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會用「我很看重你」之類的話,讓你難以拒絕那份「好意」

文/洪承喜(홍칼리/Hong Kali);譯/施沛 我當時正和某文化企劃團代表在他的辦公室裡談話,邊喝啤酒邊分享我做過的事情及長久以來的煩惱。我那時非常需要文化企劃領域前輩的建議和幫助,他也很清楚這件事。 就在談話差不多結束時,他吹熄了原本放在我們兩人中間的蠟燭,靠近我問道:「我可以吻你嗎?」接吻也…

【一週E書】那些被政府認可的暴力組織

文/犁客 多數國家自古以來就有「被政府認可的暴力組織」──不是靠賄賂或特殊關係而得以生存的黑道或武俠小說中的虛構「武林門派」,而是像武士、侍衛、捕快之類、「吃公家飯」但可以在某些情況下「合法」對平民使用暴力的階級或單位。 當然,這個「政府認可」或「合法」,在古早時期常是掌權的那個人或那群人說了算,政…

【一週E書】你不能談論鬥陣俱樂部,否則你會發現世界並不正常

文/犁客 「規則一,你不能談論鬥陣俱樂部。規則二,你不能談論鬥陣俱樂部。」 看過電影《鬥陣俱樂部》的觀眾大約都會記得「鬥陣俱樂部」的前兩項規則,沒看過《鬥陣俱樂部》的話不是太年輕所以應該要補點進度,就是錯過了好東西但不自知。但說起來《鬥陣俱樂部》這電影雖然有好導演和好演員,但當年的確賣座普通,它是靠…

【閱讀夏LaLa】霸凌就是被逼到牆角卻無法開口

你曾被霸凌嗎?是否還記得當時的感受?「霸凌」(由英文bully翻譯而來)一詞被引進中文世界的時間甚晚,也因此許多三十歲以上的人,就算曾經歷霸凌,也都因為找不到一個準確的名詞描述,而長期懷抱著委屈。近年來,霸凌事件引起眾多社會關注,許多人才開始留意到其背後的問題,甚至思考自己過往的創傷或是曾經對他人所…

倘若缺乏理解,整個世界,就是一個精神病院

文/臥斧 ※原載【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圖像小說《瘋人院之旅》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我們看到的世界,並不是同一個世界。 大多數情況下,我們經由自身的各種受器接受來自外界的刺激,在大腦中轉譯成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等等感覺訊號,組成我們對世界的認知。即使刺激的來源相同,每個人…

【一週E書】怪獸在《蒼蠅王》時代仍是幻覺,在《寄生》時代裡已成現實

文/犁客 很多人以為小說《蒼蠅王》是一個「一群男孩遇難漂到一個荒島上進行野外求生」的故事。 「一群男孩遇難漂到一個荒島上」這部分沒錯,但《蒼蠅王》不是一個野外求生的故事,而是一個蠻荒與文明、暴力與秩序對抗的故事,其中還有幾個象徵,帶到科技以及宗教對人類的影響。 《蒼蠅王》所揭示的人性多少讓讀者有點悲…

【GENE思書軒】你說這世界很糟,我覺得你挺有思想──但你想錯啦

你有沒有一種世界愈來愈亂糟糟的感覺?你覺得是年年難過年年過,還是一年更勝一年呢? 尤其這幾年一堆民粹型政客紛紛上台,各民主國家深受假新聞之害,又有冠狀病毒肆虐各國,老闆年年換新車、物價飛漲只有自己薪水不漲,氣候更加變化無常讓人搞不清楚春夏秋冬,香港的五十年不變縮短成廿年大變,新聞還告訴你一大堆各種悲…

【GENE思書軒】坐在自己家裡看電視,就被走錯門的鄰居掏槍殺了──當心「內隱偏見」

(This Is America)的MV堪稱神曲,一推出就在網路上爆紅,沒幾天觀看次數突破千萬,迄今已超過六億次: 這首歌和MV探討槍枝暴力問題、居高不下的大規模槍擊事件發生率以及非裔美國人長期以來遭受的種族歧視,有很多很有意思的隱喻,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輕易在網上找到詳細說明的中文文章。 因為擁槍率實…

經由他的眼睛,我們抵達了無法抵抗宿命者的現場

文/蔡慶樺 幾十年來遊蕩在街頭的無家可歸者布洛克斯(Richard Brox)寫了一本書——《吾業遊民》(Kein Dach über dem Leben),自上市後便進入暢銷書排行榜前二十名。一位素人作家能在競爭激烈的德國出版市場取得這樣的成功,非常不容易。 故事要從一部紀錄片開始說起。 記者與主…

對傅柯而言,權力運作的可怕,正是讓人們甘於自我規訓

文/黃珍奎( 황진규 );譯/賴毓棻 自圓形監獄之後,便開始藉由監獄、學校、軍中、職場等日常監控,來馴化我們的肉體。透過訓練肉體、壓榨肉體的力量、讓肉體變得有用等過程,讓人學會了順從(服從)。我們就如此地被馴化成順從(服從)監獄、學校、軍中、職場的肉體。 像這般透過「肉體紀律」來直接影響身體、刻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