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奕齊 臺灣酷兒運動的戰鬥路線是向邊緣挺進,荷蘭同志運動則是挺著胸往社會中心邁去。 2008 年 3 月中旬,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宣布,入夜之後,在知名的馮德爾公園中「公幹」(public sex)將是合法行為,只要當事人不影響到公園其他遊客,同時完事後不遺留垃圾即可。這種大方開放的作風令人咋舌,然而阿姆斯特丹警方此舉,其實是為了讓公園中尋尋覓覓的同志得到更多保障,以降低遭受攻擊的可能。 完整文章
文/穆琳 家屬的期待違背了病人的意願,怎麼辦? 念醫學院時,我們學過許多不同種類的「醫病關係」,卻從來沒學過如何與病人的家屬相處,或是更糟糕的情況:當家屬的意見與病患的意願相左時,我們該怎麼做。 每當遇到不曉得該如何處理的狀況時,我總會問同事的意見,就像這一次。 「如果家屬的意見與病患的意願不一樣時,該怎麼辦?」我剛結束與病人的兒子通的電話,煩惱地問身邊年長幾歲的同事。 完整文章
文/朱利安‧巴吉尼 想像你最畏懼的事情,曉得它終究會來到,而且完全無法加以阻止,但並不是因為實際上無能為力,而是因為這是非法的。想像你在世上最愛的人正在受苦,而他希望你幫他解脫這樣的折磨,但同樣地,你還是愛莫能助,不是因為你沒有實際的方法可以幫他解脫折磨,而是因為你沒有這樣的法律權利。 完整文章
文/商業周刊提供 如果有機會沿著雙北的自行車道騎一圈,你可以發現沿途一群又一群的流浪狗,綿延不絕。這個景象並不特別,台灣許多地方流浪貓狗只有越來越多,從未減少。在許多人眼中,這是個複雜難解的問題。當本刊編輯部內部討論這次動保的議題時,也曾這麼認為。 完整文章
文/口羊 愛媽們的事蹟早該有人寫了,她們既是拉動了動保組織社群和公部們做為的人,也是最卑微、日日在第一線做那希羅神話裡薛西弗斯苦役的人。 ──朱天心,《狗媽媽深夜習題》推薦序 假日逛市集、花市時,你可能看過志工媽媽帶著一群小狗鼓勵民眾認養;你也可能偶爾在流浪貓狗聚集的河濱公園、橋下或郊外,看過愛心媽媽帶著食物認真的餵養這群無家可歸的毛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