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某些作者讀的書數量又多、涉獵的範圍又廣,加上記性又好,講一件事可以跳躍牽扯出其他八百多件事,最後居然還能讓人目瞪口呆地把話題繞回來。 不過這種知識儲量很大的作者,寫作的筆調不見得都一板一眼。他們之中有的敘述語氣相當溫厚,有的簡直像詩,有的讀起來是很理所當然的學者調調,有的根本就是酸民。 嗯,也有的像是講話有學者調調的酸民。 讀這種作者的書,會讓人出現奇妙複雜的感覺。 完整文章
當你生活遇上問題,是找本相關領域的書來研讀,還是用谷歌大神搜尋?是想要問專家,還是去PTT裡看看鄉民怎麼說? 我們不是不知道所謂的專家學者會怎麼說──每當有重大爭議事件,媒體就會去訪問那些所謂的專家學者,然後在即時新聞更新的時候抄一抄所謂的網友看法。媒體常常抄或訪問的所謂專家學者,通常原來是資訊科學家、神經科學家、氣象學家⋯⋯對社會議題的意見不是老生常談,就是讓真正的專家跳腳。 完整文章
我喜歡艾倫.狄波頓。 我喜歡才子才女。艾倫.狄波頓既有「英倫才子」之譽,一身才華可想而知。他著述勤快,但嚴格說,都不算是純文學創作,所以有才子之譽,無非博學多聞,善於融會貫通,消化各種議題,再以深入淺出方式與迷人多變的形式,傳達知識。 艾倫.狄波頓的強項是,他懂得用消去法,找到自己的定位。 完整文章
文/迪克.斯瓦伯 「你在畫什麼呢?」我充滿好奇地問。「數字 π。」他回答。 譚米特患有亞斯伯格症候群[1],這是一種與高智商相結合的自閉症類型。譚米特不但是學者症候群[2]患者,而且他的數字和語言天賦都超乎尋常。二○○四年,他創下了一項世界紀錄:在五小時九分鐘內準確無誤地背出了 π 的小數點後兩萬兩千五百一十四位的數字。他只花了三個月的時間就記住了這串數字。 完整文章
文/約書亞.格林(Joshua D. Greene) 在某個深邃黝暗的森林東方,有個牧民部落在公共牧場上牧羊。這裡的規則很簡單:每戶人家獲得相同數量的羊,各家各戶派出代表參加管理公地的長老會議。長年以來,長老會議做出了許多困難的決定。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午后微雨,帶著古意的日式庭園,一群人正忙著戴上剛領到的導覽耳機。 「這裡是洋和混合的風格,所以會看到百葉窗加上雨淋板的組合;」導覽員領著大家走向庭園的後側,「這裡原來還有個水池,現在已經被填起來了。水池不是用來游泳的,它可以蓄水防火,還可以當成天然的冰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