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珍奎( 황진규 );譯/賴毓棻 自圓形監獄之後,便開始藉由監獄、學校、軍中、職場等日常監控,來馴化我們的肉體。透過訓練肉體、壓榨肉體的力量、讓肉體變得有用等過程,讓人學會了順從(服從)。我們就如此地被馴化成順從(服從)監獄、學校、軍中、職場的肉體。 像這般透過「肉體紀律」來直接影響身體、刻印在身體上的權力就叫「生命權力」,它其實並不難懂。電影《刺激一九九五》(The 完整文章
文/羅毓嘉 在泥濘裏推不會前進的車在無法靠近的牆邊偶遇文明點亮了我們但暗巷依然是暗巷像昨日有沉默的回音像一道密令它迂迴而憂鬱我不能愛你了這個國家令我分心 空襲警報正不斷延長我嘗試變換姿勢,保護自己當列車駛過我的胸口半坍的鐵橋猶是防線虛設有人神色自若踩過彼此我不能再跨出去了這個地方無法令我安全 完整文章
文/羅毓嘉 〈和平〉 如果警察在此處徹夜鎮守 就不會有人輕易地把國家偷走了 是這樣嗎 你說過的話比深冬的雪花還輕 可是盆地何來的雪呢 我該怎麼談起 如果把碎玻璃鋪設在廣場的中央 就沒有孩童乘著馬車而來 挑戰每個大人的不快樂了吧 是這樣嗎 當拒馬遮蔽了黎明的陽光 是晨曦遠離我們還是我們拉下了天空 無所謂的,如果能攔下每一年的雨水 河流仍是河流 而電廠依然是電廠 是這樣嗎 完整文章
文/金熹暻;譯/簡郁璇 既然此書以孩子為焦點所探討的第一個家庭問題是體罰,那麼就先窺探瑞典對體罰的態度吧。瑞典是世界上第一個以法律禁止父母體罰的國家,而以法律全面禁止各種體罰,則是在一九七九年。《兒童權利公約》是於一九八九年生效,等於領先了十年。 完整文章
文/銀色快手 別搞錯了!這裡不是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 所以不會有什麼把學生送進來,結業完畢就會成為魔法師這種事,絕對沒有。恭心學園是一所管教相當嚴格的住宿學校,創始人是有超乎尋常熱忱的教育評論家松田美昭,學校讓家長把難以管教的孩子送進來,協助培育出優良品格的乖學生並考上理想的學校。 完整文章
文/古屋兔丸;譯/黃鴻硯 我在一九八五年十二月觀賞了〈荔枝˙光俱樂部〉,那是我高二的冬天。 劇團「東京大木偶」(Tokyo Grand Guignol)由主理人飴屋法水於一九八四年創立,以暴力、血腥為題的耽美作風為人所知。成立後三年總共只發表四部劇,卻擁有絕大的影響力。就算把「當年觀劇時正值多愁善感時期」這個因素抽掉,我至今還是認為沒有其他戲比「東京大木偶」還來的衝擊。 完整文章
文/吳維寧 「負面情緒」有很多種,可能是大吼、大叫、大哭,也可能是無聲的抗拒和壓抑。無論是哪一種,都需要大人認真面對和協助。怎麼樣都別忘了:「負面情緒」是求救訊號!有一次我接到小雅導師的電話,希望我和雅爸可以找出個空檔到學校,她同諮商老師要和我們「談一談」。並且要求,一定要夫妻兩人共同出席。 完整文章
文╱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譯╱蘇文君 我在SKC表演《節奏五》那晚,波伊斯和其他許多人都是觀眾。我點燃了木屑,接著在星星的周圍走了幾圈。我剪下我的的手指甲和腳趾甲扔進火裡,接著拿了一把剪刀舉向我的髮絲──當時頭髮長度大概及肩──一把剪掉,再把頭髮扔進火裡。然後我就躺在裡頭的那顆星,照著那個形狀伸展四肢。 完整文章
文╱蘇珊.法露迪;譯╱李康莉 一天下午,我在奧瑞岡州波特蘭家中的書房裡工作,將一項之前的寫作計畫,一本關於「男性氣質」的書的成堆筆記放入檔案盒裡。當時我面前的牆上掛著一幅最近剛添購的鑲框黑白照片,照片裡的人物是一位名叫麥爾坎.哈特維爾(Malcolm Hartwell)的前美國軍人。這張照片是一項展覽的一部分,展覽的主題為作「一個男人的意義」(What Is It to Be a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