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飯野亮一;譯/陳令嫻 現在日文稱微醺的狀態為「生醉」,其實幕府時代在江戶是稱「大醉」的情況為生醉。《物類稱呼》(安永四年,一七七五)記載「東國稱發酒瘋者為生醉,或是醉払。大阪稱為YOTANPO」。以下列舉關於生醉的句子。 「一醉心神漾,不覺醺醉時,但凡醉酒者,必言我沒醉。」(《萬句合》,明和八年) 喝得愈醉,愈是堅持自己沒醉。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我下定決心仔細重讀《雨月物語》始於2008年左右開始籌劃出版森見登美彥的作品《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 京都出身的森見多次自承深受《雨月物語》影響,幾乎可説奉為創作原點。 而且一查之下,這部江戶後期1776年出版的怪談,亦深深影響了後世的泉鏡花、黑澤明、平野啓一郎等人,何況溝口健二改編、因高度藝術成就而贏得威尼斯影展銀獅獎的同名電影。 完整文章
文/god8812000原刊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坦白說,這本《新參者》又讓我重新找回對東野圭吾的熱情了,意外地喜歡加賀刑警,也覺得治癒系風格的東野圭吾還蠻不錯,由於之前沒有接觸加賀恭一郎系列,想必日後要找來看看了。 這個故事由許多章節構成,每一個章節都與事件多少有些關聯,不一定是重要線索,但每個小故事中都有人性,例如我非常喜愛婆媳倆的互動,太可愛了。 完整文章
文/胡川安 或許是因為不喜歡太多觀光客,我去過淺草一次後,就沒有重遊的想法。觀光客不好嗎?也不是,我們都是觀光客。那排斥的是什麼呢?或許是擁擠,或許是不喜歡旅行團的那種浮光掠影,帶著觀光客到淺草寺,只為了找到一種刻意營造出來的「日本味」、一種消費的觀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