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白之衡 記憶時常參雜五感的各種交織組合,以及矛盾的情感,例如母親在家中廚房不假掩飾的指令,「把雞的皮剝掉,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訴我,把大蒜搗碎!」美食作家菈奧(Tejal Rao)如此形容:「祈使語氣(imperative mood)的粗魯可以是親密的。」 菈奧是《紐約時報》的專欄美食作家與評論家,近日在專欄發表的文章〈閱讀食譜的樂趣〉(The Joy of Reading About 完整文章
文/王南琦 因為愛,所以我料理。 因為料理, 所以我關心餐桌上食材的來源。 生活,絕對脫離不了政治, 餐桌尤其是。 「今天是食安圓桌論壇,討論的都是餐桌上食材檢驗查緝等相關問題,請問現場一百多位先進,你府上的食材或是外帶餐點是你負責購買的請舉手?」這是主婦於二○一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參加高雄市政府食安圓桌論壇擔任與談人,自我介紹之後,說出的第一句話。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有位觀眾問,「自己不擅長料理,如何建立自信」?莊祖宜說,「不要盡信食譜」。坊間和網路都能找到一堆料理食譜,但酸甜苦辣要根據自己的味蕾判斷,食譜上的比例與配方並不能做出自己想像中或想要的味道。但話鋒一轉,莊祖宜建議「找一本你覺得好的食譜,然後每道都試」,關鍵在後者,畢竟當我們買了食譜,往往只做自己喜歡或擅長的那幾道菜,不僅失去樂趣,廚藝也難以進步。 完整文章
文/陳夏民 愛卿並不是滔滔不絕的受訪者,在她身上,我彷彿看見了傳統家庭婦女的縮影:安靜、溫柔、有問必答,在必要的時候,會展現自己堅定的一面。 她在我們事前提供的問卷上寫道,自己是一隻溫馴的兔子。「我大多都是配合別人,比較缺少創意,這點我還在努力。」 完整文章
文/陳夏民 某天,我騎車帶老媽去附近的火雞肉飯餐廳吃午餐。日頭熱,我請老媽先進去,停好車子後,便向老闆點菜。才一進門就坐,老媽便鬼鬼祟祟壓低聲音說:「櫃台那個太太,應該是老闆的媽媽,以前住在我們榮華街。你小時候那一條刻著吉祥如意的玉珮,我就是跟她買的。」 我回頭望,根本認不出來她是誰。待老闆送上火雞肉飯和幾道小菜,老媽舉起筷子,忽然失魂般盯著那盤涼拌茄子,「為什麼他們的茄子這麼紫?」 完整文章
文/陳夏民 我與藝堂、宛芳、小歐來到了蘋果的家,她剛結婚幾年,屋內房門上的「囍」字還沒拆下,家居整理得十分乾淨、整潔,屋內的一切看得出來都經過挑選,鮮少看見雜物。她在陽台栽種香草植物,盆栽擺設也有秩序。 完整文章
文/商業周刊提供 五月二十日晚上七點,台灣首位女總統蔡英文,緩緩走進挑高九.九米的宴會廳,在全世界的注視下,沿著紅地毯登台致詞。當她以國家主人之姿入座,主桌上的粉色系蝴蝶蘭花海,在三層環狀的水晶吊燈的投射下,令在場賓客都驚豔不已。 迎接中外賓客的是,色彩繽紛、滋味清爽的「福爾摩沙之春」,這道主廚團隊花費五天製作的前菜,擺盤一如總統蔡英文俐落又不失女性特質的形象,為當晚的盛宴揭開序幕。 完整文章
文、攝影/陳心怡 暮春時,閱樂書店邀請文史學者嚴婉玲與作家楊索一起從昭和女性的角度來談家庭的溫度起始──廚房。廚房對每個家庭與成員都有不同的意義,作家楊索一直想逃離食物,但閱讀昭和時期台南的辛永清與日本的幸田文兩位女性對廚房的早年記憶時,又有很不一樣的感受。 食的夢魘 完整文章