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聯考前夕,因為教科書讀得太悶,女孩躲進咖啡店透氣,意外讀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自此結下與昆德拉的緣分。 女孩進了出版業當編輯,才發現「邊喝咖啡邊讀書」這種對工作的想像就只是想像。編輯的工作當中,「閱讀」這部分鮮少出現悠閒優雅,而更多忙亂懊喪,來自編輯是一個處於作者、設計、印刷流程當中的廠商及通路當中的溝通角色。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談《小團圓》很難。 一則是太多人談過,一則是隨便從哪個線頭拉出來,例如當時的時空背景、張愛玲的身世、母女關係、父女關係、張愛玲和胡蘭成的愛恨糾葛、張愛玲的親情、愛情與金錢觀,都不可能在短短的22分鐘節目裡講清楚。 完整文章
文/f.c. 許多研究者都認為張愛玲的散文比她的小說寫得好,而且寫得精彩,寫到了人的骨子裡。同樣的道理用在宋尚緯身上,這次他放下詩集,首次出版個人散文集《孤島通信》,居然寫得精彩又不失詩意,書寫人性、人生的細碎低落處,直直切開人性軟爛處。 完整文章
「閱讀馬拉松」當然有鼓勵大家增加自己閱讀時間的意義,但其實不僅如此。 從讀者的回饋與互動當中,會發現以各種不同主題發起的「閱讀馬拉松」,會提醒本來就關注該主題的讀者「喔喔這本我還沒讀過」,也會讓他們發現「原來也有不同領域的作者寫過這個主題、這個主題可以討論的範圍比我原來以為的更廣」,例如讀推理小說的在社會學的作品裡發現相同主題,例如讀科學的發現經典散文裡也有相同觀察。 完整文章
每年「世界閱讀日」Readmoo讀墨都有活動,例如在「閱讀最前線」平台上找各界人士談他們的閱讀書單,廣徵不同愛書人談一天當中的某時刻他們在讀某本書,以及廣受歡迎的金句票選。 今年「世界閱讀日」,Readmoo讀墨辦的活動有點不同。以往的活動,重點在推薦,在分享,而今年的活動,重點在「讓大家有想讀的書可以讀」。 完整文章
文字/陶晶瑩;筆訪、整理/犁客 「媽媽半夜趕劇本的寫作身影,在我生命中是很重要的一副景象,可能也帶給我很大的影響。」陶晶瑩說,「我從小比較安靜,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閱讀。」 先以歌唱出道,再以主持見長,1999年,陶晶瑩出版第一本書,成了暢銷作家──但這並不是一時興起提筆就有的結果。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喜愛閱讀的人,除了書架上隨時要上演土石流的眾多紙本書,也可能選擇投入電子書領域,不僅不佔空間、還能隨買隨看,零時差享受閱讀時光。但從紙本書跨入電子書領域,有不少讀者總會想搜尋,是否自己想讀的紙本書,都能找到電子書版本。 在 Readmoo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每個月的14號都是情人節。除了2月14號是不需要解釋的情人節、3月14是名氣相對響亮的白色情人節,除此以外還有「黑色情人節」、「銀色情人節」、「親吻情人節」等十多種不同情人節四散在不同的月份。每年這麼多情人節,大概讓有對象的人和沒對象的人都有些困擾吧。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