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人本來想當創作歌手,但先當了老師,試過發專輯,不過不怎麼順利;後來他讀了驚悚小說覺得自己也很想寫寫看,所以就開始寫了──而且這回他堅持下去,就算賣得不怎麼樣,依然繼續嘗試。 有個人從小到大都是人生勝利組,學業戀愛工作結婚都順利,沒有婆媳問題,但仍覺得自己很難做好傳統當中要求女人的種種角色──然後她驚覺:如果自己這樣還覺得困難,那其他資源更少的女性該如何辦到? 完整文章
文/吳凱莉 史黛西最近心情超差,因為男友疑似劈腿,但兩人已經快要步入禮堂,現在這個婚到底要不要結?史黛西的閨蜜小玉每天強力洗腦,過度積極的幫史黛西下指導棋…… 停看聽!注意閨蜜的情緒勒索 ‧ 過度干涉別人的人生:其實情緒勒索這件事, 不是只存在於親人或伴侶間, 朋友也很常用「 我是為你好」來包裝情緒勒索。 完整文章
文/呂秋遠 Q 不插手處理爸媽間的事,難道是錯的嗎? 律師叔叔,請問如果爸爸「又」外遇怎麼辦?我這次好平靜,可是我不知道是好是壞?媽媽明明已經跟爸爸離婚了,可是她還是很難過。 媽媽常說「我只剩你了」,我知道是事實,可是還是壓力好大好累。對不起叔叔,聽起來好亂好奇怪,可是我現在不知道要想什麼。我想請問,不插手處理爸爸媽媽間的事情,難道是我的錯嗎? 完整文章
文/溫蒂.沃克森 凱珊卓.坦納──我返家的第一天 人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事,只相信自己需要相信的事。也許兩者沒有差別──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事實會躲過人的法眼,藏在盲點和偏見後面,隱身於祈求平靜的飢渴心底。然而事實永遠不會消失,只要我們睜開眼睛、努力去找──只要心夠真,也夠努力,真相便會浮現。 三年前,我和姊姊失蹤的時候,沒有人睜開眼睛。 完整文章
文/犁客 藉由書籍說明「心理諮商」到底在做什麼、花時間和諮商師談話究竟有什麼用處,甚至提供一些思考及觀察方式,讓讀者在日常生活當中可以察覺某些情緒問題,雖然沒去找諮商師也可以自己反思及處理⋯⋯身為心理諮商師,周慕姿這些想要經由出版達成的目的都容易理解、不難想像,但她2017年出版《情緒勒索》後,許多讀者可能吃了一驚。 完整文章
文/黃惠萱 ◎母親的「妳」,成為女兒的「我」 「我可以不要再談我媽了嗎?為什麼我花錢來治療,卻一直在談她?」 聽到個案這麼說時,我總是輕輕點頭,表示支持,並在心裡苦笑,想著:「不談母親很簡單,困難的是談自己時,卻發現每一處都有母親留下的痕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