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芷妤 歷年出版經紀與版權人才研習營都是深受各出版社編輯、版權人期待的一期一會,可以在台灣就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出版人,暢談各國文化、書市的差異,這是在兵荒馬亂的各國書展都難以做到的。 2018第六屆版權營,同樣邀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他們有的是成功將手中的故事賣到全世界的版權代理,有的是買下台灣好書的外國編輯,他們聚在一起,究竟都聊什麼呢? 完整文章
作家和出版社因為版稅問題鬧不愉快,最近常常聽說。實際分析則可發現,多半是對版稅概念或計算方法的誤解。在此做點基本解說。 一、版稅的概念是什麼?怎麼算? 版稅是賣多少結算多少,計算公式是: 定價 X 銷量 X 版稅率 版稅制的版權(著作權)保留在作者身上,出版社取得的是一定年限之內獨家的複製出版發行銷售權。根據著作權法,合約未說明的權利全部保留在作者身上(所以你不用擔心簽了賣身契)。 完整文章
定價銷售制是一帖藥,但藥效跟你想像的相反。它救不了小書店,反而使大連鎖系統獲得更多利益,並且讓經銷商遭受重創,不信你去看看韓國實施以後的現況。 它沒辦法保護出版的多樣性讓書種更多元,最讓人訝異的例子就是號稱定價制模範生的德國和法國,他們這幾年的書種數全是下滑的。德國從九萬六千種減到八萬二千種,法國從六萬三千減到四萬一千種。相反的廢除定價制的英國則從十二萬種增加到十八萬種。(相關報導) 完整文章
採訪/戴季全 ▶▶藝術家是有冒險性的,但是開唱片公司就不一定了──專訪馬世芳(上) 戴季全(以下簡稱戴):比較有趣的是你用的是DIY這個詞,在網路上面有一個自造者運動,那他們那個社群,我覺得你講的這個現象有點符合那個特徵,他是把生產者跟消費者結合在一起,我會自己玩,但是我會消費別人的音樂,別人也會消費我的音樂,所以從這個角度他們是在DIY。 完整文章
2016年二月起,台灣出版業沒有太多好消息,先是台北國際書展遇上瓶頸,再來是新任文化部長提起將考慮施行「圖書統一定價制」而引來一番激辯,更甚者,則是有作家出面抗議折扣戰的折讓問題,讓出版社決定縮減版稅以減少支出,嚴重傷害了創作者權益。將眼光從業內往外看,通路的銷售報表傳來令人痛苦的數字,再怎麼新鮮有趣的書籍題材與行銷策略,似乎勾不住讀者的心。 「讀者跑哪裡去了?」很多出版人驚慌地問。 完整文章
通常我們說出版業是內容產業,這話差不多只對了一半。因為台灣圖書出版業其實幾乎是不生產內容的。我們只向作者爭取授權,以獲得內容;當合約結束,授權就會返回作者。出版社通常並不擁有內容,只是一個暫時性的內容持有者而已。 反而做翻譯書的公司擁有的內容,還比做作者書的高,因為譯稿通常是買斷的。但買斷的譯稿其實也只是帳面資產,如果原著授權合約到期不續,那手上的譯稿也無法變成商品銷售。 完整文章
有推友問怎樣報價的問題: 老貓您好,不好意思一事請教,我朋友最近要訪談一位教授,需面談後整理、提綱要,最後編輯打字成一本書之文稿。不知您知道是如何計費,還是抽版稅?謝謝。打擾您了 通常一般文字工作外包或接案,屬性都比較單純,純翻譯、純審稿、純打字、純校對、純採訪等等,這些工作也多半有現成行情可以探聽,供需雙方很容易可以在價格上達成共識。但整合性的工作就不像這樣了。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全球出版業最注目的法蘭克福書展,於全球經濟停滯的背景下登場,並在英國作家魯西迪被伊朗抵制的緊張中開展,為期四天,參與人數比去年稍成長,版權交易活絡,數位科技廠商踴躍,增加了出版業對未來景氣的信心。 書展在 10 月 15 到 18 日,吸引 27 萬 6,000 人參觀,其中,參與專業展區的有 14 萬人,光是來自全球的媒體記者就有 9,900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