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其實我最早的翻譯練習,」陳榮彬說,「譯的是講義。」 陳榮彬唸成功高中時加入校刊社,開始接觸哲學,「放學之後大部分同學去補習,我都跑去重慶南路的書店看書,中國哲學、西洋哲學,或者尼采,後來喜歡歐陸哲學,讀的就是法國、德國思想家的東西,總之什麼都看。」 完整文章
文/胡靖;人物攝影/吳翛 Wu René 2017年以小說《獨舞》獲得日本群像新人文學獎的李琴峰,去年於日本出版單行本後,再度投入翻譯工作,將原來以日文書寫而成的作品親自譯寫為中文,今年一月底於臺灣出版。此次她時隔兩年從日本返臺,為的就是帶著中文版本與讀者見面。 在語言的包覆裡剖露自己 完整文章
文/劉芷妤 歷年出版經紀與版權人才研習營都是深受各出版社編輯、版權人期待的一期一會,可以在台灣就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出版人,暢談各國文化、書市的差異,這是在兵荒馬亂的各國書展都難以做到的。 2018第六屆版權營,同樣邀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他們有的是成功將手中的故事賣到全世界的版權代理,有的是買下台灣好書的外國編輯,他們聚在一起,究竟都聊什麼呢? 完整文章
文/廖柏森 臺灣的英文學習者在用字遣詞時往往只按照字面意義,表面上看似正確,但不一定恰當。尤其從英美人士的觀點來看,常覺得我們的英文表達怪怪的,不太自然。換句話說,就算我們自認為使用的英文字義是對的,但英語母語人士並不是這樣用,這就表示我們很有可能創造出所謂的中式英文 (Chinglish)。 完整文章
文/林祺堂(清華大學諮商中心兼任諮商心理師) 一段名勝古蹟必經的道路,不知道為何,總是坑坑巴巴,老是修不好,已經十年都如此。 A導遊,帶著歉意與怨氣,向車上的遊客說明:「不好意思,各位,接下來這一段路有點坎坷。政府真的很沒有效能,一段路修了十年,從來都沒有修好過。我們的稅真是白繳了。」 完整文章
對出版社而言,取得經典文學大多沒有版權費用,可以省下一些出版成本,但如果難以估算銷售數字,就不易評估印刷、再刷及庫存等等數字──而將經典文學做成電子書,一方面可以有效地解決這些出版的考量,另一方面也可以將經典好書持續提供給讀者。 完整文章
文/單德興(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特聘研究員) 凡是從事翻譯工作的人基本上都樂於與人分享,否則就不會從事這種吃力不討好、報酬偏低、地位不高的苦差事。因此,賴教授除了從事嚴肅的翻譯研究之外,也積極利用網路平台分享她在研究過程中發現的一些奇聞軼事。 完整文章
文/逢甲大學「玩出趣」教師成長社群 從整個廣東粵語「屈」字的共同讀法, 你或許還能嗅出那一點點兩千年前的血腥煙硝味。 曾看過一則趣味新聞這樣描述: Watson絕對是一個神奇的英文姓氏,因為它在中文裡至少有三種譯名。 這三種譯名各是哪三種譯音呢?一為「華生」,例如清末傳入中國的西洋名著《福爾摩斯》裡的「華生」醫師;一為「華森」,例如飾演知名電影《哈利波特》裡女主角的Emma 完整文章
自己動手組合家具,有些螺絲裝不牢靠、釘子打歪了,家具大抵還是堪用的,只是吱軋之聲難免、歪斜之態礙眼,用得不順氣而已。 標點符號之於文稿,就像螺絲之於組合家具,用得零亂、散漫,讀者讀起來也必定不暢快,厭煩之感絕不下於讀到錯別字。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