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約翰.海利;譯/陳依辰 醫生告訴我要兩週才會看到藥效,但就在我領藥的那晚,我感受到一股暖流在體內流竄,一種輕柔的彈弄,我確定那是我大腦突觸發出聲音,進入正確設定。我躺在床上,聽著自己錄的、聽到快爛掉的精選錄音帶,我知道,接下來很久的時間,我都不會再哭泣。 完整文章
文/謝宛婷 大家都知道安寧照護是照顧著生命即將走向終點的人,然而,有的時候,生命還沒走向終點,選擇卻已經走向終點。走投無路的人生,也時常敲響著安寧照護的大門。 幻聽不時地慫恿著她自殺 水姨在她不斷被逼迫的人生中彈盡援絕,手邊盡是壞球。她想勉強撿起一顆投,卻發現,連投出這樣一顆球的權利都沒有。 我們就在這樣的狀況下,與水姨和她的女兒相見。 完整文章
去年四月,林奕含自殺消息傳出之後,許多人談論其人其書,話題紛雜,其中一個問題:如果有所謂寫作治療的話,為何救不了林奕含,相反的是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小說完成且出版後棄世? 在閱讀潔西卡.勞瑞《改寫你的人生劇本》時,不禁又想起這個問題。 完整文章
文╱蔡嘉佳 記錄 0172015/11/25 新藥物能維持白日的日常,讓日子安穩在某條緊繃的繩索上,但同時也得用身體承載作用的痛苦。服用藥物兩週,也跟頭痛糾纏了整整兩週的日夜,即便吃悠樂丁註二十或安柏寧這類安眠藥物,睡眠也難以匯聚成型,總得在破曉後才得以讓意識懸掛在夢境。當睡眠幾要成型時,還有幻覺幻聽得征服,稍不注意便會被嚇醒,身心俱疲。這些日子能抓著睡眠的機會,便盡量讓自己休息。 完整文章
文/村上龍;譯/張致斌 上原心裡藏著祕密。 中學一年級的時候,因為與負責診治的精神科醫生談話時受到嘲笑,之後就不和任何人說話了。那件事他也決定絕對不要告訴父母。上原出生於東京與埼玉交界附近一個中型都市,並且在那裡長大。家中有五口人,雙親和一個哥哥、一個妹妹,他們全都是平凡的人。 完整文章
文/琳達.嘉絲克 要了解一個人為什麼會陷入憂鬱,最簡單的方法是從「脆弱性」和「壓力」的概念去思考。脆弱程度決定了個人陷入憂慮的風險高低,那會受到家族史、遺傳基因、早年生活經驗的影響。相對的,壓力則來自我們體驗的多種生活事件。所以令我們感到脆弱的因素越多時,只要遇到壓力事件,就很容易陷入憂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