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伊恩.弗格森;譯/宋治德 作者伊恩.弗格森(以下回答部份簡稱弗)在《社會主義評論》談到他的新書《精神疾病製造商:資本社會如何剝奪你的快樂》。 問:憂鬱症和焦慮症令人們感到像是現時的流行病,討論的熱度越來越高,而且經常與失業問題合起來談。為什麼心理健康的相關議題近期會湧現出來? 完整文章
文/ 陳慶德  許多文化學者想透過「我們」語言特性,來探討韓國人的自殺問題,在我看來,情況比他們想像的還要嚴重與複雜。 首先,「我們」一詞已經帶出了「他者」的面向。沒有他人、與社會格格不入的他者,如何成就「我們」呢?因此,不僅僅是語言思維造就自殺的盛行,我們必須要放大到韓國社會整體結構、社會的公審,與他人的目光等,才有可能揭露韓國人自殺的真正面貌。 完整文章
文/盧郁佳(作家) 多年前,同事家住桃園通勤台北,抱怨當天早上因為捷運暫時停駛而遲到。即使捷運月台上,廣播含糊其辭「目前軌道發生異常」,但擁擠的人群個個心知肚明,有人臥軌自殺了。她說:「都要死了幹嘛還拖累別人,什麼時候不好死,專門選在大家趕打卡的時候來亂。」 完整文章
文/謝宛婷 大家都知道安寧照護是照顧著生命即將走向終點的人,然而,有的時候,生命還沒走向終點,選擇卻已經走向終點。走投無路的人生,也時常敲響著安寧照護的大門。 幻聽不時地慫恿著她自殺 水姨在她不斷被逼迫的人生中彈盡援絕,手邊盡是壞球。她想勉強撿起一顆投,卻發現,連投出這樣一顆球的權利都沒有。 我們就在這樣的狀況下,與水姨和她的女兒相見。 完整文章
文/國立台北大學中文系楊奕成老師 收錄於《瞎掰舊貨攤》之〈油桐花咖啡杯〉。大意是:某縣的縣長因為強制徵收民地,再與建商勾結,牟取暴利,中飽私囊,以致地主憂憤自殺。 被徵收的民地後來開了家咖啡店,而那位地主的外孫女雅婷在那裡打工。為了替外公討回一口氣,當縣長來光顧時,她「用雙倍的咖啡粉泡濃縮咖啡,用高濃度的咖啡因誘發縣長心律不整」,最後喪命。 完整文章
文/米歇爾‧施密特─索羅門、莉亞‧索羅門 在我們確認了個人有權自殺後,我覺得也該聊聊一般的殺人。我們可以殺人嗎?對於虔誠的基督徒來說,這件事情很清楚,因為「上帝」在十誡中禁止殺人。不過,身為非信徒,我們就無法援引「上帝的誡律」,必須以別的方式來說明,為何違反某人的意願去殺害此人是不該被允許的。 完整文章
文/佩姬.歐倫史坦 我希望讓她知道,她當然可以追求成功,但是更能在失敗後再重新站起來,受傷卻不受挫,難堪卻不難過。我希望讓她明白,她擁有許多內在與外在的豐富資源,她不需要總是當那個漫畫裡的完美女孩。 佩姬.歐倫史坦 佩姬.歐倫史坦(Peggy Orenstein)著有暢銷書《灰姑娘吃了我女兒:來自新興超級女孩文化前線的特急件》(Cinderella Ate My Daughter: 完整文章
文/村上龍;譯/張致斌 上原像是夢遊般被硬拖下公寓的樓梯,然後被押進哥哥停在停車場的小汽車前座,綁上了安全帶。車裡散發出在加油站買的芳香劑的味道。坐在後座的母親仍然雙手掩面哭泣,坐在駕駛座的哥哥則一直在講電話。醫生呢?哦,回去啦。那家裡只剩妳一個人嘍。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