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莊琳君 以德國幼兒園的早午餐和點心時間為例。我們幼兒園的習慣是早餐由家長各自準備,而午餐我們則會固定向採用有機蔬果的餐廳訂購,由專人定時送餐點到幼兒園。我剛到這所幼兒園工作時,在觀察某個孩子的飲食喜好一陣子後,曾經向孩子的家長建議:「他早餐盒的蔬果棒每次都沒吃,只吃餐盒裡的麵包,要不要考慮換些不一樣的早餐呢?例如優格?」 完整文章
文/崔至恩;譯/梁如幸 在網路社群中,有一則貼文的標題為「讓人忍不住脫口而出『○○是天使嗎?』現今病毒式的生育行銷」,內容擷取了KBS綜藝節目《超人回來了》[26]其中的一段小插曲。 《超人回來了》的節目內容主打觀察身為「爸爸」的藝人或知名運動選手們,他們是如何照顧孩子或和孩子玩樂,從二○一三年開播到現在,一直是收視率相當高的綜藝節目。 完整文章
文/岸政彦;譯/李璦祺 長久以來,我都搞不懂「慶祝生日」的意義是什麼,直到最近我才終於理解。我一直不明白,為何光是「在那個日子出生」,就得要接受或給予「生日快樂」的祝賀?我想,也許是因為只有在那一天,我們才無須成就任何事,就能得到祝賀。生日是每個人都能在一年之中,輪到一次的日子。明明什麼也沒做,只是迎接那一天的到來而已,就能得到來自他人的祝賀。這就是所謂的生日。 完整文章
文/郭葉珍 有一天,兒子突然跟我說:「妳知道我國中的時候,晚自習都在做什麼嗎?」 我說:「晚自習啊,不是嗎?」 兒子說:「其實那時我每週有兩天,固定跑去網咖玩線上遊戲。」 我兒子是電玩老手。他玩電玩就和我小時候交男朋友一樣,起因於覺得學校教的東西無聊、沒意義,反而是打電玩的時候讓他有成就感。藉由電玩遊戲,他可以輕易進入心流狀態[3],因此會一直想要玩。 完整文章
文/格十三 對一個中年老母來說──只有娃上學+隊友上班+我出差,才能被叫做真正的旅行。一切帶上隊友和娃的「旅行」,都叫「長途跋涉的加班」。 關於中年婦女的詩和遠方,基本原則如下: 隊友不在的時候,我有詩; 娃不在的時候,我有遠方; 在隊友和娃同時沒有的地方,我有了詩和遠方…… 你可能見過凌晨四點的街道,但你應該沒見過親媽為了甩掉娃尋找真正的遠方所付出的努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