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Big Fish,采實文化授權轉載 不知大家是否想過,人之所以為人的特點是什麼?或許你會說,因為我們有思想,可以自主行為,對自己的行為是有「意識」的。那麼腦部受傷的人無法自主行為,是否就代表他們沒有意識呢?嬰兒也無法自主行為,狀態與這些人類似,是否也沒有意識?「意識」聽起來很抽象,具體來說又是什麼呢?如果你沒有確定的答案,那一定要來看看這本書,書裡的許多例子與知識,頻頻讓人驚奇。 完整文章
文/安卓恩.歐文 我在艾咪床邊觀察了將近一個小時,才終於看到她在睡夢中靜止不動的身軀做出了一些動作。艾咪現在躺在一間加拿大的小醫院裡,著名的尼加拉大瀑布離這間醫院只有幾英里遠。 老實說,喚醒艾咪的舉動似乎沒什麼意義,甚至可說是有一點無禮。畢竟艾咪已經被診斷為植物人,而植物人雖然仍會有呈現半睡半醒的時候,但這對評估他們的病況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參考價值。 完整文章
遙想當年來台灣降轉唸僑生大學先修班,原本是要考被戲稱為「醬料系」的那個系,可是後來卻唸了據說會終身科科的生科系,在僑大引起好一陣風波,回家也差點家庭革命,因為我當時的成績可以進第三類組所有科系,包括所有大學的醬料系。 完整文章
文/沈克爾博士 我因為工作關係,常往返加拿大、美國及世界各地,已經數不清見過多少孩子了。孩子各式各樣,但壞孩子,我從沒遇過。 孩子可能表現自私、不敏感,甚至讓人感覺似乎不懷好意;拒絕專心;動不動就大叫或動手推人;或者講不聽,直接對人充滿敵意⋯⋯。我很清楚這些例子不勝枚舉,因為我也是個父親。但是壞孩子?我從未見過。 完整文章
文/閱樂書店林哲安 邁入中年,她決定重新探索自我,那是她甫完成《多桑與紅玫瑰》之時。這本書,寫的是她的母親、以及那個時代,但在完稿後,才驚覺,原來,這些字跡,也寫的不只是母親、也是自己。在生活、愛情、成就與存在間躊躇、擺盪的自己;為了現有的教師身分,隱身於校園中,逐漸忘卻真實的自己。 為此,她展開一場探索的旅行。找尋這些年來生活、工作的目的,以及逐漸失去的熱情。 2006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