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我們對世界的認識,是從一無所知當中先慢慢熟悉某些物事、在腦中歸納出它們的共同點,連結起它們和我們的關係,再把它們和其他未知放在一起,比較出異同,從已知的那些去推斷未知的那些對我們有利?對我們有害?對我們有什麼用?和我們有什麼關係?⋯⋯諸如此類。 完整文章
文/有田媛 兩週前在圖書館的寫作類書架上,找到這本《作家生存攻略》,首先是被它的書封設計所吸引,一名略顯煩惱的輪廓伏案於桌,身邊的幾何色塊如同這位先生/小姐,正在思索如何排列組合他/她的文章。而「作家生存攻略」的「作家」、「生存」、「攻略」,每個關鍵詞彙都吸引到正想要了解寫作的我,組合起來的概念也特別的清晰和有趣。 從「寫作新手」到「專職作家」 完整文章
一、本質上,「高級酸民」是一位智者。他熱愛「真理」、探究「事實」,他痛惡「欺瞞」、難忍「錯誤」,他每天想的是「什麼是真實的?什麼才是正確的?」 二、實質上,「高級酸民」是一位成長停滯的智者。他在潛意識裡陷入偏執,在行為上顯現傲慢,以致不知不覺中,知識往往淪為向別人炫耀自己優越感的工具。 完整文章
這年頭,「名嘴」縱使不是髒字,也甚少光彩,說者嘴角微微揚起,總是如此藏不住內心的訕笑。這種心理狀態是複雜的,但其中比較明確的指涉至少是:「哈,他真的什麼都能講!」 其實,只要獲悉足夠的訊息,知情者什麼都能講並不是問題,但若什麼都想評論,則難免有曝露自己無知的極大危險。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約翰‧伯格(John Berger)和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有許多共同點,兩個人都寫藝術和文學評論,都關心公共議題,他們分別寫下了《觀看的方式》和《論攝影》,成為視覺藝術和攝影領域重要的批判性理論,兩人同時也創作小說和短篇故事,伯格寫過劇本,桑塔格拍過電影。 完整文章
資訊的時代,偏見追逐偏見、仇恨堆疊仇恨,比起以往任何時候,此刻我們彷彿更有必要提醒自己,評論寫作的一般性原則。 01. 無論褒、貶,好的評論不會僅僅流於個人的情緒宣洩,或好惡表述。 02. 好的評論就事論事,絕不作人身攻擊,也不作無謂的牽連,傷及無辜。 03. 最惡劣的評論寫作,是以偏狹的心胸挾怨報復,懷著恨意寫作。 04.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這是書評更好的時代,還是沉淪的時代?鄉民人人有權發言,眾聲喧嘩,而文學媒體失卻陣地,被排擠到版面邊緣。為了讓好書評擴大影響力,文學網路媒體 Literary Hub 推出Book Marks 專頁,匯整近 80 個書評來源,並且把書評化為分數,要打造出版業的「爛蕃茄獎」。 《赫芬頓郵報》採訪 Literary Hub 發行人杭特(Andy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以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為例,電視辯論和新聞還有很大的比例鎖定在大家其實沒那麼在意的議題上,比如九二共識;」伊格言說,「現在總統大選第一次辯論剛剛結束,大家覺得納悶,為何媒體提問的四題中竟有三題涉及九二共識。這是一個完全錯誤的比例,顯見媒體報導的內容與大眾,尤其是年輕人,已經完全脫節了,但卻仍然佔據著對大眾發聲的位置。」 完整文章
國家之間有了交流,才叫「世界」! World: a history of exchange. 新航路開闢、早期殖民擴張開始了完整意義上的世界史。在新航路開闢前的世界歷史,實際上只是地區史,或者叫國別史。完整意義上的世界史是在新航路開闢之後形成的。 接續《沒人敢說的戰爭史》系列犀利風格,袁騰飛用機智鋒利的語彙,淺顯直白的切入,上一堂與眾不同的世界史!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