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比野塔 想像一下每天的日常:出門、搭捷運、進公司、打電腦,用餐之後再打電腦,然後搭捷運回家。原本也該如此的今日,突然從捷運站走到公司的路上,撞見一隻母雞。你停下來開始思考,雞是從哪裡來?又要到哪裡去?現在我該做些什麼? 這就是生活戲劇化的瞬間:發生一件不在預期內的事件,中斷原本的模式,進而觸發人們的想像。而這也是劇場導演楊景翔與陳仕瑛希望能在華文朗讀節中創造的體驗。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約翰‧伯格(John Berger)和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有許多共同點,兩個人都寫藝術和文學評論,都關心公共議題,他們分別寫下了《觀看的方式》和《論攝影》,成為視覺藝術和攝影領域重要的批判性理論,兩人同時也創作小說和短篇故事,伯格寫過劇本,桑塔格拍過電影。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租用公車有時間限制,深夜下班後就不能租了;」陳虹任說,「但我又認為這支片子必須要有夜晚的氛圍,所以只有入夜之後才能拍。加上製作費只夠租兩天,所以算一算,我只有八個小時可以用。」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幾年前,我在網路上看過一系列照片,拍的是在地鐵中閱讀的人;」陳寶旭說,「那時我就在想:把『移動』和『閱讀』兩個概念結合起來,很有意思。」 陳寶旭是資深的媒體及電影監製,在2011年創立「逆光電影」公司,曾經在2012年代表臺灣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項的《逆光飛行》,就是她監製的作品。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侯俊偉;作品提供/霧室 對霧室的第一個印象,是《殺戮的艱難》的封面,長滿刺的倒立樹幹,每次再版時就加一朵小紅花,象徵枯木開花,讓這本書精神獨立起來,有了自己的時間感。 完整文章
同一個文本,會被不同編輯製作成完全不同的樣子,不一定每一本都是最佳詮釋,賣得最好的說不定其實很粗糙,做得精細的說不定曲高和寡。編輯的過程其實就像瞎子摸象一般,每一個人只看見自己想看見的部分。是啊,編輯很任性的。 但編輯是如何把文本「編」成一本書的樣子呢? 完整文章
台灣的電書市場對許多人而言都是一個恨鐵不成鋼的地方,紙書這麼蓬勃(我是說書種數),電書卻那麼虛弱。 (參考一下我對暢銷書同步率的觀點) 宣稱要進入台灣市場的蘋果 iBooks 書店台灣館,遲遲開不成店(本來進度比台灣館慢的中國館如今都開張了),預告要在本年底上線電子書的博客來,目前可能正苦於 EPUB 完整文章
文/鄭圓鈴 很多人認為要培養閱讀能力沒什麼太複雜的技巧,就是大量閱讀,大量閱讀自然就會增加很多的背景知識,進而提升閱讀能力。 大量閱讀的確是需要的,尤其在剛起步學習的時候,大量閱讀可以幫助我們認識、接觸這個世界,可以讓我們快速累積很多知識。透過大量閱讀,也許可以培養出一個知識豐富的小孩,但是他未必能成為一個有想法,有創造力的人。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