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如果書信有聲音,你一定會聽到那句:我想你。《山茶花文具店》

文/Yu Ting 一本以鐮倉為背景的治癒系小說,亦是一部白雲舒卷,細水長流的鐮倉物語。 日本鎌倉市丘陵山麓腳下,有間被山茶樹蔭覆蓋的古老文具店,沒有固定的營業時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年輕的雨宮鳩子,經營著這間外祖母留下的山茶花文具店,自在伴隨著寂寥,滲透在飄散山茶花清香的字裡行間。它是普普通通的文…

【一週E書】想同戀人講講思念,但我們無法以光速前進

文/犁客 提到「科幻小說」,有些人會聯想到戰鬥場面、爆炸、機器人、太空船或外星怪物之類東西,這樣的聯想沒什麼問題,只是它變成刻板印象的話就和事實差距很大,除了不是每個科幻故事都會出現上述每種東西之外,很多科幻小說連戰鬥場面和爆炸都沒有──那個很可能是拍電影時加的而大家也的確因此印象深刻。 提到「科幻…

如果那些遺憾與憂傷,都將成為比時間更堅實的存在

文/吳俞萱 親愛的岩井俊二: 女孩站在頂樓的邊緣,任雨水猛烈劈打。男孩走向她的背後,為她撐起傘來,任雨水猛烈劈打在自己身上。即使男孩不明白女孩的煩憂,仍決定要跟她站在一起,為她遮蔽那些煩憂。如果可以,他情願自己來承擔她所有暴雨般的心事──這部庵野秀明執導的電影《式日》,由你飾演那個癡情的男孩。鏡頭裡…

【讀者舉手】溫柔的悲傷練習:《何不認真來悲傷》

文/陳冠良 家人未必是最熟悉的人,我是說真的。 每個「家」的構成,就跟離散一樣,有所順其自然,當然也有其情非得已。家務事,於旁人自然清官難斷,對自己,卻不僅是一本難唸的經,繁瑣的哀樂帳,更是生命最底層,永不息眠的動盪。 面對回憶,誠實容易,若要真,就必須逼迫自己走開一段距離,從片面抽身方能凝視全局。…

我非常非常地愛你,但我不會為你死──西蒙波娃與納爾遜的愛情

文/陳玉慧 沙特是我的初戀,他是第一個吻我的男人,他溫暖而熱情,只有在床上不是如此,我們的性生活並不協調,剛開始那十年還好,後來便自然熄火了。 女權先驅西蒙波娃是跟誰說這些話?她的美國男友納爾遜‧艾格林。她在信中告訴他,沙特對性生活沒有興趣,而遇見納爾遜‧艾格林使她對肉體重燃激情,他改變了她的生活,…

性.愛的九種香氣:歐洲易經「五星術」解讀你的生命向位

文/溫佑君、綠蒂亞.波松(Lydia Bosson) 為愛而生的8型人 女:我愛你,我愛你,喔~是的,我愛你 男:我並不愛妳 女:喔~我的愛 男:肉體的愛沒有出路,我來來去去,在妳的腰間,我來來去去,在妳的腰間,然後我忍住 女:不!現在,來吧……

【果子離群索書】停格,探索,每個影像的詩意:讀吳俞萱《隨地腐朽》

書信體散文有時會出現一個破綻,作家常把書信對象的生平事蹟、豐功偉業贅述一遍,例如:「你是家族裡的老大,你父親是個礦工,二十歲那年,你娶了一位溫婉的女子為妻,她叫做溫婉窈……」 這不是廢話嗎?誰不清楚自己的生平履歷?除非對方得了失憶症,必須提醒重述。但為什麼會出現這些贅語?原因很簡單:那是書信體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