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不讀電子書的讀者有時會說「那是因為電子書書目太少」,已經習慣讀電子書的讀者有時會問「那本什麼什麼為什麼沒有電子書」,以Readmoo讀墨十幾萬本繁體電子書的數量而言,書目其實不能算少了,但讀者這麼說也不是想找碴,因為無論一個通路有多少書目,如果讀者找不到他要的那本,那麼書目就是少了。 電子書的書目為什麼比紙本書少?這問題有好幾個成因。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喜愛閱讀的人,除了書架上隨時要上演土石流的眾多紙本書,也可能選擇投入電子書領域,不僅不佔空間、還能隨買隨看,零時差享受閱讀時光。但從紙本書跨入電子書領域,有不少讀者總會想搜尋,是否自己想讀的紙本書,都能找到電子書版本。 在 Readmoo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樺榭出版集團(Hachette Book Group)旗下的大中央出版社(Grand Central Publishing),原訂於四月初出版伍迪艾倫的自傳《憑空而來》(Apropos of Nothing,暫譯),但在伍迪艾倫的兒子羅南・法羅反對、排山倒海而來的輿論壓力、及自家員工的罷工抗議下,日前已宣布取消該項出版計劃。 伍迪艾倫曾被指控於 1992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從紙本書跨進電子書,最難克服的不是文字書,而是圖像書。 雖然電子書的圖像可以放大縮小、更適合用不同比例欣賞整體或細節,更容易做色彩校準、而且長期維持正確色澤,更易攜帶更易保存,但用電子書看圖像書就是不大對勁。 有部分原因在於,某些圖像書的設計會一併把紙質、開本大小、翻閱狀態等等考慮在內,那樣的圖像書是一個整體,單把圖像抽出來單獨看,比較沒法子獲得創作者原來想要傳達的概念。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2019年第七屆版權營,邀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有的是將亞洲文學成功賣到全世界的版權代理,有的是買下好書的外國編輯,更不乏為知名影視公司尋找好故事的新銳書探。今年,以「從文字出發,朝世界邁進」為主題,聊聊彼此對書市的觀察。 亞洲文學在法國:推書必須誠實,好故事不需要天花亂墜 「大家都說,要嘛第一個賣出法國版權,要嘛就是法國永遠都不買,」在法國Editions 完整文章
文/劉芷妤 歷年出版經紀與版權人才研習營都是深受各出版社編輯、版權人期待的一期一會,可以在台灣就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出版人,暢談各國文化、書市的差異,這是在兵荒馬亂的各國書展都難以做到的。 2018第六屆版權營,同樣邀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他們有的是成功將手中的故事賣到全世界的版權代理,有的是買下台灣好書的外國編輯,他們聚在一起,究竟都聊什麼呢? 來自德國的Tim 完整文章
文/劉芷妤 歷年出版經紀與版權人才研習營都是深受各出版社編輯、版權人期待的一期一會,可以在台灣就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出版人,暢談各國文化、書市的差異,這是在兵荒馬亂的各國書展都難以做到的。 2018第六屆版權營,同樣邀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他們有的是成功將手中的故事賣到全世界的版權代理,有的是買下台灣好書的外國編輯,他們聚在一起,究竟都聊什麼呢? 完整文章
文/劉芷妤 歷年出版經紀與版權人才研習營都是深受各出版社編輯、版權人期待的一期一會,可以在台灣就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出版人,暢談各國文化、書市的差異,這是在兵荒馬亂的各國書展都難以做到的。 2018第六屆版權營,同樣邀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他們有的是成功將手中的故事賣到全世界的版權代理,有的是買下台灣好書的外國編輯,他們聚在一起,究竟都聊什麼呢? 完整文章
文/莊靜君 一九九七年四月一日,我如願以償地進入出版社成了編輯。歷經了手寫稿、量字表、切割板、傳真機的手作時代最尾端,快速進入了電腦、電子郵件、電子書、智慧型手機到雲端閱讀的網路時代。我們是最受挑戰也是最幸福的編輯,因為我們在最短的時間內,體驗了出版的大時代變化。 那時剛當編輯的我,負責的是最冷門的外文翻譯書, 每個月只需要編輯一本電影改編小說,也負責洽談為數很少的版權購買工作。 完整文章
※原載於【法律白話文】網站 大家是不是常常在買來的書後面看到「版權所有,翻印必究。」這句話呢? 但你們知道嗎?台灣的法律中並沒有保護版權這種權利喔! 蝦米~怎麼可能?!難道這句話是騙人的嗎? 免緊張~其實這句話中提到的版權指的是「著作權」這種權利,而揪竟著作權又是什麼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