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子離群索書】魔手少女、金色怪物、群賊、亂世與人心的陰陽交界

長篇小說開頭太重要,有的開不好,悶,讀幾頁便放棄了,有的吸引你一路讀下去,欲罷不能。恒川光太郎《金色大人》,一開始便讓我好奇,想知道然後呢?然後,一部厚厚的小說便讀完了。 喜歡《金色大人》的開頭,是因為牽涉到安樂死的話題。不是現在我們提到的安樂死,而是真正的安樂的死亡──既安且樂,在祥和夢境般的情境…

這些令人欽羨的「荷蘭意象」並非荷蘭與生俱來

文/陳奕齊 臺灣酷兒運動的戰鬥路線是向邊緣挺進,荷蘭同志運動則是挺著胸往社會中心邁去。 2008 年 3 月中旬,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宣布,入夜之後,在知名的馮德爾公園中「公幹」(public sex)將是合法行為,只要當事人不影響到公園其他遊客,同時完事後不遺留垃圾即可。這種大方開放的作風令人咋舌,然…

當病人只能靠醫療儀器維持生命,他的身體該由誰做主?

文/穆琳 家屬的期待違背了病人的意願,怎麼辦? 念醫學院時,我們學過許多不同種類的「醫病關係」,卻從來沒學過如何與病人的家屬相處,或是更糟糕的情況:當家屬的意見與病患的意願相左時,我們該怎麼做。 每當遇到不曉得該如何處理的狀況時,我總會問同事的意見,就像這一次。 「如果家屬的意見與病患的意願不一樣時…

協助自殺究竟是種道德錯誤,還是必須加以合法?

文/朱利安‧巴吉尼 想像你最畏懼的事情,曉得它終究會來到,而且完全無法加以阻止,但並不是因為實際上無能為力,而是因為這是非法的。想像你在世上最愛的人正在受苦,而他希望你幫他解脫這樣的折磨,但同樣地,你還是愛莫能助,不是因為你沒有實際的方法可以幫他解脫折磨,而是因為你沒有這樣的法律權利。 就我而言,我…

瓊瑤寫給兒子和兒媳的一封公開信:預約我的美好告別

文/瓊瑤 親愛的中維和琇瓊: 這是我第一次在臉書上寫下我的心聲,卻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封信。 〈預約我的美好告別〉是我在《今周刊》裡讀到的一篇文章,這篇文章值得每個人去閱讀一遍。在這篇文章中,我才知道「病人自主權利法」已經立法通過,而且要在2019年1月6日開始實施了。換言之,以後病人可以自己決定如…

賴清德數字管理學 流浪犬三年少一半

文/商業周刊提供 如果有機會沿著雙北的自行車道騎一圈,你可以發現沿途一群又一群的流浪狗,綿延不絕。這個景象並不特別,台灣許多地方流浪貓狗只有越來越多,從未減少。在許多人眼中,這是個複雜難解的問題。當本刊編輯部內部討論這次動保的議題時,也曾這麼認為。 但,在由童子賢出面召集的座談會中,我們卻很意外的聽…

HIV 研究員:我差一點就感染愛滋了⋯⋯

文/霍特(Nathalia Holt) 針刺穿了兩層手套,刺入我手指的柔軟皮膚裡。這樣快速一刺,不痛不癢。我坐在排風櫃前,一動也不動,只是試著理解剛剛的事情有多嚴重。 我的實驗室位在洛杉磯川流不息的日落大道下面,坐落在洛杉磯兒童醫院的動物研究機構裡。繁忙的道路上人山人海,但下面的實驗室是我有生以來見…

深夜裡的天使:狗媽媽深夜習題

文/口羊 愛媽們的事蹟早該有人寫了,她們既是拉動了動保組織社群和公部們做為的人,也是最卑微、日日在第一線做那希羅神話裡薛西弗斯苦役的人。 ──朱天心,《狗媽媽深夜習題》推薦序 假日逛市集、花市時,你可能看過志工媽媽帶著一群小狗鼓勵民眾認養;你也可能偶爾在流浪貓狗聚集的河濱公園、橋下或郊外,看過愛心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