在我耳朵邊五十公分處,開始奮力甩動搖擺鈴。 搖擺鈴是一種跟啞鈴相關的新發明,可以直立地上下搖擺,鍛鍊強化核心肌群。彼得把它當作新玩具,重點是,不知道為何,每次我一睡著,彼得就開始玩玩具。 完整文章
文/大嶋信頼;譯/呂盈璇 碎嘴模式③ 怒氣沖沖的老婆 某位太太對先生抱怨:「為什麼你就是不能好好聽我說話?」先生順口說出了:「我工作已經很累了,妳也拜託體諒我一下好嗎!」。 明知道這話一出口必定會讓兩人間的關係如轟然巨響般產生巨大鴻溝,但「道理都懂卻就是控制不了」的夫婦想必也不在少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