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也青春】我們,需要那麼用力地追求幸福嗎?——龐文真談山本文緒的《自轉公轉》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一條通往花園與湖泊的路徑。 2002年我在商周出版企畫了兩個書系:一個是「日本推理作家傑作選」,打頭陣的是宮部美幸的《魔術的耳語》、東野圭吾的《惡意》,另一個則是選題更寬廣的「日本暢銷小說」,其中的第六本就是2004年出版的山本文緒的《戀愛中毒》。 早在…

紀念碑等級的台灣小說:推薦聶華苓《桑青與桃紅》

文/朱宥勳 ※經作者及出版社同意轉載 我通常會在以下場合提到《桑青與桃紅》:當有人問我,台灣最好的長篇小說是哪一本的時候。當有人想要了解現代主義小說,卻又不想看一些裝神弄鬼的作品的時候。有人想讀深刻談論性別議題的小說的時候。有人想要了解外省族群的流離命運,並且不想同時攝入迂腐的黨國氣息的時候。以及,…

不再勤讀村上春樹的多年之後,讀《刺殺騎士團長》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同意轉載 過去有段時期相當密集地閱讀村上春樹的作品。 以與俺年齡相仿、喜歡嘗試閱讀各式小說的讀者而言,類似狀況或許並不罕見──上個世紀八、九零年代交替之際,村上春樹的作品開始以一種洶湧到近乎喧嘩的方式登陸台灣書市,每個讀者閱讀的數量肯定不同,但以出版數量和銷售數量來…

小人物是九重葛。九重葛被看見的,是外面的葉子,而花藏在葉裡,像小小的珍珠。

文/吳佳鴻;人物攝影/Wu René 吳翛 「對家的告別嗎?」張郅忻雙手托腮,睜著易受驚的、鹿的眼睛,有些困惑遲疑的重複著我剛才的問句。面對坐在前方這位剛剛出版第三本著作的作家,原先預想的印象與框架:「新移民議題書寫者」、「女性散文家」、「年輕母親」……似乎都頗不貼切。眼前的她,單就只是帶著一本敘述…

【關於《冬將軍來的夏天》】幸福不是小說的結局,而是小說的靈魂—甘耀明x李奕樵

文/李奕樵 老者的存在,不是單純的他者這麼簡單的。皺紋。體味。喪失的彈性。暗示具備優秀生殖條件的肉體訊息,對這個時代人類的魅力有多強烈,面對失去一切魅力的肉身,沮喪就有多強烈。 ◎李奕樵(以下簡稱李) 隱身小說家? 李:很榮幸,能有機會與耀明進行訪談,當然也很開心。從《神秘列車》以來,耀明一直給我一…

村上春樹睽違七年,正宗長篇小說,二月即將上市!

文/龍貓大王 從去年11月30日,新潮社發表將在2017年出版村上春樹的最新長篇小說開始,全世界的村上粉們無一又陷入了等待餵食的可憐小狗狗心態。日本的書店更從年底便貼出了毫無介紹、僅寫著「村上春樹睽違七年的正宗長篇小說」字樣、還有兩本純白封面書本的海報,充分證明了在銷量年年緩步下降的日本出版界,村上…

【伊格言之虛構的萬物論】長篇限定,長篇獨有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長篇小說和短篇小說有何不同?答案:長短不同。這不見得是句廢話,因為很神奇地,正因其篇幅差異,居然就「量變產生質變」了!伊格言告訴你為什麼! 長篇小說是什麼?有何種特質,使得長篇之所以為長篇? 我們知道,於各文化歷史源流中,此刻吾人所習於以「長篇小說」為名稱呼之形制其實有著彼此…

「做自己」不是用說的──毛姆《月亮與六便士》

文/鴻鴻 印地安人有句話說:「不要害怕你會變成什麼樣的人。」然而我們通常是怕,怕得要死。我們不斷用種種聖賢的恐嚇來規範自己和下一代,不要隨心所欲,變成自己和這個社會都無法想像的人。 然而毛姆的小說《月亮與六便士》,就在描寫這樣一種驚心動魄的蛻變歷程。 這本小說借用畫家高更的生平素材,描述一個中年股票…

寫一個鬼,好把事情看得更全面──專訪《不測之人》作者陳育萱

文/犁客 「我希望把讀者帶到那個地方,讓他們看到那種幾乎已經被習以為常的不平等。」陳育萱這麼說。 拿下數個文學獎項的陳育萱,今年交出第一本長篇小說作品《不測之人》;雖然自己身為高中國文老師,但陳育萱誠實地表示,她在學生時代的閱讀樂趣,大多來自課堂之外。 「中學時代我當然還是會讀老師指定的書啦;」陳育…

從都教授手上接過這本的人生之書《九雲夢》:人生極樂,終究如夢一場

文/群星編輯室 我是因為你想走,才叫你離開。你萬一想留下,誰能要你走呢?而你怎麼又問我你要何去何從?你想去的地方,就是你該去的地方。 ──六觀大師給性真和尚的話,出自《九雲夢》卷之一 人活在這個世界上,誰不希望自己才華洋溢,富貴榮華,受人喜愛,但如果人生一場,可以得到這種左右逢源的完美極致人生,那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