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近年相當風光,擴大了影集與電影的可能性、創新了影視產業的商業模式,也重新建構了網路時代觀眾的收看習慣;不過,這個品牌二十年前剛創立的時候,只是美國一個小小的地區型DVD租片商──他們做了什麼,才能在同業盡皆凋零的新世紀逆勢成為線上影音平臺的霸主? 完整文章
文╱舒明月 以前我在朋友圈開過一個微專欄叫「明月談文學」,其中一期談到眼型。以張愛玲的小說集《傳奇》為例: ◆《金鎖記》裡的曹七巧是「三角眼,小山眉」; ◆《傾城之戀》的白流蘇是「眉心很寬,一雙嬌滴滴,滴滴嬌的清水眼」,印度公主是「影沉沉的大眼睛」; ◆《茉莉香片》男主角是「淡眉毛,吊梢眼」,女主角是「眉眼濃秀」;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長假,當然要讀厚書,或者讀集數很多的系列作。 不管想看金庸的隨便哪一套(甚至是哪幾套)或者從頭複習一次《名偵探柯南》,就算這些書手邊沒有,電子書都在雲端擺著,就算本來沒買,電子書馬上下單馬上到手,也沒有等候寄送的問題;況且不論是窩在家裡還是長途移動,都不用煩惱該怎麼塞書扛書,如果有台mooInk閱讀器,那麼讀到天昏地暗都不用擔心眼睛不舒服或者機器沒電。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次分享會後,一個讀者來找我,」林奕含回憶,「她說,她的朋友,就是房思琪。」 第一本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出版後,出版社替林奕含排的活動並不多,而她希望每場講的內容不要重複,每回上場前都精心準備。現場讀者的回饋及反應大多正面溫暖,聊到比較特別的經驗時,林奕含想起那個自稱是「房思琪朋友」的讀者,「她要我在書上寫一句給房思琪的話,我不知該寫什麼,最後寫了『祝你健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