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外送員:送餐機器人目前是值得感謝的存在

文/金夏永;譯/馮燕珠 外送難度最高的,要算是高層大樓或保安管制嚴格的地方。不是身體上的疲累,而是通常會花很長的時間。在高層大樓等電梯的時間很長,錯過一部往往要再等五~十分鐘,好不容易搭上電梯卻每層樓都停。有時還會遇到同行,「CJ大韓通運」從十四樓進來,到了十二樓門一開,「Barogo」也進來,九樓…

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人?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影集《洛基》(Loki)第一集,主角洛基(Loki,Tom Hiddleston飾)必須通過一道只允許生物通過的檢查閘,洛基忽然有點驚慌:「如果我是機器人但我自己不知道,那怎麼辦?」 以人類方式思考行動、搭配人類外形的人工智慧(Artificial…

「谷歌可能無意間製造出邪惡的東西。」馬斯克:AI會一路追殺人類,搭SpaceX 火箭也逃不掉

文/凱德.梅茲;譯/王曉伯 2014年11月14日,伊隆.馬斯克在前沿網(Edge.org)貼文指出,在「深度心智」(DeepMind)這樣的實驗室中,人工智慧正以令人擔憂的速度進步: 除非你直接接觸像深度心智這樣的團體,你根本無從知道它的進步有多快──它已接近指數型成長。這樣的情況可能在五年內就會…

腦袋空空的機器人美女,特別適合與酒客交談

文/星新一;譯/吳季倫 器子小姐 誰也沒考慮過要製造機器人。試圖造出一具能和人類一樣做事的機器人,無疑是白費力氣。真有那筆經費,倒不如拿去改良機械系統,提升生產效率。更何況急著找工作的人滿街都是,要幾個有幾個。 所以,這具機器人是興趣的產物。製造者是一家酒吧的老闆。這名酒吧老闆每晚打烊回到家後便滴酒…

日本長者對社交機器人的接納度極高,建立起深厚關係

文/諾瑞娜.赫茲;譯/聞若婷 八十七歲的佐伯節子住在西條市,這座位於日本西部的城鎮以釀造清酒聞名。她的丈夫六年前去世,三個孩子早就離巢高飛。〔作者註:這裡所說的年齡和年分都是出自二○一九年夏天刊登的報導,故以當時為準。〕結果就是她獨自一人住在山腳下的大房子裡。節子盡她所能保持社交生活──參加俳句聚會…

我們避談機器人的「感覺」,面對面時又怕「傷害」它們

文/雪莉.特克;譯/洪世民 2006 年春天,在 MIT 一間藝廊,林德曼表演了她跟艾辛格和多摩合作的成果。她在牆上裱貼了三十四幅她自己和機器人的素描。在一些畫中,林德曼呈現了多摩狀況外的表情,她看起來就像機器人;其他的畫則捕捉多摩熱切「投入」的時刻,而它看起來跟人無異。在這些畫裡,多摩和林德曼看似…

玩變形機器人玩具時,為什麼我們不喜歡用替代零件變形?

變形機器人玩具有時候用「替代零件」輔助變形。例如機器人的腳要變成車子,但是技術或成本無法支持讓腳掌直接轉換角度成為駕駛艙,所以用另一個零件代替。 我猜測多數人都跟我一樣,如果可以的話寧願選擇「真正的變形」,而不是這種「替代零件變形」。如果我可以直接扭轉腳掌的角度,讓它變成駕駛艙,豈不是更讚? 問題是…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被帥哥吸進戲院、越過沙丘,里長伯看到的是⋯⋯!?

科幻或奇幻小說改編成影視作品,有時為了節奏有時為了聚焦,必須做出適當的刪減,所以,如果閱讀鶲著,常常更能了解在影像敘事裡沒能仔細講述的設定細節。 另一方面,雖然「科幻」(未來、宇宙、人工智慧)和「奇幻」(中世紀、幻想生物、魔法與咒語)給人的印象完全不同,但本質其實幾乎相通,許多擅長其中一個類型的作家…

機器人可以取代你嗎?

若有得選,你希望機器人替你做哪些事?在戲劇作品《恐怖谷》裡,作家Thomas Melle的選擇是:演講。 Thomas Melle有躁鬱症,德國里米尼紀錄劇團在《恐怖谷》裡替他造了一個機器人(以下簡稱Melle🤖),整個表演,就是這個機器人翹著二郎腿在台上演講,以Thomas Melle的身份討論躁…

身為一臺無情的殺戮機器,我沒幹掉多少人,倒是追了很多劇⋯⋯

文/瑪莎.威爾斯;譯/翁雅如 在我駭進自己的控制元件後,原本可以就此成為瘋狂殺人魔,但我突然發現自己可以連上公司衛星的娛樂頻道訊號。於是,自那以後已經超過了三萬五千小時,這段時間我沒幹掉多少人,倒是──大概啦,我也不知道──幹掉了近三萬五千小時分量的電影、影集、書、舞臺劇和音樂。 身為一臺無情的殺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