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2020年第八屆版權營,更名為國際出版暨版權經紀專業論壇,雖逢疫情無法邀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齊聚一堂,改採錄影形式,橫跨各大洲的版權代理、編輯、書探等出版人,仍能「從文字出發,朝世界邁進」,彼此交流。除了作為打造出版業「台流」的參考,也分享彼此在疫情之下觀察到的書市轉變。 完整文章
有些人認為會上街抗議的人,要嘛就是個性激動、容易生事、一天到晚對現況不滿,要嘛就是書讀太多、不切實際、根本不了解現實狀況。如果看新聞畫面,沒到過現場,這些批評者可能會覺得抗議者那麼聲嘶力竭,要不是暗中拿了什麼好處,就一定是腦充血樂在其中。 完整文章
文/DEAR 05月號/2020 第17期 超瞎翻譯 近年來,越來越常聽到有人說:「房價、水電、食衣住行的花費,樣樣都在漲,就只有薪水沒有漲。與其存錢買永遠買不起的房子,不如及時行樂、享受生活中的小確幸。」姑且不論各位認不認同這種說法,不得不說,小確幸已經儼然成為不少人在追求的東西。那麼,小確幸的英文究竟該怎麼說呢? 完整文章
文/ DEAR 01月號/2020 第13期 封面故事 鬧鐘還沒響,就被樓上的電鑽給吵醒?穿新鞋,結果一出門就踩到口香糖?上班上學路上遇到三寶,害你差點遲到?遊戲一直卡關,心裡髒話罵三遍? 面對殘酷世界丟來的種種挑戰,儘管勉勵自己要微笑、微笑再微笑,但埋在心中的五味雜陳,遲早有天會像維蘇威火山一樣,BOOM! 完整文章
文/ 陳家倩 一旦敲定交期,就不可延誤。每部電影在本片翻完到上映之前,都有許多必要的前置作業,像是上字幕、送審、試片、宣傳活動等,時程相當緊湊。甚至有時譯者接到本片後,再過兩、三週就要上映,所以譯者一定要嚴守交稿時間,以免耽誤到片商後續一連串的預定作業。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其實我最早的翻譯練習,」陳榮彬說,「譯的是講義。」 陳榮彬唸成功高中時加入校刊社,開始接觸哲學,「放學之後大部分同學去補習,我都跑去重慶南路的書店看書,中國哲學、西洋哲學,或者尼采,後來喜歡歐陸哲學,讀的就是法國、德國思想家的東西,總之什麼都看。」 完整文章
文/胡靖;人物攝影/吳翛 Wu René 2017年以小說《獨舞》獲得日本群像新人文學獎的李琴峰,去年於日本出版單行本後,再度投入翻譯工作,將原來以日文書寫而成的作品親自譯寫為中文,今年一月底於臺灣出版。此次她時隔兩年從日本返臺,為的就是帶著中文版本與讀者見面。 在語言的包覆裡剖露自己 完整文章
文/劉芷妤 歷年出版經紀與版權人才研習營都是深受各出版社編輯、版權人期待的一期一會,可以在台灣就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出版人,暢談各國文化、書市的差異,這是在兵荒馬亂的各國書展都難以做到的。 2018第六屆版權營,同樣邀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他們有的是成功將手中的故事賣到全世界的版權代理,有的是買下台灣好書的外國編輯,他們聚在一起,究竟都聊什麼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