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地鐵站》是個描寫人生困境的故事。直白一點,講的是人生的「麻煩」。 人生是麻煩的集合,解決麻煩是繼續「生存」的基本條件,倘若要把「生存」進階為「生活」,得面對的麻煩就更複雜──《地鐵站》裡的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麻煩,主要角色遇上的麻煩還不止一樁,屬於「生活」的麻煩在不同性別不同年紀不同社經階級都會遇上。 完整文章
文/巴斯特.班森;譯/辛一立 我的妻子凱莉安告訴我,兒子尼可的學校放假,而我們忘記把這件事情記在行事曆上,意味著尼可那天會待在家。我原本打算照常工作,但是凱莉安有一些事要辦,問我是否能在那天早上陪尼可,晚幾個小時去上班。我說(可能態度過於漫不經心),讓尼可一人待在家裡也沒關係,他是個相當可靠的孩子。讓八歲孩子單獨留在家是否合法?我和妻子產生一些爭執。 完整文章
文/R.W.伯克;譯/姚怡平 「我們看到的不是事物的原貌,我們以自己的方式看待事物。」 ——法國日記女作家阿涅絲.寧(Anais Nin) 人人各有自己的人生觀,也就是說,有自己的使命方向、人生態度、獨到做法。因此,大家會找出那些可加強自身信念的情況,忽略那些不符自身信念的狀況,這種傾向稱為「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已有大量文字論述。俄國小說家托爾斯泰(Leo 完整文章
依照美國學者杭靈頓的看法,二十一世紀將會是個文化衝突的時代!斯言令人可畏!但綜觀今日,身處文化全球化的時代,網路的發展使得全球凝縮成一個地球村,無可避免的,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一旦縮小,人與人之間,國與國之間,民族與民族之間的關係與衝突,便可說是難以避免的了! 完整文章
文/陳宣澍 如果讀者看到小說中,關於祖母的生命智慧、無懼愛人與無礙護孫,這絕對不再是小說效果,而是愛的真諦。 ◎陳宣澍(以下簡稱陳) 女總統出場的意義 陳:為什麼會在一部描寫底層老女人的小說中,加入女總統這個元素?光鮮的女總統之於這群阿姨是否有新的意涵?而總統或她的鈕扣,對於祖母和酒窩阿姨的意義又是什麼? 完整文章
文/派屈克.蘭奇歐尼 我和各種公司合作過,不管公司大小、產業、地理位置,一講到開會,有個問題讓大家都很抓狂。下面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一般星期一的員工晨會,時間是早上九點到十一點,主席會準備五、六個討論議題,請大家提供意見,但是大家通常什麼反應也沒有。 完整文章
文/詹姆士‧史考特‧貝爾 你是否擁有出書、編劇夢卻遲遲無法實現? 你是否經常懷疑自己沒有寫作天分,想要放棄創作的夢想? 大家都說,作家生來就是作家,如果沒有才華,你永遠都學不來。 試試看「LOCK 系統」,這一套簡單的原則將讓你的寫作事半功倍! LOCK 代表主角(Lead)、目標(Objective)、衝突(Confrontation)和衝擊結尾(Knockout)。 完整文章
生活中,有些話題不好談、難開口,愈逃避愈難收拾,其實衝突不可怕,只是不知道如何處理,有壓力,所以害怕。 其實,只要跨越心理迷障,裝備好自己,和對方一起跨過情緒地雷,反而可以創造新的可能性: ‧你若是部門主管,如何向上司承認業績衰退? ‧你若是基層員工,如何爭取個人福利或晉升? ‧你若是為人父母,如何勸說孩子遠離損友? ‧你若是為人伴侶,如何和公婆討論孩子教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