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班前往新加坡的客機上,我讀著《液體:流經生命的美酒、海浪、煤油、眼淚、液晶⋯⋯》(Liquid : The Delightful and Dangerous Substances That Flow Through Our Lives)的第一章,突然覺得很剉──都怪該死的恐怖份子,我們連隨身帶一小瓶液體,不管是水是酒,都無法通過安檢,可是一架飛機卻裝著幾萬升煤油⋯⋯ 完整文章
文/羅伯特.沃克;譯/鄭煥昇、黃作炎、洪慈敏 我喝茶,但我男友喝咖啡。爐子上的水壺一響,他便想把熱水往濾網裡倒;我卻希望讓水壺在爐子上多煮一會兒,因為我覺得泡茶的水溫應該要更高些,但他說水沸騰再久也不會變得更燙,只不過是浪費瓦斯罷了,毫無意義。請問我們倆誰才是正確的? 茶的部分你是對的;水的部分你男朋友對了一半。我想這個問題有個不必多買一個水壺的解決辦法。 完整文章
撰文.攝影|行遍天下 在京町家以綠意抹茶,品日本茶文化精髓 創業已300多年,來自宇治品牌,由自家種茶、加工,至第4代才開始販售茶葉並打開知名度,至今已傳至11代。不過「丸久小山園」卻不過分擴張與大張旗鼓宣傳,保持著「以品質為本的製茶」,把曖曖內含光茶文化精神發揚至國際。 完整文章
撰文.攝影|行遍天下 譜寫一場與台灣茶的原味邂逅 併著肩坐在灑滿陽光的窗前,茶師拿著陶製的茶壺沖泡著帶有獨特奶香的金萱,牆上的冰滴壺像是放了慢格般緩緩滴著金黃色的茶,純白簡約的空間充斥著慵懶的氛圍。座落於台北松山文創園區東側的十間茶屋,販售的不只是台灣茶葉、茶品、茶具,更是一段與茶的饗宴。 完整文章
撰文.攝影|行遍天下 十多年前,退休教官詹豐成和妻子賴美鈴,輾轉覓得阿葉溪畔太興村的斑駁老屋,買下後細心修補院落、布置茶亭,打造怡然自得的山野炊煙生活茶空間,熱愛自然與茶藝的倆人,還以溪流為席、飛瀑為幕,營造出令人驚喜的夢幻水茶席。 夢幻水茶席,阿葉溪中賞飛瀑品茶香 完整文章
文╱克里斯穹‧葛塔魯 早餐,既熟悉又陌生的一餐,我們每天與它相見,有時疾如旋風,有時躺在床上一派慵懶閒適,最常的還是坐在自家餐桌前,偶爾也在飯店的自助吧台邊。它一派簡樸,不拿過多的花樣煩你,大體每個早晨它的樣貌都差不多。走進飯店,不同於午餐和晚餐這兩者,它沒有菜單。或許正是因為它的一貫性和平淡無奇,所以無法激起人們對它的好奇心。 完整文章
文/林昱丞 自以為是的傻子 創業前,原本以為只要秉持「讓台灣茶的美好,更貼近每一個人生活」的理念,每天認真把茶泡好,就能夠朝著理想,大步向前行。創業後, 才深刻體會「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 最初,在台北市東區 216 巷租了一間 60 坪的店面,店門口有一棵櫻花樹,是房東先生 40 完整文章
文/吳明珠 熬夜、睡眠不足,是很多人的通病,也很傷肝。 除了肝臟無法得到休息外,還得加班排毒運作, 碰上應酬熬夜的肝更慘,必須幫忙排解酒精。 這種爆肝的生活,是現代人的痛。 為了生活,打拚雖是應該的,卻也有應對方式。 只要平時有空就做好護肝養肝的生活方式, 就能像我熬夜忙碌卻不傷肝。 閉目休息 我常在工作空檔之餘,尤其是搭車或是錄影前梳化時,抓緊零碎時間就閉上眼睛,調理氣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