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照片提供/洪安妮 洪安妮 創作歌手,從高中參加吉他社後就開始嘗試創作,也做蛋糕、攝影、寫字,圓圓的大眼睛和一頭黑色長髮是她的標誌,用柔柔輕輕的歌聲唱出日常小事,比起深刻道理,更想給予大家好好生活的勇氣和遺忘的純真,育有柴犬阿奇,看久了會覺得一人一狗長得真是有些相似。 親愛的世界: 最近的你好嗎?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以《活了一百萬次的貓》享譽國際的繪本名家佐野洋子,與同樣詩名卓著,在日本有「國民詩人」之稱的谷川俊太郎,有過一次短暫的婚姻,維持了六年。《兩個夏天》於1995年出版後,即因隔年兩人仳離而斷版,是讀者一書難求的夢幻逸品,這本書終於在2018年由小學館重新企劃出版,造成了轟動。 本書由木馬文化首度引進台灣,副總編輯偉傑的領讀摘要如下: 完整文章
文/elish 本書以兄弟兩人相關的家族與友人信件為藍本,以富感情的筆調來敘述文森.梵谷這位傳奇性畫家,以及一生都在背後支持他的弟弟西奧.梵谷兩人的故事。我覺得這是很有意思的切入角度,作品中對於其人生轉折的詳細描寫也都令人邊讀邊不住的感嘆,啊啊啊,這就是兄弟愛啊!(我現在很冷靜,真的)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 1929 年出版的《戰地春夢》,美國中尉與英國護士在烽火中相戀相愛,卻逃脫不出戰爭的命運弄人,女主角最後難產死在醫院,海明威要寫男主角的絕望與無助,沒有控訴和說理,而是冷調卻充滿餘韻的幾句話:「一會兒後,我出去,離開了醫院,在雨中,走回旅館。」 海明威的結尾簡潔有力,但創作思緒卻是百轉千迴。《紐約時報》報導,他在 1958 完整文章
文/群星文化編輯室 「我寫這封信不是為了在你心裡埋下苦種,而是要拔除我心中的怨尤。為了我自己,我也必須寬恕你。人不能永遠把毒蛇養在胸前,也不能夜夜起身去培植園裡的荊棘。」 ——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 為了守護自己的愛情,一個人可以付出多大的代價?一百多年前,十九世紀的著名愛爾蘭文學家王爾德,就為了和同性友人波西的戀情,付出自己的聲名跟創作生命,從絢爛的舞台跌至谷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