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E書】把《聖經》退稿的那人也有寫小說哦!

文/犁客 這人一直被視為重要的學者,他曾在高等學術機構任職,出版過超過一百本研究著作,橫跨不同領域,包括符號學、語言學、哲學、歷史、美術、文學小說等等,而且寫作風格輕鬆活潑,別的學者評論文學搬出來的是重量級經典,他硬是可以用伊恩.弗萊明的「007」系列小說為例,告訴你寫作技巧運用得當能夠達成的敘事節…

【一週E書】寫作與閱讀的過程,本身就是種時間旅行

文/犁客 某些作者讀的書數量又多、涉獵的範圍又廣,加上記性又好,講一件事可以跳躍牽扯出其他八百多件事,最後居然還能讓人目瞪口呆地把話題繞回來。 不過這種知識儲量很大的作者,寫作的筆調不見得都一板一眼。他們之中有的敘述語氣相當溫厚,有的簡直像詩,有的讀起來是很理所當然的學者調調,有的根本就是酸民。 嗯…

【GENE思書軒】寧信假新聞、不理真專家

當你生活遇上問題,是找本相關領域的書來研讀,還是用谷歌大神搜尋?是想要問專家,還是去PTT裡看看鄉民怎麼說? 我們不是不知道所謂的專家學者會怎麼說──每當有重大爭議事件,媒體就會去訪問那些所謂的專家學者,然後在即時新聞更新的時候抄一抄所謂的網友看法。媒體常常抄或訪問的所謂專家學者,通常原來是資訊科學…

【果子離群索書】在決定想寫什麼、不想寫什麼之前,先想想自己能寫,不能寫什麼

我喜歡艾倫.狄波頓。 我喜歡才子才女。艾倫.狄波頓既有「英倫才子」之譽,一身才華可想而知。他著述勤快,但嚴格說,都不算是純文學創作,所以有才子之譽,無非博學多聞,善於融會貫通,消化各種議題,再以深入淺出方式與迷人多變的形式,傳達知識。 艾倫.狄波頓的強項是,他懂得用消去法,找到自己的定位。 他說,寫…

自閉患者的世界:情感「迴路」就像斷掉了

文/迪克.斯瓦伯 「你在畫什麼呢?」我充滿好奇地問。「數字 π。」他回答。 譚米特患有亞斯伯格症候群[1],這是一種與高智商相結合的自閉症類型。譚米特不但是學者症候群[2]患者,而且他的數字和語言天賦都超乎尋常。二○○四年,他創下了一項世界紀錄:在五小時九分鐘內準確無誤地背出了 π 的小數點後兩萬兩…

他吃人肉、配紅酒,還有先徵求被殺害者的同意

文/保羅.布倫 在二○○三年時,一位四十二歲的電腦專家阿敏.梅委斯(Armin Meiwes),上網尋找一個對象,供他殺害並進食。在幾個訪談之後,他選了伯恩.布崙迪(Bernd Brandes)。兩個人約定某個晚上,要在梅委斯位於德國的一個小鎮農舍見面。他們聊了一會兒,布崙迪也吞下好幾顆安眠藥,喝了…

你眼中的道德,不一定等於我的:道德魔人百百種,原來都是價值觀先行搞的鬼!

文/約書亞.格林(Joshua D. Greene) 在某個深邃黝暗的森林東方,有個牧民部落在公共牧場上牧羊。這裡的規則很簡單:每戶人家獲得相同數量的羊,各家各戶派出代表參加管理公地的長老會議。長年以來,長老會議做出了許多困難的決定。 舉例來說,某戶人家養了體型特大的羊,從公地上為自己取用了更多資源…

【裴凡強的人我生活】戰鬥民族的浪漫:為銅像買束花

走在俄國,不論在歐洲的莫斯科紅場抑或是遠東的海參崴港邊,你會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好多銅像與紀念碑。 其實銅像的學問還真不小,立銅像的時機、地點,還有訴求對象,都可出書寫論文,還有質感與設計!也許會覺得奇怪,銅像不就是銅做的像嗎?不過國民政府遷臺後,風雨飄搖,政府窮困,人民沒錢,許多「銅像」根本就「…

日常街景沒有變。變的是觀者的眼睛──記「台北城市散步:水瓶子的城市故事」

文/犁客 午后微雨,帶著古意的日式庭園,一群人正忙著戴上剛領到的導覽耳機。 「這裡是洋和混合的風格,所以會看到百葉窗加上雨淋板的組合;」導覽員領著大家走向庭園的後側,「這裡原來還有個水池,現在已經被填起來了。水池不是用來游泳的,它可以蓄水防火,還可以當成天然的冰箱。」 夾在臺北市繁華的幹道信義路及和…

學者散文代表作

「人性觀察」與「人生感觸」是作者創作的主軸,他常以細膩的情思、諧趣的文字,從不起眼的人事物中挖掘豐富的意涵,勾勒世間百態。 梁實秋嘗與友人說:「寫雅舍小品時唯恐不傷人,寫雅舍散文時卻唯恐傷了人。」前期小品文藉譏諷批評的語調,呈現幽默的趣味,晚年心境趨於閒適超脫,筆觸也較樸實內斂。本書堪稱一代文學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