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夏民 每年有一兩次在深夜行走時,會想起那個消失在宇宙盡頭的雙胞胎兄弟,想問他如今安好否。 不,我並沒有雙胞胎兄弟,也不像某些恐怖片中飾演的,身體內藏著原是雙胞胎兄弟的胚胎(還是真的有,只是我不知道?),對方對順利來到人世的我抱持著夾雜著嫉妒的殺意。 二十三歲時,矮小的我曾經胖到八十多公斤,最後在將近一年內,我激烈跑步而瘦下了三十多公斤,其等同於一名小學中年級男生的重量。 完整文章
文/洪美鈴 * 依著糾結與掙扎的習性而活 我是個媽媽,是個心理師,還是某人的老婆、家人、朋友……就如同擦身而過的每個人,身上掛著各種角色。我們呼吸同樣的空氣,同樣抱怨著豔陽、陰雨,也擺出同樣的表情:看似熱切,其實帶點著急;貌似平穩淡定,但其實已和疲倦分不清。 蠟燭多頭燒,也許要關心的不是有幾頭,而是「怎麼燒」。 完整文章
文/深白 當父母是一生的責任,不是捏著鼻子、憋一口氣窩進水裡,到了某個時間點就可以冒出水面、整個解脫的。 記得給自己打個逗點:人生是呼吸,不是憋一口長氣。 身分/爸爸 升級到父母之後,很有趣的事情之一,就是會從孩子的角度看清楚自己。   「先生你這麼年輕就五十肩?」推拿師傅驚訝地說。 「我40幾了啦。」這對話出現太多次以至於我都知道師傅接下來要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