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初讀《其實你不懂我》(You Will Know Me)的時候,俺不大明白這個故事「懸疑」在哪裡,也搞不懂為啥史蒂芬.金(Stephen King)會在他的推特上吶喊,「這本小說實在太了不起,讓我冒出一身美好的冷汗。」(What an excellent novel. Gave me the creeps in the best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喜歡美食的人,不見得喜歡讀廚師寫美食的書;喜歡旅遊的人,不見得喜歡讀旅人寫遊歷的書。會烹調菜餚和會規劃行程,不見得就會知道怎麼用文字敘事,更別提吃食和移動,真正進行的感覺相當私己、相當個人,作者的文字描述再好、搭配再多修飾過的照片,都無法替代「親身體驗」這件事。 完整文章
文/芭娜.阿拉貝得 如果你沒有遇過戰爭,那你可能以為炸彈只有一種。其實炸彈有好多好多種。我學東西學得很快,所以很快就知道炸彈的種類。有一種分辨的方法是聽炸彈的聲音。 有一種炸彈聲音很尖,會像口哨一樣尖叫好久,最後是很大聲的轟隆隆。 另外一種聽起來像汽車引擎,哼嗚、哼嗚,然後再轟的一聲。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雖然沒去倫敦書展,在我常看與聽的新聞和推特上,不時有訊息進來。檢視這些訊息,挑和數位相關的訊息,分享我的觀察: 「平盤就是上升 」(Flat is the new up.) 的時代 有聲書興起的時代 (Rethinking Business, Rehearing Audio.) 位在中數位時代(Mid-Digital Age)的價值 平盤就是上升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2月22日是公司登記成立的日子,走過2018年2月22日,Readmoo正式邁進第六年。2012年一群熱愛閱讀的朋友,一起成立了這家公司。那時候臉書的「開心農場」熱鬧滾滾,當紅的推特剛推出中文介面,而美國Goodreads社群閱讀網站使用者也正狂飆增加。 完整文章
文/凱莉.麥高尼格 我是在二○○九年五月知道推特的存在。 還記得在那之後不久的某個晚上,我坐在家裡的沙發上看著新設定好的推文欄(可依發文時間讀他人推文的推文總覽)。每過幾秒就會出現新推文,想按的新連結堆積如山,來自世界各地的有趣推文也持續出現。 完整文章
文/林照真 科技先行後,新聞被迫調整面貌與型態,這樣的例子經常發生在社群媒體身上。《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就曾經報導,美國發現頻道(Discovery Channel)發生工作人員遭挾持,這個訊息便是由民眾首先從推特發出而成為眾所矚目的社會新聞,並非由傳統媒體率先報導。可見在速度上,傳統媒體已經無法和推特等新媒體競賽(Farhi,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當我們正擔心Facebook、Youtube等網路媒體會排擠人們閱讀的意願時,推特也正試圖將自身的社群平台特性與文學結合。但除了改變文字的長度之外,還有沒有別的敘事方式呢? 美國一位攝影師瑞秋.胡林(Rachel Hulin)就在1月17號推出了全世界第一本Instagram小說《嗨,哈利;嗨,瑪蒂達》(Hey Harry, Hey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我從沒有像現在這麼想要擁有魔法過。」6月24日,英國公布脫歐公投結果,在得知 48.1% 的留歐陣營以不到 3% 的差距敗給脫歐派之後,J.K.羅琳(J.K. Rowling)忍不住在推特上沮喪地說。 I don't think I've ever wanted magic more. https://t.co/gVNQ0PYIMT —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