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舜華先從荒謬而反諷的作者之死談起。 舒茲是一個渺小的鄉村教師,卻以繪畫才華受到某個蓋世太保賞識免於遣送集中營,也許眾人(包括他自己)心想這可僥倖逃過迫害,孰料舒茲竟被那名蓋世太保的對手當場槍殺於街頭,在舒茲創作的壁畫前。 這可憐又可悲的命運,奇異地引出身為波蘭人多舛的歷史遭遇裡,某些族類的荒唐行徑逼近可嘆可笑。舒茲的橫死演示了這道歪斜的結局。 完整文章
作者/安德斯.李戴爾(Anders Rydell) 譯者/王約 去年春天,搭機從柏林飛往伯明罕,帆布背包裡揣著一本橄欖綠小書。我不時打開背包去探查包在防震牛皮紙袋裡的這本書,好讓自己放心它還在。歷經了七十餘年後,它終於要返家了,歸還給它前主人的孫女。前主人曾經小心翼翼地將藏書票黏貼在扉頁上,並在書名頁上寫了他的名字:理查.寇伯克(Richard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奧茲十三歲時母親自殺,五十年後,這段未曾與父親、妻女談論過的經歷,透過他又冷又熱、又苦澀又芬芳的文字,記述下來。 母親為什麼一定要死呢?她採取決絕手段前的那幾天,猶如遊魂在娘家附近街道上冒雨而行。 在那之前,有無數個日子,母親或站或坐在臨街的窗邊,望向窗外。 她在看什麼?她看到了什麼?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首先這個標題的靈感完全來自於楊佳嫻老師為此書所寫的導讀,若再延伸,便是死神隨時可能降臨的幽閉青春期。 這其中又有有幾個層次可展開。 這本近乎完整的版本著實令我大吃一驚,在我腦中留存幼時所讀刪節兒童版的印象中,安妮是住在黑暗、密不通風、窄仄的閣樓,安妮是個正向、懂事,受迫害仍不屈服的孩子。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第 69 屆坎城影展於日前盛大展開,曾執導《辛德勒的名單》、《慕尼黑》的導演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選在影展的第一個週末舉辦了新作《吹夢巨人》(The BFG)的全球首映。不過,在首映記者會上,這位本身也是猶太裔的金獎導演,也難逃被要求對原著作者羅德.達爾(Roald Dahl)明確的反猶太立場發表意見。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希特勒所寫的自傳《我的奮鬥》,今年一月初由德國學界出版學術版,洋洋灑灑加上超過 3500 條註解,誓言「解構和批判希特勒」,結果,上市不到一週,首刷 4,000 本被搶購一空,預購早衝上 1.5 萬冊,快速登上德國非小說類暢銷書榜單,連出版社都感到意外。 《我的奮鬥》是研究希特勒思想轉折最重要的書籍,但 1945 完整文章
文/馬尼尼為 大部份人認為,畫畫是休閒時幹的事、不是日常之中必需的事、不是有用的事。但是我們真的不知道:在生活條件苛刻的納粹集中營裡,竟然有人畫畫。當然,你一定知道《安妮的日記》,同樣的,只要有筆有紙,就會有人畫畫。本書作者走訪博物館,訪談四名曾被弗莉德拯教的倖存孩童以及其他相關人士,例如弗莉德生前非猶太籍的朋友。(書中有個數據:15,000 個進入此集中營的孩子,只有 100 名存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