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維寧 如果我們希望孩子能夠「好好做自己」,瞭解小孩天生的「能」與「不能」便很重要。而「感官統合」這個天生帶來的課題,常被大人忽視和誤解,在協助小孩發展自我和潛能時,成為絆腳石。 一個悶熱的晚上,我們幼兒園老師在晚上七點半回到辦公室進行研討。請來了一名職能治療師,研討「感官統合」的課題。 完整文章
文╱根本裕幸;譯╱葉廷昭 太溫柔也是一件很累的事 過於敏感的人也可以說是「太溫柔的人」。溫柔,當然是一項優點,但是有不少人過於溫柔,拒絕不了別人的要求,弄得自己身心俱疲。 現在的你已經提高自我肯定感,懂得以自我本位的方式,掌握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感了。 你正處在一個學習活用敏感的過程中,這時你不能再像過去那樣誤用溫柔,你要以自己為主,勇於拒絕對方。接下來,我將介紹這種思維。 完整文章
文/張鈞昀、朱思穎 色中有情,情而有色,兩者是融而唯一的現狀,人們會被色所吸引,被情所感動。 當晚台北下著小雨,但不影響青鳥書店這場閱讀分享會的舉辦,座無虛席,稍微晚一點來的聽者排站在青鳥入口,興致勃勃的期待著鄭治桂分享西洋美術史的故事,想窺探西洋美術史中情與慾的心情,不言而喻。 完整文章
每家書店,都是旅途上「黃昏裡掛起一盞燈」的客棧,收容旅頁書人疲憊而不安頓的心。 因此,寫到書店,便不只是「一個人開了一家店」這樣的故事而已。寫到書店的事或開書店的人,裡頭應該流瀉著光與熱,理想與夢想,信念,品味,人情,以及個人價值觀,若捕捉不到,就會像走馬看花般浮泛。 完整文章
文/Carla F. Padilla 有天早上在農田吃早餐時,我問爺爺:「臺灣在那兒?」 叔叔在那邊上班,我也想去臺灣,因為他寄回來的玩具與巧克力都從臺灣那兒來。 當時我才八歲,年幼無知。爺爺指著我視線可及的農田遠方說:「臺灣就在那裡。」他說不管多遠都會陪我走到那邊,去那兒拿玩具。 完整文章
文/廖彥博 《北平無戰事》是一部精彩萬分的懸疑諜戰小說,之所以精彩,除了情節之外,還在於小說的時空背景:那令我們既熟悉又陌生的一九四八年北平城。 二十一世紀初的台灣,關於「民國」的符號在我們身邊仍然隨處可見:買早點時從口袋掏出有蔣中正頭像的硬幣、報紙或公文書上的民國年號、以及不一定出得了台灣島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