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維恩 從前我們常常看到一個個短宣隊,帶著龐大的物資、弟兄姊妹所捐的衣物、金錢的奉獻,在一兩個星期的時間內,捐贈給一些落後地方的居民,然後問他們要不要接受耶穌的愛。之後帶著美好的見證與照片回國,向教會報告說這個村莊有幾百個人歸向耶穌,成為基督徒。這樣的傳福音方式,我在聖經裡怎麼樣也找不到。 完整文章
最近臺灣導盲犬協會的文宣引起爭議,文宣當中「理事長的話」引用宗教教義主張: 是上帝定規,一男一女才能繁衍後代,沒有人能違反這個規律;家庭,是一個照顧後代的組成;如果沒有產生後代的可能,根本就不需要家庭這樣的組成。[1] 完整文章
《大尾鱸鰻》上映後,立委高潞‧以用等人指出該片有歧視原住民的嫌疑,電影導演邱瓈寬稍後在臉書發文澄清,言下之意認為這是對方誤解了影片設計的用意造成的誤會。我認為這個討論確實涉及誤會,不過這個誤會是邱瓈寬誤會了歧視言論的概念內容。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圖書館一定要越蓋越豪華,才會有人氣嗎? 維吉尼亞州的羅阿諾克(Roanoke)公立圖書館不這樣想。擔憂弱勢家庭的孩子,恐沒法上圖書館,羅阿諾克公立圖書館主動跟當地巴士公司合作,在公車上提供免費借閱的童書,等於在這群通勤的家長和孩子路上,設了一座迷你圖書館。 完整文章
文/劉子瑜 寫作者到底在對誰寫作?如果只是為了素未謀面的讀者而寫,作品會變成一種討好,或許內容有趣,卻如輕飄飄的靈魂,似乎少了一點什麼。優秀的作者,絕對是對著一張看得見的臉孔在書寫,為作品注入厚實的生命力。並非擁有文學背景的印尼作家安卓亞‧西拉塔,正是抱著這樣真誠的態度,用平民的生活語言,寫下處女作《天虹戰隊小學》,獻給一直埋藏在他內心深處的兒時老師和十位童年摯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