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因為世界殘忍,我願意為我孩子提供一個毫無恐懼的地方

文/Mumu 每次只要我在粉專上放上神獸兄妹搗亂的照片,一定會有人問我怎麼處罰他們,彷彿不處罰就是沒有在教小孩一樣。 我自已是在一罪一罰的環境下長大的,不管是不是不小心的,都會被處罰挨罵,我只要弄壞東西或是考不好,就會提心吊膽一整天,想著該怎麼啟齒、等著回家被罵。害怕挨打挨罵、想要能藏多久就藏多久的…

紀伊國學園裡,各種「會」的場合,大人說的話都很簡短

文/高橋源一郎;譯/嚴可婷 如果能去某間自己喜歡的學校,教導感興趣的課程也不錯。當我接到出版社委託時,腦中立刻浮現「紀伊國兒童之村學園」與那裡的孩子們,當然也隨即想起了學校裡的大人。 「紀伊國兒童之村學園」(接下來簡稱為「紀伊國學園」)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一九八四年,由現在的學園長堀真一郎等人發起「新學…

女兒是吸收媽媽情緒長大的

文/朴又蘭;譯/林侑毅 長期進行精神分析的過程中,我得到一個非常有趣的經驗。在亞洲國家,許多女兒即使長大成人,婚前仍大多住在家裡。即使已經獨立生活,三十歲前的女兒也總是被母親牽著來到我的諮商室。母親會帶女兒來諮商室的原因非常多,例如,重度憂鬱、無法適應社會生活、人際關係不順、嚴重的情緒起伏等,原因五…

孩子拒吃午餐,德幼兒園老師淡定回:我猜你可能現在不餓

文/莊琳君 以德國幼兒園的早午餐和點心時間為例。我們幼兒園的習慣是早餐由家長各自準備,而午餐我們則會固定向採用有機蔬果的餐廳訂購,由專人定時送餐點到幼兒園。我剛到這所幼兒園工作時,在觀察某個孩子的飲食喜好一陣子後,曾經向孩子的家長建議:「他早餐盒的蔬果棒每次都沒吃,只吃餐盒裡的麵包,要不要考慮換些不…

訓練孩子上廁所,德國幼兒園老師擅長不動聲色遞出邀請

文/莊琳君 德國人認為,要求孩子在幼兒園時期精熟任何一門學科並不合理,因此不教讀寫,也不讓孩子背誦任何詩文或讀本。反之,他們在培育孩子們的學習態度上投入相當大的心力,除了口頭獎勵,德國幼兒園向來沒有獎卡或積分制度,因為大家知道過多外力干預所促成的學習成效,只是曇花一現的淺薄表象。因此,若幼教師要孩子…

人們看著綜藝節目,著迷於螢幕上那些「天使」般的孩子

文/崔至恩;譯/梁如幸 在網路社群中,有一則貼文的標題為「讓人忍不住脫口而出『○○是天使嗎?』現今病毒式的生育行銷」,內容擷取了KBS綜藝節目《超人回來了》[26]其中的一段小插曲。 《超人回來了》的節目內容主打觀察身為「爸爸」的藝人或知名運動選手們,他們是如何照顧孩子或和孩子玩樂,從二○一三年開播…

有時,我們認定的幸福樣貌,會對他人形成一種暴力

文/岸政彦;譯/李璦祺 長久以來,我都搞不懂「慶祝生日」的意義是什麼,直到最近我才終於理解。我一直不明白,為何光是「在那個日子出生」,就得要接受或給予「生日快樂」的祝賀?我想,也許是因為只有在那一天,我們才無須成就任何事,就能得到祝賀。生日是每個人都能在一年之中,輪到一次的日子。明明什麼也沒做,只是…

母愛是標配,還是選配?

文/海德薇 「我長大以後,絕不要像我媽一樣!」不知多少人曾在心中吶喊,老實說,我也是其中一個。 並非我本人有什麼可歌可泣可分享的慘痛受虐回憶,而是平心論述,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擁有不愉快的童年經驗,也許是調皮搗蛋挨揍,也許是成績太差被責罵,甚或根本不明白錯在哪裡,就淪為大人的出氣筒。這些難以忘懷的過往…

愛的條件、愛的方式,與愛的代價

文/諶淑婷 親子之間的愛,也伴隨著恨? 雖然我是母親,但對於「母愛是天生的」這句話一直非常反感。不用懷疑,我真的非常愛自己的兩個孩子,但也不時會對他們湧出不耐煩,甚至外人難以理解的厭惡感。這麼誠實的說,會不會讓讀者有些不知所措呢?但即使你不是母親,也一定曾是個孩子吧,照理說,孩子出生後是更毫無保留、…

光頭、方足的女巫們回來了!新版改編電影上映在即,和原著差在哪?

編譯/愛麗絲 關於女巫的冷知識:她們是真實的,她們就在你身旁,混在我們之中。 戴著假髮的光頭、長及手肘的手套包覆著爪子、沒有腳趾的方足,羅爾德.達爾(Roald Dahl)1983年出版的《女巫》(The Witches)中寫著,「沒有任何一種方法能讓我們確知一個女人是否是女巫,但我們能從日常生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