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福爾摩斯」系列作品中,有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 這個原名〈The Adventure of the Devil’s Foot〉的短篇,當年讀的中譯版本將之譯為〈魔鬼之足〉;故事從一位地方鄉紳與牧師聯袂拜訪福爾摩斯談起,提及鄉紳到村中拜訪自己家人的隔日重返,赫然發現妹妹亡身,兩個兄弟發狂。鄉紳驚駭莫名,認為這起事件與魔鬼有關。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原作者同意轉載 初讀下村敦史的《生還者》時,俺本來以為會讀到大量專業知識。 小說情節裡有時會出現專業或冷門知識,有的小說裡這些知識有必要出現,因為它們可能與劇情推展有關、與橋段氛圍有關、與角色設定有關,或者與主題有關;有的小說裡,知識出現大約就只是作者在炫技。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你也有一本想要感謝的書嗎? 這本書,可能讓你看見不一樣的世界,啟蒙不同的思維,將你拉出身心靈的深淵,激發你寫作的慾望,甚至改變人生。如果你閱讀,你可能就有這麼一本想要感謝的書。 BuzzFeed在2017年末訪問了二十二位作家,請他們在感恩節期間各自選出自己今年想要感謝的書,作家們的理由與選擇各異,有些頗出人意料,有些趁機替自己打廣告。以下是其中六位的選書及選書理由: 完整文章
偵探小說中的愛情越少越好。…… 隨意而敷衍的愛情故事比毫無情愫的作品糟糕得多, 既然案件必須放在第一位,那麼愛情還是離遠點好。 ──《謀殺也得做廣告》(Murder Must Advertise)作者桃樂絲‧榭爾絲(Dorothy L. Sayers) 早年閱讀推理小說時,總覺得故事裡的偵探主角是很「禁慾」的。 這個印象或許是從夏洛克‧福爾摩斯(Sherlock 完整文章
文/霞月(畢業於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歷史系,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成員)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推理小說自愛倫坡〈莫格街凶殺案〉(The Murders in the Rue Morgue,1841)伊始,至今已將近兩百個年頭。無數的作家紛紛投入這個文學領域,創造出許多膾炙人口的名作與名偵探。即使沒有讀過推理小說,也該聽過夏洛克‧福爾摩斯(Sherlock 完整文章
如今,前行是地獄,後退也是地獄,除了真相再也沒有別的能拯救他。 不管真相有多殘酷,人們只有接受現實才能活下去。 ──杉下右京 前些日子舉辦的台北國際書展,在會場上偶遇許久不見的友人 N。 「新年快樂,猴年行大運!第一天來書展嗎?你覺得今年狀況如何?」 「走道好像比去年更寬一些了,也不會悶熱到要脫外套……電扶梯底下那個賣鬆餅的攤位是不是變大了啊?」 完整文章
在推理小說世界之中,我們何其有幸碰到卜洛克的馬修‧史卡德系列, 我們的閱讀不可奢侈一些、貪婪一些,此時不如此更待何時? ──唐諾 幾個星期前,出版界友人 G 循例在平安夜辦了場聖誕趴,捷運大安站附近一家坪數不大的咖啡館擠進了四五十名同業(來來去去應有破百人),吃披薩喝紅酒配臭豆腐邊聊工作二三事。 友人 A 談及 2015 年的熱銷話題:「誰想得到賣最好的,是一本沒有字的書?」朋友 B 完整文章
不在場證明、暗號、做案手法、交易。一個神祕的黑暗組織。 唯一看透了真相的,是一個外表看似小孩,智慧卻過於常人的名偵探柯南! ──《名偵探柯南》動畫開場白 談起「推理閱讀啟蒙書」,名偵探夏洛克‧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與怪盜亞森‧羅蘋(Arsène Lupin)的兒童改寫版故事,應是多數人共同的答案。 完整文章
「我一直想發揮自己的理科知識寫小說,而付諸實行的成果便是《偵探伽利略》。書中的科學知識……(中略)……理論上是可能的,但是否可行並未經過驗證。這是當然的,要驗證就得殺人了。」 ──東野圭吾(摘錄自《大概是最後的招呼》) 在談論推理小說的各種場合,或是當朋友知道我嗜讀推理小說時,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是:「『推理』這個詞有個『理』字,喜愛的人是不是理科背景的比文科多得多?」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