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不止一位作家說過,長篇小說比短篇小說好寫。甚至有作家建議,如果你是個新手作者,就先從長篇寫起。 這乍聽之下不大合理──粗略估算,短篇一篇一萬字,長篇一本十萬字,光是打字時間就差了十倍,想像起來不會比較「好寫」;寫短篇時要重讀或修改前面的段落,稿紙往回翻兩張(或者現在更可能的狀況:滑鼠滾輪向上捲一下)就可以了,寫長篇的話要找就很麻煩(搞不好還找不到)。 完整文章
瀨尾麻衣子的《接棒家族》是一本相當巧妙的小說,在具有一個戲劇性十足的故事設定之餘,卻也透過平靜淡然的筆觸來描繪情節,最後則讓這個理應不太尋常的成長故事,散發出一種溫煦氣息,就這麼緊緊抓住讀者的心,讓人看到一個擁有三個爸爸與兩個媽媽的孩子眼中的日常是怎麼回事,同時也藉此討論了「何謂家人」這樣的主題。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同一個故事,透過不同表現形式,會有不同講述方法,帶給閱聽者的感受也會出現差異。倘若看過同一個故事的小說與影視作品,最該注意的其實不是「是否符合原著」,而是創作者如何利用不同表現形式的優點講述故事。 所以,如果對一個從小說改編成影視作品的推理故事有興趣,那麼無論先看原著還是先看改編,該在意的都不是爆不爆雷,而是這些使用不同表現形式的創作者們這樣殺,還是那樣殺?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某個晚上喝酒的時候突然想重讀一本書,一本情節有趣、塞了一大堆八零年代各種流行典故的小說,然後記起這書塞在故鄉老家的書櫃裡,然後想到這書的續集前陣子出版繁體譯本而且兩集都有電子書,然後買了馬上讀──結果不只重讀這本書,連續集都一起讀完了。 恩斯特.克萊恩(Ernest Cline)的《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完整文章
同一個故事,透過不同表現形式,會有不同講述方法,帶給閱聽者的感受也會出現差異。倘若看過同一個故事的小說與影視作品,最該注意的其實不是「是否符合原著」,而是創作者如何利用不同表現形式的優點講述故事。 「推理跑讀事件簿case. 06」將介紹幾個既有小說、又有影視作品的故事,和大家一起比較,並從中學習「閱讀」文字與影像的技巧。 時間:2022/01/13(四)20:00-21:00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本文涉及《沙丘》小說及電影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相當緩慢地讀完《沙丘》(Dune)小說第一部,也看了同名改編電影。 電影的改編其實不壞。視覺設計很好──這也是身兼導演及編劇之一的維勒納夫(Denis 完整文章
文/料歐吉 在貓的表演呈現,我是以偏類寫實的做法,太過於寫實的畫法會讓畫面生硬,角色們呆若木雞,這是一種感覺,就像我們可能會喜歡一本筆記本的外觀,但要真的產生情感是在寫進字句之後。⋯⋯我主要還是要呈現貓與人之間的互動溫度,因此適時的加了些較像人的表情但也不能過於太卡通般的活潑。 ──阮光民,《獵人們:貓爸爸、李家寶》後記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們講到「改編」這個詞的時候,其實可能指稱很多種截然不同的狀況,將某一件或某幾件真實事件加入虛構或各取部分相互組合、變成故事,稱為改編,將某個故事從一個形式變成另一個形式(例如從漫畫變成電影)也叫改編。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今年奧斯卡金像獎入圍名單近日已揭曉,所有電影人與影迷們皆引頸期盼,更有不少人預測、分析最終獎落誰家。 一部電影的劇本,除了編劇原創外,現有許多不同類型的作品,皆可用作改編素材。若分析近年最佳改編劇本獎(Best Adapted Screenplay)得獎、入圍名單,或許我們將能稍稍預期奧斯卡評審們的偏好。 2020 年 得獎者: 《兔嘲男孩》(Jojo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