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子離群索書】文學一甲子,仍然很年輕──談吳晟其人其詩

觀看紀錄片《他還年輕》,有一段吳晟說要趁頭腦沒壞掉前多寫一些文章。我聽到的是「壞掉」,字幕是「花凋」。 觀後座談,我對製片和導演說,字幕顯然打錯了,但錯得很美麗。製片回道,當初配字幕也曾猶豫,像是壞掉又似花凋,考慮到吳晟是詩人,或許用詞比較特別,且他看試片時,也沒提出異議,所以就花凋下去。 不可能花…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表演性格超強烈的文學獎得主來圈粉!

2020年台灣文學金典獎的百萬得主陳思宏從小喜歡讀書,文學作品沒少碰,通俗小說沒放過。在藍領階級除了白天工作、晚上還做家庭代工好讓台灣慢慢經濟起飛的七、八零年代,家中人口眾多的陳思宏如何養成喜愛閱讀的習慣? 陳思宏以《鬼地方》一書拿獎,寫彰化永靖,再出版《佛羅里達變形記》,寫美國佛羅里達;2020年…

遇見

文/龐文真 在轉角,遇見。只要願意,隨時都可遇見。 醫院開刀房外,望著螢幕上輪播名字,每個人的名字後面可能是手術尚未開始、手術進行中、進入恢復室⋯⋯。我已經望著螢幕,等了快一小時,家人的名字後都仍是手術尚未開始。難道還在排隊等麻醉? 雖然醫生早在上週門診時已告知,手術至少需三小時,但此時焦慮紛然,無…

從是非價值太過單一的現在,用小說回望情欲衝撞的年代

文/祁立峰 我跟陳醫師是臉友,我知道他有寫一些類型小說,尤其是我嗜讀的推理懸疑,但我其實不知道他早於1995就曾以〈好男好女〉這部小說獲時報文學獎,後來選入爾雅的年度小說選。 我雖然知道九零年代BBS興起,依稀知道魔電、數據機、撥接上網這些上個世紀的網路用語,但如〈後記〉所說的:當時因為站方硬碟空間…

疊字不是現代人專利,古人也愛講,講到變成吉祥話

文/黃庭頎、謝博霖 「它它巸巸」可說是一句歷史悠久、淵遠流長的吉祥話,無論是西周還是東周都非常愛用。不過隨著時代的變遷,也產生過不同的面貌。早在西周時期,青銅器銘文就曾經出現「它它受茲永命,無疆純佑」和「阤阤降余多福」的用法,這裡的「它它」和「阤阤」都表示經常、永遠的意思,就是祭祀者希望過世的祖先或…

【看展零距離】2017台北國際書展回顧:「獨立」是另一種選擇

文/沈嘉悅 ※本文原載於【重讀者】,經同意後轉載 台北國際書展每年都要辦,但要怎麼辦?當售價不可能拼過網路書店、出版業產值又持續下滑,國際書展還有哪些選擇?是從增加人流著手,看看金流是否還有成長空間?還是回到書展本身的品牌與價值營造,從基本功做起? 綜觀2017年台北國際書展,確實可以看見策展團隊及…

【果子離群索書】輕飄飄的舊時光,就這麼溜走──讀《回到六◯年代》

隱地寫年代之書,2016年7月首先推出七◯年代,三個月後的10月續出版五◯年代,最近又出版六◯年代,聽說八◯年代也完成了,短短幾個月內,筆耕不輟,寫了四個年代,四十年彈指而過,老當益壯有夠壯。 日前把新出版的《回到六◯年代──六◯年代的爬山精神》一口氣讀完。延續之前《回到七◯年代──七◯年代的文藝風…

【周浩正的編輯畢旅】人生畢旅三之一:郭泰──「實戰智慧」書系的幕後推手

終於,逮到郭泰。 他遠在太平洋彼端,經由神奇的科技,瞬間出現於筆電的屏幕上。 「嗨!別來無恙?」老朋友見面,我熱情招呼。 「哈哈――,」猶如從前,他的笑聲宏亮而豪邁:「這樣會面太難得了,多聊聊吧!」 1. 純屬偶然因緣,拼出一道風景。 在我的編輯生涯裡,郭泰的幫助太大了。 是他,成全了遠流「實戰智慧…

要結交作家朋友,就去當編輯;要樹立作家仇人,也去當編輯

文/果子離 要結交作家朋友,就去當編輯;要樹立作家仇人,也去當編輯。朋友仇人一線牽,界線在於用稿或退稿。用了,一切好說;退了,愈描愈黑。用白話講就是:稿子刊了用了,什麼都是;反之,什麼都不是了。編者和作者之間互動微妙。以上法則,同樣適用於出版社操生殺大權的主編、總編或老闆和作者之間。 爾雅出版社負責…

【周浩正的編輯畢旅】人生畢旅一之二:爾雅,文學人嚮往之所

►►【周浩正的編輯畢旅】人生畢旅一之一:貴人隱地 2. 能結識柯先生,是我的幸運。 回首過去,自己這一生只能說「盡責」而已。而我在職場打混的本領,來自柯先生的引領和啓發。 那是發生在1974年的事,我從軍中退役,四處謀職。楚戈(1931~2011)讀了我寫的〈試釋瘂弦「如歌的行板」〉,把我推薦給瘂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