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宋尚緯 在大家看這本書之前,我想先跟大家說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有關吃藥。 我第一次吃身心科的藥物是大學的時候,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吃。後來我描述這件事情幾乎都是這樣說的,「我不吃藥是因為那會讓我感到一切都失控著,即使看起來是好的,我在藥物有效的時候不會傷心了,也不會再做出很多傷害自己的事情了,但這件事情是這樣的──那是那些藥物跟我交換的人生,不是我的人生。」 完整文章
我喜歡散文甚於小說,讀散文像交友,聽作者講述生活經驗、生命故事,對我這種人際關係不佳,生活單調,見不多識不廣的人來說,讀散文宛如打開一個窗口。讀小說像是聽遠道歸來的人訴說沿途的傳奇見聞,聽得入迷,終究是虛虛實實第三方的故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