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篇文章〈思想實驗與《維根斯坦的甲蟲》〉我初步介紹了思想實驗(thought experiment),並提醒大家如何了解個別思想實驗的「初衷」,來讓思想實驗能順利達成它們的功能,例如協助推論、釐清概念等等。在這篇文章裡,我們要來談一些比較進階的東西:哲學家處理思想實驗的技術。 思想實驗在道德哲學上的常見用法 完整文章
文/瑪塔.威廉斯 直覺溝通是一切生命的普世語言,不需要翻譯。直覺是即時的,大量的資訊可以在不到一秒間被傳送。當這樣的傳遞發生時(並不總是會發生),資訊會以一種得知什麼事情的感覺出現。不知怎地,你就是在心中知曉某隻動物過去的一切經歷,或那隻動物出了什麼毛病。你立刻知道它,彷彿那筆資訊是被包成一顆球投到你這裡。 依靠直覺聯繫,並不需要親身跟動物互動 完整文章
葛斯登(Rebecca Goldstein)同時是哲學家和小說家。她接受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的訪問,其中一段談到小說寫作和學術普及寫作的關係。原則上她認為: 不管是小說還是非小說,作者都需要對讀者的心靈有清晰掌握(a vivid sense of other minds)。作者需要知道讀者是否能理解並跟上自己的書寫。 完整文章
有編輯問,市場嗅覺是一個可以培養的技能嗎? 這真是大哉問。在這個行業裡,成功的編輯並不是看你的作者關係好,編輯速度快,出書量大,編排大方,內容夠水準……這些都不是決定編輯成功與否的關鍵,這個行業所謂「成功」的編輯,真正的關鍵是,你選的書都能賣,至少選書的安打率(能再刷)比業界水準高。 完整文章
連日本人都管不好核電廠,台灣的核四不會爆炸嗎?基改作物是違反大自然的怪物,會禍害人間嗎?吃了美國牛肉,就會狂牛症發作嗎?加入亞投行,錢都會被中國騙走嗎? 我們生活中,無處不是風險,連本期頭獎上看二十五億的威力彩也是不小的風險,如果不小心中了,該如何是好啊?姑且不論這些機車的風險,如果說今天的降雨機率為 50%,那到底雨是要下還是不要下啊? 蘇俄獨夫史達林(Joseph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