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好小說是種神奇有趣的存在。 例如韓國作家金琸桓以2015年MERS在韓國爆發流行的事件為背景撰寫的《我要活下去》,故事角色的情節是虛構的,但那是種真實情境裡建構出來的,對於韓國為什麼會成為除了中東之外少見的MERS疫區、一個境外傳染病如何造成大規模感染,也有相當詳實的記錄。是故,《我要活下去》會是除了現實紀錄之外,另一種理解當年事件各個面向的資料──雖然它是小說。 完整文章
每年十月是流感疫苗接種季,過去我甚少理會,因為要自費去打疫苗,一來嫌麻煩,二來要花小朋友。不過去年十月開始,我就乖乖去打流感疫苗了,一整年都不必擔心在上課或開會時,身邊的人很虛弱地告知得了流感,再也不需要活在恐懼當中,還能老神在在,一整年都沒得流感,所以現在都勸朋友也要去打流感疫苗。 完整文章
醫學昌明的現代社會,我們還會看到親朋戚友因為瘟疫而相繼往生嗎?這真叫人難以想像,可是也難以否認其可能性。 我們對瘟疫其實不見得陌生,十幾年前的 SARS 到幾年前的 H1N1 陰影仍未完全散去,非洲就爆發了大規模的伊波拉疫情,迄今至少有超過一萬人喪命;現在剛開始爆發的 MERS 疫情,從中東傳到離台灣不算遠的韓國,短短三個多星期,確診病例快速累積 145 例,死亡例也增至 14 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