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蘇絢慧 國中三年級的時候,我認識了一個A段班的女生。 這女生自信、穩重、不卑不亢,既沒有嘲諷我這個B段班的學生,也沒有驕傲自己在前段班的成就。有一段日子我們一起打球,一起交換了在不同段班,所看見的生命風景。 這段日子,我經驗到前所未有的經歷;我獲得關注、被允許說出自己的感覺,我可以真的是我自己,我不用怕被嘲笑、漠視,被視為應該遭放棄的敗類。 完整文章
文/纓花 口述/吳佩玲 婦援會婚暴組專線在一九九七年的二月十四日情人節當天開線,一開線只有纓花與研究員 L 接電話開案子,我到二月底才加入她們的服務行列。一到職,沒有所謂的適不適應,立刻就忙得天昏地暗,每天中午一手接電話一手拿筷子吃便當地接個案。專線服務不過開張兩個多月,就收到七百個個案求援。 那時候的婚暴專線電話,透過全國性的報紙、電視廣告和 7-11 完整文章
文/張容兒 「我常常覺得大人很奇怪,要我們做的自己卻做不到……」 悠揚的吉他旋律響起,配上透明純淨的女聲,你可能會以為這是一場獨立音樂會。走近一點,裡頭卻傳來了熱鬧的歡笑聲。 「哈哈!看看誰是哆寶王!」 喔!你恍然大悟,原來是一場桌遊趴? 完整文章
文/小食曼 「我女兒沈迷3C沈迷到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教她,她真的很壞!」 某一次深夜我和朋友坐計程車時,司機大哥和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了一下我們要去的目的地,在某個紅燈停下時,他突然從後照鏡看著我們,問了我們的年紀,我們一邊笑而不答,一邊心想著「話題還沒結束啊⋯⋯其實不講話我們也非常OK啊(哭喪臉)⋯⋯」。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一把吉他、一個人,可以做多少事?能走多遠?能夠靠近多少人,又能用音樂記錄多少人的故事、撫慰多少人的心靈?或許光是這些問題,都已經讓你我心生膽怯,但是這卻是小賴每日實踐的人生;每天每天,她都在為這些問題延伸答案。 她是賴儀婷,大家都叫她小賴,她是一個非典型的音樂社工,也是一個一邊教著烏克麗麗,一邊演出的獨立音樂人。 完整文章
賴儀婷,外號小賴,用音樂做社工的獨立歌手, 她背著吉他靠近一個個傷痕累累的靈魂, 聽他們說故事,伴著他們寫下自己的歌, 藉由音樂的力量,找回遺落已久的自信與勇氣。 這條社工音樂路,也是賴儀婷的追夢之旅, 她從「無事可做」到「全台走唱」,從「街頭」唱到「社會的邊緣角落」。 儘管她不曉得這條路將通向何方, 但只要有故事的地方,她就會背著吉他往那兒去, 完整文章
文/賴儀婷 某天早上,我收到一位音樂圈老師的來信,為追夢的我加油打氣。我也回了一封信給他: 開始自己的音樂路以後,也學到很多,夢想只有真正往前踏了以後,才會看見路,而有再多熱情,都還是得面對市場的價值和競爭力,跟自己的關係。知道自己不足,除了更努力,也要懂得找自己的價值,才不會被淹沒在茫茫人海裡。 完整文章
在「《背著吉他靠近你》:賴儀婷(小賴)線上音樂說唱會」中,小賴演唱六首她「用音樂,做社工」的創作,並訴說在這六首歌背後,一段段充滿傷痕、渴望陪伴的故事,也分享她在創作本書時的心路歷程。六首歌,六個故事,要用音符,唱進你我心裡。 給小婕:用音樂做社工的初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