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廖柏森 臺灣的英文學習者在用字遣詞時往往只按照字面意義,表面上看似正確,但不一定恰當。尤其從英美人士的觀點來看,常覺得我們的英文表達怪怪的,不太自然。換句話說,就算我們自認為使用的英文字義是對的,但英語母語人士並不是這樣用,這就表示我們很有可能創造出所謂的中式英文 (Chinglish)。 完整文章
文/林祺堂(清華大學諮商中心兼任諮商心理師) 一段名勝古蹟必經的道路,不知道為何,總是坑坑巴巴,老是修不好,已經十年都如此。 A導遊,帶著歉意與怨氣,向車上的遊客說明:「不好意思,各位,接下來這一段路有點坎坷。政府真的很沒有效能,一段路修了十年,從來都沒有修好過。我們的稅真是白繳了。」 完整文章
文/單德興(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特聘研究員) 凡是從事翻譯工作的人基本上都樂於與人分享,否則就不會從事這種吃力不討好、報酬偏低、地位不高的苦差事。因此,賴教授除了從事嚴肅的翻譯研究之外,也積極利用網路平台分享她在研究過程中發現的一些奇聞軼事。 完整文章
文/逢甲大學「玩出趣」教師成長社群 從整個廣東粵語「屈」字的共同讀法, 你或許還能嗅出那一點點兩千年前的血腥煙硝味。 曾看過一則趣味新聞這樣描述: Watson絕對是一個神奇的英文姓氏,因為它在中文裡至少有三種譯名。 這三種譯名各是哪三種譯音呢?一為「華生」,例如清末傳入中國的西洋名著《福爾摩斯》裡的「華生」醫師;一為「華森」,例如飾演知名電影《哈利波特》裡女主角的Emma 完整文章
自己動手組合家具,有些螺絲裝不牢靠、釘子打歪了,家具大抵還是堪用的,只是吱軋之聲難免、歪斜之態礙眼,用得不順氣而已。 標點符號之於文稿,就像螺絲之於組合家具,用得零亂、散漫,讀者讀起來也必定不暢快,厭煩之感絕不下於讀到錯別字。 完整文章
五年前,我曾在副刊以〈書海無邊,網路是岸〉為題,發表文章,宣稱「現在正是閱讀的美好時代」。五年之後,我仍然持此論點,且認為如今閱讀環境更好過當時。 日前在台中新手書店演講,我列出十個理由說明為什麼「現在是閱讀最好的時代」。或許有人會問,現在不是生意難做,出版社哀哀叫,實體書店一家家關門嗎?不管是不是,那是另一件事,對閱讀者而言,現在卻是閱讀的好時光。 完整文章
文/每日一冷 臺灣位於太平洋易受颱風侵擾的副熱帶地區,身為臺灣人,對於每年定期侵襲的颱風想必都非常熟悉,每每發布颱風警報大家除了關心災情之外也關心到底要不要上課,網友們也開玩笑說:「本島不歡迎未達放假標準之颱風」,但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颱風的英語與中文翻譯幾乎念起來一樣呢?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無論是憑藉數位技術或是打通跨國、跨文化銷售市場,作品的流通廣度一直是出版界與文學研究者長年努力開拓的目標之一。對一本書來說,出版市場的增加不只能提升潛在銷量,更代表著該書作者的觀點與文化能被更多不同的讀者看到。 今年四月初,在華威大學(The University of Warwick)現代語言與文化學院(School of Modern Languages and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