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寓言家 說到卡繆,大部分的人都會先想到《異鄉人》,以及他與「存在主義」關聯甚密的部分;再來就是因為新冠疫情爆發,突然再次掀起話題的《鼠疫》。而這本卡繆的《正義者》是一部劇本作品,是卡繆特意描寫在1905年,莫斯科一個社會革命黨恐怖小組進行的一次暗殺計畫──要用炸彈炸死沙皇的叔叔謝爾日大公。這是歷史上的真實事件,卡繆也保留了當時的真實人名──卡利亞耶夫,以顯示對這些「反抗者」的敬意。 完整文章
文/頏木靈 比爾.蓋茨在2015年的TED演講中指出:「全球當今最大的危機不是核彈,而是傳染病毒,人類還沒準備面對下一波大疫情的發生」,沒想到一語成讖,新冠肺炎自2019年爆發以來,世界各地的疫情持續不下,各行各業都受到牽連,每個人的生活彷彿傾斜崩塌,這失序的平衡不知何年何日才能看見曙光。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鼠疫》是卡繆文學創作第二階段系列主題「反抗」的首部作品,在二戰後,婚姻家庭責任重壓與創作自由空間深受束縛的情況下終於寫就的這部代表作,深具意義。 卡繆完成書稿後曾一度考慮,書名要叫做「鼠疫」、「恐懼」,還是「集權主義」,由此可知,「鼠疫」所指不是特定、單一的傳染病,而是涵蓋一切的「惡」。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好小說是種神奇有趣的存在。 例如韓國作家金琸桓以2015年MERS在韓國爆發流行的事件為背景撰寫的《我要活下去》,故事角色的情節是虛構的,但那是種真實情境裡建構出來的,對於韓國為什麼會成為除了中東之外少見的MERS疫區、一個境外傳染病如何造成大規模感染,也有相當詳實的記錄。是故,《我要活下去》會是除了現實紀錄之外,另一種理解當年事件各個面向的資料──雖然它是小說。 完整文章
每年十月是流感疫苗接種季,過去我甚少理會,因為要自費去打疫苗,一來嫌麻煩,二來要花小朋友。不過去年十月開始,我就乖乖去打流感疫苗了,一整年都不必擔心在上課或開會時,身邊的人很虛弱地告知得了流感,再也不需要活在恐懼當中,還能老神在在,一整年都沒得流感,所以現在都勸朋友也要去打流感疫苗。 完整文章
醫學昌明的現代社會,我們還會看到親朋戚友因為瘟疫而相繼往生嗎?這真叫人難以想像,可是也難以否認其可能性。 我們對瘟疫其實不見得陌生,十幾年前的 SARS 到幾年前的 H1N1 陰影仍未完全散去,非洲就爆發了大規模的伊波拉疫情,迄今至少有超過一萬人喪命;現在剛開始爆發的 MERS 疫情,從中東傳到離台灣不算遠的韓國,短短三個多星期,確診病例快速累積 145 例,死亡例也增至 14 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