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地鐵站》是個描寫人生困境的故事。直白一點,講的是人生的「麻煩」。 人生是麻煩的集合,解決麻煩是繼續「生存」的基本條件,倘若要把「生存」進階為「生活」,得面對的麻煩就更複雜──《地鐵站》裡的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麻煩,主要角色遇上的麻煩還不止一樁,屬於「生活」的麻煩在不同性別不同年紀不同社經階級都會遇上。 完整文章
文/麥克.布斯;譯/李佳純 無論財閥是否唯一的罪魁禍首,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就是韓國人非常不快樂。根據二〇一八年聯合國「全球幸福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排名,韓國在一百零六個國家當中排名第五十七位,如果根據財富調整幸福感,排名還要再往下掉79。韓國自殺率為亞洲最高,通常是全球自殺率排名前五的國家。 完整文章
文/文薇 要寫下對於村上春樹這本經典小說的感想實在有些困難,提起筆困難,拿起書也很困難。反反覆覆練習了幾遍,總算找出最適合的輸出方式,完整地評價這本書。 有人說《挪威的森林》在講的是青春時期的愛情故事,兩個個性截然不同的女性,和一個不斷探詢自我的男性,他們三個共同交織出的戀愛關係。也有人說《挪威的森林》是紀錄著每個人青澀的學生時代,笨拙地學著怎麼感受愛和接受愛。 完整文章
文/巴斯特.班森;譯/辛一立 爭執是不好的?意見不合或許不是錯誤,但也無所幫助,因為我們沒學過如何有建設性地爭論。 今天有五分之一的美國成年人有某方面的焦慮症,其中三種與絕望相關(自殺,毒品濫用和酒精相關疾病)的自殺率在過去十年持續增加,導致平均壽命在數十年來首次下降。隱藏負面情緒並不能使其消失,它們會找到其他出口,代價是殺了我們。 完整文章
文/羅可 自殺一直是位於青少年十大死因之第二位,因此當孩子出現焦慮、憂鬱、沮喪,變得沉默或退縮,或是出現破壞等好鬥行為,在生理上有失眠等狀況,身邊的大人們就得多多留意。 「這是你們最後一次看我留言了。」 「我明天就會離開了。」 「再見。」 完整文章
文/伊恩.弗格森;譯/宋治德 作者伊恩.弗格森(以下回答部份簡稱弗)在《社會主義評論》談到他的新書《精神疾病製造商:資本社會如何剝奪你的快樂》。 問:憂鬱症和焦慮症令人們感到像是現時的流行病,討論的熱度越來越高,而且經常與失業問題合起來談。為什麼心理健康的相關議題近期會湧現出來? 完整文章
文/ 陳慶德  許多文化學者想透過「我們」語言特性,來探討韓國人的自殺問題,在我看來,情況比他們想像的還要嚴重與複雜。 首先,「我們」一詞已經帶出了「他者」的面向。沒有他人、與社會格格不入的他者,如何成就「我們」呢?因此,不僅僅是語言思維造就自殺的盛行,我們必須要放大到韓國社會整體結構、社會的公審,與他人的目光等,才有可能揭露韓國人自殺的真正面貌。 完整文章
文/盧郁佳(作家) 多年前,同事家住桃園通勤台北,抱怨當天早上因為捷運暫時停駛而遲到。即使捷運月台上,廣播含糊其辭「目前軌道發生異常」,但擁擠的人群個個心知肚明,有人臥軌自殺了。她說:「都要死了幹嘛還拖累別人,什麼時候不好死,專門選在大家趕打卡的時候來亂。」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