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侯俊偉;作品提供/陳淑強 ➨➨前期回顧:【黃子欽的設計嘴,泡】多生猛的破爛!──與藝術家陳淑強對談(一) 與阿強聊作品很有意思,在聊他最常做的金工飾品創作時,他提到自己鍛鍊技藝的方式是複製作品,透過複製磨練技藝。而觀看阿強的雕塑作品,其中使用的材料,有些看似沒有作用,卻填補了很重要的觀念位置,可以開啟一道門。 從被捨棄的物品中,提煉出物品的第二次生命 完整文章
你看穿了嗎?你在路上了嗎? 世界很可笑,給它一個淡淡的鬼臉; 明明白白走自己的路,只要你願意,身心皆自由。 為什麼美國「垮掉一代」會推崇中國唐朝隱士詩人寒山為精神導師?他們相隔千年千里,跨越東西方文化,能夠「靈犀一點通」,到底靠的是什麼? 完整文章
安靜篤定的耳順之年:六十歲,哲學家史作檉從青壯時期的澎湃激昂於此而變得內斂成熟,他仍舊在一條哲學路上一如既往地踽踽獨行,透過他對哲學、美學與生命的探索,他已毋需寄託於其他的思想家,更自成格局的以自己的語言提出一種簡單生活之道。強調讓人更單純的回到他自己,回到自然,而文字也一樣。這每一件事物獲得解放的方式,就是讓它們都探尋到它的根源。 完整文章
是純粹的詩歌,是生命的詩歌,而不是寫出來的充滿裝飾的盛宴或家宴,而是語言的流星雨,燦爛得你目瞪口呆,感情的深度打中你,讓你的心疼痛。 余秀華是一位腦性麻痺的農婦,寫字對她來說無異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夢想。她卻用最大力氣讓左手壓住右腕,把每一個字扭扭曲曲地寫出來。選擇字數最少的詩歌,向讀者傳達她與命運抗爭的心路歷程。 完整文章
文/日出出版提供 時序進入微涼、寒意尚未襲來的秋末,在午后的咖啡時光裡,好適合讀上一本溫暖又能觸動內心的書。引領古典詩詞現代化風潮第一人的琹涵老師,再度以溫柔真摯的字語寫入散文,與唐詩再度相遇,唐詩全新現代讀本終於出版!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illy Dennis 文/大麥町 還記得去年,李宗盛的新歌〈山丘〉才剛推出,臉書上的很多朋友(包含我自己)都瘋狂轉貼這首歌的連結,並附上「神曲!」、「我室友問我為什麼跪著在看電腦」等等讚美的評語。但說來也怪,我們明明都還處於李宗盛詞中所「不明白的年輕人」的年紀,為什麼仍會對這首明明是描寫中年人心境的歌曲,有如此深的共鳴呢?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