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栞 合夥事業失敗、家庭失和、酗酒,律師艾迪.弗林在《不能贏的辯護》初登場時,乍看簡直是個冷硬派探案裡的典型,頹喪失落又沒有未來,大概會是個陰鬱又晦暗的角色。然而開場便被黑手黨以女兒艾米的生命要脅,接下難度甚高的辯護案,任務是炸掉法庭裡的檢方證人,讓整個故事畫風一變,染上血腥的色彩,迫使他必須打起精神,也得想辦法應付眼前的難關。 完整文章
文/莊瑞琳(衛城出版總編輯,編字母會的編輯) 這幾年各式文學經典重新成為新書,有人認為是文學閱讀的保守化,也有人樂觀認為是文學經典的更新與深耕。尤其今年二月正式授權在臺灣出版的《百年孤寂》,從書店通路的角度看來,是今年翻譯文學長銷的明燈,但看到《百年孤寂》也參與六六折的促銷行列,令人很難不對文學的貶值感到難受。 完整文章
主講:黃致豪律師/文章整理:黃亦安 人人心中都有鍵盤柯南,人人都想成為福爾摩斯,只憑雙眼一瞪、手指一摸、眉頭一皺,就能滔滔不絕地說出犯人的面貌和作案手法,然後瀟灑地轉身離開,留下一群滿臉敬畏的警察在原地。 但是,這畢竟是我們從小說和影視作品中看到的夢幻場景,在真實世界中,執法人員真的是這樣用行為科學來偵查案件的嗎?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根據《衛報》報導,以色列最高法院在 8 月 7 日駁回了猶太裔作家馬克斯.布洛德(Max Brod)的繼承人對以色列政府的一項上訴,引起全世界的文化人士注目。但到底這位捷克作家擁有的遺產有多珍貴?即使在他過世 50 年後,仍讓後人不惜與整個政府庭上相見呢? 事實上,布洛德是二十世紀最偉大作家法蘭茲.卡夫卡(Franz 完整文章
文/法蘭茲・卡夫卡 想必是有人誹謗了約瑟夫.K ,因為他並沒有做什麼壞事,一天早上卻被逮捕了。 房東古魯巴赫太太的廚娘每天上午八點都會替他送早餐來,這一天卻沒有來。這種事還從未發生過。K 又等了一會兒,從枕頭上望出去,看見住在對面的老太太在觀察他,帶著就她而言頗不尋常的好奇,他既納悶,肚子又餓,便按了鈴。立刻有人敲門,一個男子走進來,是 K 完整文章
文/Miffy 讀卡夫卡的書總是感到荒謬不解,被一種無能為力的感覺壓迫。書裡的主角和他所在的世界總是處不好,他們都扮演外來者,被拒絕、被控告、被隔離,從不曾被接受,不管是《城堡》和《審判》裡的 K,或《美國》裡的卡爾‧羅斯曼,《蛻變》的葛雷高爾更慘,完全變成了「非人」,根本和人不是同類。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