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把那些刻板印象的恐怖詛咒,都變成祝福。」——專訪《尖叫連線》作者陳栢青

文/愛麗絲 「我那時候就是喜歡華康少女體的高中生啊,電影前半段還想說配樂好吵在幹麻、看不懂啦,結果貞子爬出來的時候,跟著整排觀眾嚇得往後逃作鳥獸散,連瀏海也不梳了!」陳栢青對經典恐怖片《七夜怪談》的記憶,是「在戲院恭迎整個世代的恐怖」,七天死限的恐怖詛咒,也成為新作《尖叫連線》的關鍵元素之一。「我要…

你以為這十部經典恐怖片已經夠嚇人?那可能是因為你仍未讀過原著⋯⋯

編譯/Waiting 相信對喜愛恐怖片的人來說,能與其他人一起在黑暗的戲院裡,或是窩在沙發上,享受那種受到驚嚇而全身一震,接著因為自己的反應而與旁邊的同伴一同笑出來的感覺,絕對是生活的一大樂趣。 然而,如果你想追求的是更深入的恐懼感,那麼翻開一本精采的恐怖小說,則可能會是個更好選擇。畢竟,閱讀小說是…

母女關係有時候像是最終極的恐怖片

李屏瑤 我心痛的領悟了一件事。 如果我一味拉著女兒,最後這牢牢繃緊、岌岌可危的線就會應聲斷掉,我會就此失去女兒。 但那不代表我理解了,或是同意了。只是將我手中的線放鬆,退讓了一步,使女兒能夠走得更遠一些;只是拋下期待、拋下野心,持續拋下某樣東西退開罷了。女兒當真不曉得這有多困難嗎?是佯裝不知,還是不…

不敢看恐怖片的恐怖小說作家超認真的工作與生活態度──專訪笭菁

文/犁客 「我不敢看恐怖片。」笭菁講得很直接。 當然,寫恐怖小說的作家不一定要熱愛恐怖片,不過完全不敢看未免有點誇張;笭菁解釋,「恐怖片不是都會用聲音故意嚇你嗎,我最怕那個了。」 音效的確是許多恐怖片的重點之一,擺置得宜,效果會好得令人意外。 話說回來,笭菁會成為暢銷小說家,也是意外。 笭菁並不是從…

詩承載了我對語言的過度依賴與過度不信任,讓我在暫停的能指上苟且偷安。

文/張詩勤 「蒙昧」、「啟蒙」、「除魅」、「復魅」是這本詩集的四個主題。我覺得它們不只是文明發展歷程的描述,也是個人成長過程的寫照。其中「啟蒙」和「除魅」就是民智初開,最後決定其文明樣式的青少年時期吧。那段時期,不論學校制服或者自殺消息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生活中的任何事物都成為傷口。對先進國家來說有如…

殺人魔在萬聖節──恐怖片迷懷舊經典《月光光心慌慌》

文/但唐謨 一年中總有些特別的日子做特別的事,例如失戀了想大哭可以挑情人節哭,找不到理由狂歡可以找耶誕節;而一年之中也有最適合尖叫的節慶日,讓你可以享受和看恐怖片同樣的刺激:嚇人,和被嚇。這樣一個不平凡的日子,當然要選最黑暗、陽光最少、陰氣最重、視線最差的時候,例如我們傳統的農曆七月,以及西洋習俗中…

【GENE思書軒】從前讓我們保小命,現在讓我們找刺激──「恐懼」究竟是怎麼回事?

恐怖片恐怖嗎?鬼屋和凶宅恐怖嗎? 我不知道。老實說,我這輩子最想看到的東西,就是鬼!不過我其實不相信會真的看到鬼,所以也沒積極去那些鬧鬼的地方探險,因為通常真的會嚇到我的,恐怕是自己。 我並不特別愛看恐怖片,也不太瞭解為何有人愛看恐怖片,如果真的要找刺激,還不如一腳把你老闆或上司辦公室門踹開,進去大…

【張耀升之黑是最溫暖的顏色】讓空間悄悄說話:溫子仁《厲陰宅2》的恐怖風格

文/張耀升 近幾年,溫子仁除了自己導演的驚悚片與恐怖片無一例外地獲得成功之外,由他監製的恐怖片如《安娜貝爾》、《鬼關燈》也同獲好評,一系列恐怖片的成功使他晉升當代恐怖大師。在溫子仁之前,恐怖曾有一段時間的沈寂,陷入窠臼難以突破,溫子仁的恐怖與以往恐怖片有何不同?是藉由哪些電影技術來形塑「溫式恐怖」風…

【特稿】陳栢青:尖叫女王

文/陳栢青 倒臥的人形。床墊上濕黏黏污漬,一整個晚上答答滴滴,沿著聲音畫出虛線往下鋪沒完沒了滴落。或者該煽情的加上窗外閃爍不停的紅燈。以及銘黃分隔線外窺探的眼神。那時你會想到什麼? 謀殺現場。 這下好了,所有的人都知道包皮王住院了。問題只是,跟誰?發生什麼?為什麼?

【elek之真是個顯而易見的圈套】遊行前夕的愛死記憶

通過做愛「抓交替」,這種無名「惡靈」只有被纏上的倒楣鬼看得見。它會化身各種形象——你的至親好友或一臉欲求不滿的陌生人——相同的是突然進入視野,直直朝你走來,千萬,不要待在只有一個出口的房間(以利隨時逃跑),不要被它碰到,否則後果自負…… 這是 2015 年電影《It Follows》的劇情,許多人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