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比野塔 記得小時候放學回到家,還沒放下書包就先趕緊打開電視,為的就是那每天半小時的《哆拉A夢》。再大一點,發現別的頻道也會播出一樣的卡通,但有時候欺負大雄的人改叫「技安」,大雄求救的對象叫「小叮噹」,而被偷看洗澡的人也成了「宜靜」。 完整文章
作家和出版社因為版稅問題鬧不愉快,最近常常聽說。實際分析則可發現,多半是對版稅概念或計算方法的誤解。在此做點基本解說。 一、版稅的概念是什麼?怎麼算? 版稅是賣多少結算多少,計算公式是: 定價 X 銷量 X 版稅率 版稅制的版權(著作權)保留在作者身上,出版社取得的是一定年限之內獨家的複製出版發行銷售權。根據著作權法,合約未說明的權利全部保留在作者身上(所以你不用擔心簽了賣身契)。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對作家而言,自己的作品如果有機會譯成外文、進軍世界舞台,絕對是一大肯定;不過,我們也許會「理所當然」想像翻譯成英文、德文或者法文、日文……好吧,簡體中文這幾年也是趨勢,但是如果是泰文、韓文或者越南文呢?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打從與紀錄片《我們的那時此刻》同名新書出版時,我們便滿心期待採訪楊力州,好不容易等到專訪時間敲定,《我們的那時此刻》也已上映了一段時間,不僅專訪陸陸續續都已刊出,臉書動態時報也被楊力州映後座談相關訊息洗版,以為片子票房太好,他忙著處巡迴座談與受訪,結果是忙著「催票」。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二戰過後納粹瓦解,繼任的德國政府就開始扮演反省與贖罪的角色,至今在轉型正義上做了不少努力,其中包含這一項:禁止希特勒(Adolf Hitler)的自傳《我的奮鬥》(Mein Kampf)在德國境內以任何形式再版。不過一轉眼,《我的奮鬥》的版權即將在今年結束後到期、進入公版,屆時將有一群歷史學者打破這項 70 年來無人敢碰觸的禁忌。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雖然全世界使用華語的人口數量龐大,但因種種因素,在臺灣從事出版工作,總會覺得市場似乎很小,閱讀人口似乎很少,無論怎麼努力,銷量就是只有那麼一點點。要進軍中國市場,可能得要處理一些限制,但除此之外,彷彿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再使得上力。 完整文章
昨天下班前收到義大利 Marsilio 出版社的報價,要簽紀蔚然老師的《私家偵探》。跟代理討論之後,晚上就迅速敲定了這筆授權。簽下這本書的法蘭西絲卡‧瓦洛托(Francesca Varotto)是 Marsilio 出版社的總編輯,也是打造該社精彩北歐犯罪文學書單的幕後推手(賀寧‧曼凱爾和《龍紋身的女孩》都是她們出的書)。 完整文章
文、攝影/譚光磊 今年的法蘭克福特別冷。冷有兩重意思,字面上當然是指天氣:低溫接近零度,又下了好幾天雨,在外頭站個五分鐘臉就被凍僵了。法蘭克福大飯店(Frankfurter Hof)向來是書展會前會的大本營,露天雅座竟因此沒有坐滿。大家被凍得哇哇叫,紛紛往飯店裡跑,把原本就高朋滿座的大堂擠得水洩不通。 今年沒大書,卻有令人驚喜的新作品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全球出版業最注目的法蘭克福書展,於全球經濟停滯的背景下登場,並在英國作家魯西迪被伊朗抵制的緊張中開展,為期四天,參與人數比去年稍成長,版權交易活絡,數位科技廠商踴躍,增加了出版業對未來景氣的信心。 書展在 10 月 15 到 18 日,吸引 27 萬 6,000 人參觀,其中,參與專業展區的有 14 萬人,光是來自全球的媒體記者就有 9,900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